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88)热心的观众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157 2017-07-14 10:00:00

  南洲的月兹国来了一位皇子和一位公主,乌兹国只来了一位皇子。所以只是象征性地派出了手下的几个护卫。更多的场次都落在了北洲的少年和星罗的学子身上。

  一上午的时间都浪费在了雷鸣的演讲和三洲各国的互相客套上。快到中午的时候有司又开始条条款款地念着规则。我坐得哈欠连连,实在感到无趣。

  下午,比试终于开始了。吉儿、叶百叶和姚修然都如愿来了北较场,一场不落地观看着比赛。姚修然不停地向叶百叶和吉儿讲解着,说得十分激动。叶百叶和吉儿两个瞪大了眼睛,既听得激动亦看得激动。

  许是我们几个太不显眼,南洲月兹的那位王爷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这边有他的“故人”。

  下午头两场比赛在月兹的护卫与北洲的少年之间展开。月兹皇子带在身边的护卫都是些高手,但是他们并不把取得一场比赛的胜利当作目标。因为他们的任务本来就是保护自己的主子。若是因为这忽然多出来的几场比试就受了伤误了事,那才是得不偿失。所以月兹的高手们勉勉强强地下场和对手打了个勉勉强强的平手,也就算完成个任务。

  北洲的少年虽然没有直接大呼不过瘾。但是从脸上也能看出一些不痛快。

  接着便是中洲和北洲的比试。星罗学院这边单看穿着便能知道修为境界的高低。新生穿浅蓝色衣衫,三年大考合格后可穿宝蓝色,再三年大考合格可穿深蓝色。最后师门会给出一个试练,若是试练也过了就能穿青衫了!能穿得上青衫,并且能及早穿上青衫是每个星罗学子的目标。

  接下来的三场比试,星罗分别派出了一名穿青衫的弟子、一名穿深蓝色衣衫的弟子和一名穿宝蓝色衣衫的弟子。

  北洲亦派出了实力相当的对手。

  所谓实力相当,指“诚石”测出的境界的相近。

  星罗的第一场派出了一位青衫弟子,只见他手持长剑,神采斐然。

  姚修然叫道:“这是庞玉宸庞师兄,他可是学院中的风云人物!”

  叶百叶问:“有多厉害?”

  姚修然回答说:“庞师兄在去年的几场演武中,从无败绩。他可帮我赢了好几次的饭钱。”

  叶百叶不解地看着他。

  我笑道:“肯定是学生之间私下设了赌局,修然压了那庞师兄胜。”

  叶百叶恍然大悟。

  我问他:“知规堂的弟子不来逮你们?”

  姚修然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那不都是悄悄地进行么?”

  “娘娘为何也知道知规堂?”他问我。

  我笑道:“我曾在星罗三年。”

  严弈羽道:“修然,看你师兄如何出剑。”

  姚修然便不再说话,专心地看着台中。

  庞玉宸剑法娴熟,步伐灵动,手中长剑所到之处,带起隐隐星辉流动。配着他一身出尘青衫,显出好一番潇洒姿态。

  “是飞星剑。”姚修然向吉儿和叶百叶说道,“飞星剑法是青衫的师兄们才能习练的。”

  “为何?”叶百叶问道。

  “等完成了师门的试练就能荣升青衫弟子,便能去危楼。”姚修然说,“危楼高百尺,可在其中感悟飞星剑法。不过据说每个人能领悟到的剑法一样却又不一样。我去星罗才一年,很多东西还不太清楚。”

  说完他用求知的眼神看向严弈羽。

  严弈羽点点头说:“确实如此。危楼共十层,从第一层到第十层每层都蕴含着若干道剑法、剑意,能领悟多少全凭悟性和能耐。所谓一样是说剑法的本身都属于飞星剑,所谓不一样是说因为领悟能力的差别,纵然剑法一样、剑招相同,剑意和威力却大大不同。”

  “那是不是能上得的楼层越高,能学到的剑招就越多,威力也越大呢?”吉儿问。

  “吉儿很聪明!”严弈羽说。

  “那我爷爷当年上到了第几层?”吉儿问。

  严弈羽笑道:“你见过你爷爷用剑么?”

  吉儿皱眉摇摇头,忽然笑起来说:“啊,我明白了!”

  姚修然怯怯地说:“也听说有青衫的师兄悟性不高,只能习得三招两式的飞星剑法。”

  几双眼睛同时看向了博海郡王,雷鸣时机很合适地打出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姚修然补充道:“我星罗学院博大精深,有太多的功法秘籍、拳谱棍法,掌法、刀法、鞭法……所以用不用飞星剑其实无所谓的。”

  吉儿笑道:“姚大哥,你不用安慰我。我爷爷悟不出什么也在情理之中。”

  “阿嚏!”博海郡王又打出一个响亮的喷嚏,然后他若有似无地瞟了一眼过来。

  姚修然缩缩头。

  吉儿又问:“那我奶奶呢?”

  严弈羽笑道:“这个我真没有关注过。”

  叶百叶问道:“有多少人到过第十层呢?学院中一定有记载吧!”

  姚修然道:“这个我知道!到过第十层的并不多,单说近百年的有羽帝爷爷、姬妧、林墨轩、柳伊默、东生和温良枝。都是些了不得的强者!”

  吉儿看着我欲言又止。

  严弈羽目光一沉。

  我指着场内说:“那位庞师兄要赢了!”

  只见庞玉宸的长剑舞动,带起的星辉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明显,渐渐就汇成了一条光带。将北洲少年身上的衣袍割破了好些地方。终于他抬手将长剑往回一收,再携着一条星辉汇出的光带往前一刺。破了北洲少年最后的防御。“铛”一身脆响,北洲少年手中的剑掉在地上。

  那少年向后跃出,抱拳朗声道:“佩服!”

  庞玉宸还礼道:“承让!”

  吉儿对姚修然道:“可惜了你今天没有下注!”

  我点点头深以为然,“以后应该开几个档口,再让较场外面热情的群众也能进来。与民同乐嘛!”

  严弈羽笑道:“好提议。”

  星罗的第二场派出的是一位穿深蓝色袍子的少年。姚修然照例向叶百叶和吉儿热情地介绍着。

  我注意到有人在雷鸣身旁低声耳语,等那人走后他向严弈羽望了望。

  严弈羽对我说:“今天晚上你去哪儿?”

  我道:“估计还是去万花楼听琴吧!”

  严弈羽笑道:“晚上我和雷鸣商议一些事情。你早去早回。”

  我点点头。

  于琴继续被我丢在万花楼弹琴。三哥曾说:“琴之一道,并非要出尘脱俗,雅俗共赏也是一种境界。”我把这话照搬给了于琴听。于是他安安心心地开始了他的雅俗共赏之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