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87)牧心的揣测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910 2017-07-13 13:33:05

  海天城东西南北四角都开辟有面积在百亩以上的练兵比武场所,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较场”。

  挨着存正门不远的北较场最近无疑是最热闹也最受瞩目的。较场外的八里长街上忽如一夜春风来,各种摊贩都出现。因为北较场里要举行一场三洲少年强者的比试。这是一场盛宴,海天城的群众兴奋了!虽然他们不能进入较场内,可这不影响他们在较场外等候、打探较场内的消息。也正是因为他们不能进入较场内,所以较场内的情况就更吸引人。

  南洲的皇族他们看不到,只看见五辆华丽的马车缓缓驶入较场内。

  “霍~这马车装饰得真是华丽呀!瞧那坐在车辕上的,衣服真漂亮!”

  “那是南洲的服饰。”

  “南洲哪国?”

  “瞧这打扮应该是月兹吧。我以前在望海城经常看到他们的商船。那些商人也爱这样华丽的长袍。”

  过了一会儿,载着北洲使团的马车缓缓而来。有北洲少年听到车外的热闹,拉开车帘子来看。

  “快看!快看!那北洲的少年模样可真俊呀!”

  “哪里?哪里?”

  “那辆,蓝色布蓬的!”

  “这不都是蓝色布蓬啊!”

  “第五辆蓝色的!”

  “哗啦啦”便有几辆马车的少年拉开车帘来看,顺便也让别人来看!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阵惊叹。

  “五哥,他们在做什么?”一辆马车上的少年也准备拉开帘子来看。少年是昭国的小皇子,叫做昭辰。

  “放下!别瞎凑热闹!他们什么都要比,真是莫名其妙!”昭辰的五哥道。

  其他车上热情的北洲少年朝着更热情的中洲民众挥手。

  一个胆子大的中洲民众跑上前,把手中的一袋冒着热气的糖炒栗子递给车内的一个少年。少年爽快地接过来,却迟疑地看着那袋栗子。

  “剥开,吃里面!可香啦!”车下的人说道。

  少年依言剥开,车下那人跟着马车缓缓地走。

  少年将栗子丢在嘴里咀嚼两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确实很香!”

  车下的人便笑得十分开心。

  少年朗声道:“多谢!”

  “哄”一声,便有许多热情的民众涌上来要把手中的吃食送给北洲的贵客。

  马车旁边的黑甲卫急忙上前,拦住热情的人潮。

  “五哥!外面好热闹啊!”昭辰又想掀开帘子。

  “莫名其妙!”他的五哥轻声斥道,“放下!”

  昭辰有些郁闷,撇撇嘴嘟囔道:“五哥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他不是最爱热闹么?”

  走在最后的是星罗学院的年轻弟子。

  八名青衫师兄的后面跟着三十二名着深蓝色衣衫的弟子,再是二十名着宝蓝色衣衫的弟子,最后是二十名着浅蓝色衣衫的新生。星罗学院的阵容不可谓不强。

  星罗学院的弟子步行而来,个个气质出众,神采飞扬。特别是领头的八名青衫弟子,清一色的出挑俊秀男子。纯白的内袍衬着飘飘的青衫,腰系宝剑,气宇轩昂。

  路两旁便有围观的少年瞪大了眼睛,羡慕地看着;还有妙龄的少女攥紧了手中的丝帕。

  八十名星罗弟子在众人的注视下进入了北较场。

  四名士兵上前关闭了较场的大门。随着沉重的关门声,民众才清醒过来。随即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探讨、议论声。

  北较场内本就有现成的演武场地和看台。东面的看台上博海郡王带着一众属官已经落座。北洲的年轻人用激动和喜爱的眼神看着坐在高台上的博海郡王。北洲的年轻人向来这么直接,博海郡王比我们国内的老头子们有趣多啦!所以他们很喜欢这位郡王。

  星罗的八十名弟子向博海郡王行礼,向博海的属官行礼。抬起头来时也是一脸激动、崇拜的眼神。博海郡王雷鸣,百年前毕业于星罗学院,战名赫赫威震中洲。他的画像被挂在星罗学院青峰楼中醒目的位置,那里还挂着许多星罗学院培养出的强者的画像。那些是星罗弟子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是各地有名的强者,是传奇,是让后来弟子们追赶的目标!

  博海郡王起身,打量着场中的年轻人,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他朗声说道:“诸位都是我中洲未来的希望,是我中洲未来的栋梁。诸君当以天下安稳、百姓安康为己任,勤学不辍、努力奋发!未来看星罗!未来看你们!”

  众弟子齐声唱喏,群情激动。

  我小声嘀咕:“这不知道是哪个文臣帮你写的,你一定背了好几天吧!”

  我的声音微不可查,雷鸣便也微不可查地瞪了我一眼。

  只听他又说道:“百年前我和你们一样热血青春,有用不完的精力。今次三洲的切磋,‘礼’字当放在第一位。不可因为比武切磋之事就伤了和气。不过,也不必畏首畏尾。这四位是祝祷庙的大祝祷,专为这次的比试而来。虽然拳脚无眼,刀剑无情,但是只要不心存恶念,便无妨,大祝祷都能治好!”

  星罗的弟子和北洲的少年都很兴奋。

  但是坐在南边看台上的月兹皇子心中早已在骂娘。

  乌兹九皇子牧心也坐在南边的看台上,他看到了前几天在万花楼弹琴的那个颜色出众的少年公子。那少年公子坐在第一排的角落中,少年没有看牧心,他的目光落在一众星罗青衫弟子的身上。

  牧心想:原来他是博海郡王府的人。

  少年脸上的表情很精彩,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艳羡,一会儿又张嘴嘀咕着什么。

  牧心轻轻皱皱眉: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有一道目光向自己看来,牧心迎向那道目光。目光的主人是坐在那少年旁边的一个年轻人,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

  他为何看自己?

  牧心想到一种可能。于是他朝那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点头致意。那年轻人轻轻点了一下头便不再看他。

  于是牧心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便是前几日和自己谈话的那位。只是不知道为何他刻意掩饰了本来的模样。

  牧心想:刻意掩盖自己的模样,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张脸不想被很多人看到。或者说这里有人认识这张脸。总之都是和脸有关,不是脸面,单单指脸指模样!

  牧心从小智慧非常,在众多的皇子中他和两个年长的哥哥最受乌兹国君器重。大哥被器重是因为他是长子,是已故皇后的孩子,且立下了许多战功;可惜现任皇后对这个皇长子打压得厉害,而且皇长子母族的势力也被清洗得所剩无几。四哥被器重,是因为他是现任皇后的儿子,而且有个厉害的娘舅。牧心被器重,便是因为他的聪明智慧,因为他的宅心仁厚。因为他的母妃从不在后宫争宠,因为他的外公从不在外朝争权。

  “看什么那么入神?”严弈羽轻声问。

  “我是看这八个青衫弟子有没有你当年的风采。”

  “是看人还是看衣服?”

  “都看!”

  “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那怎么会!”

  牧心便看到少年公子和他旁边的青年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抬头看向旁边的青年,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容和一口整齐的牙齿。青年人微低了头看他,摸着那少年公子的头顶,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

  牧心心中一惊,忽然想到了流传的一个秘闻。这个秘闻最早在月兹的皇室中隐秘地流传,后来因为结盟的原因。乌兹的皇室也有几人关注到了这个秘密——一个关于中洲羽帝的秘闻。

  牧心急忙收起打量的眼神,强迫自己看向其他地方。他对我南洲的形式如此清楚,他将南洲和乌兹的利弊都摆呈在我面前,那眼光是观大局者才有的眼光;他能看破我的隐身灵符,他举手投足间皆是大气……

  最重要的是他也毕业于中洲最出名的星罗学院,八十名星罗弟子看博海郡王的眼神已然热切激动。那让他们再看见一张熟悉、崇拜的脸,又会怎样?可是这张脸的主人不想他们看到自己!

  他就是……

  牧心觉得这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可是又呼之不能出。因为那个不能为人道的秘闻,更因为他的身旁一直带着一个容色秀美的少年。牧心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手心有些出汗。他只能强自镇定。因为呼之不能出的答案,那便不是答案。

  从“好皮囊”到“颜色出众”,再到“容色秀美”。牧心对少年的评价已经一改再改,这代表着他内心对某种特殊爱好判断的笃定。

  牧心稳住心神,看向场内。

  东边看台上的青年轻飘飘看了牧心一眼,扯了扯嘴角,无所谓地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