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89)旁若的富商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3032 2017-07-15 10:00:00

  于琴继续在万花楼中进行着他的雅俗共赏成才之路。

  日暮时分,我去万花楼看他。

  万花楼的门外没有如我想象中那样排着长长的队伍。几个壮汉站在门外,掌柜的则是一脸苦色。

  我有些纳闷,哪方权贵今天包下了这里不成?

  我问掌柜的:“你拉长个脸干什么?”

  “您终于来了,等你老半天了!”掌柜的叫道。

  那几名壮汉伸出手拦住我,态度极其蛮横。

  掌柜的道:“这位公子你们可拦不得,他是那琴师的师傅。”

  几名守门的壮汉上下打量我。

  我摆摆手:“他可不是我的徒弟!”

  掌柜的苦着脸道:“您就别打趣了。”

  我想:这哪里有趣?

  掌柜的就又说:“您快去里面看看吧!哎……都是惹不起的主!”

  我笑道:“你开店求财,何必要去惹谁?无论谁来,那都是你的衣食父母!”

  掌柜的顿顿脚,咬咬牙对我说:“好啦!我的衣食父母!您就进去吧!让于大琴师弹几曲吧!”

  我心想,于琴今天硬气得很呀!这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架势么?

  我咧嘴笑笑,径直走了进去。

  三层小楼的酒肆这会儿很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

  小二拿着一张抹布,气鼓鼓地这张桌子擦擦,那张桌子抹抹。他的脸颊肿得有些高。我看他一眼,正想问他,他转身撩开帘子走向了后院。

  掌柜的带着我“蹬蹬蹬蹬”直接上了三楼。我看见我每日要求掌柜的留桌的那间屋外站着两名男子。一个虎背熊腰,一看就是个练外家功夫的好手。另外一个是个精神矍铄的麻衣老者,双眼极其有神,修为定也不弱。用这样两个人守门,屋内坐着的想必确实是这掌柜的惹不起的。

  我问他:“这不是先谈好了每日要将这间给我留着的?怎么不守信用?”

  掌柜的又顿顿足,“我的衣食父母!您就少说两句吧!”

  掌柜的卑躬屈膝地向两个“门神”作揖,“这位公子是于琴师的师傅!”

  “都说了他不是我的徒弟!”我纠正他。

  “聒噪!”虎背熊腰的门神一掌劈来。

  我愣了神!这见过不讲理的,没有见过这般不讲理的!见过蛮横的,还没有见过别人一句话他就出手的!

  “砰”一声,麻衣老者伸出一只手将那一掌挡了回去。

  掌柜的站在我前面,他被那掌风逼得连连倒退,差点踩到我的脚。而他之所以没有踩到,是因为我被他带着,跟着他一起连连退后了好几步。

  “你敢挡我?”虎背熊腰的“门神”对麻衣“门神”怒目而视。

  我心想: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内讧了?

  屋内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蔡昆,让那琴师的师傅进来。”

  老者打开一扇门,示意我进去。

  那虎背熊腰的“门神”直接挡在了门口,傲然看着老者。

  屋内又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既然姑娘让他进来,那就进来吧!石虎,让开!”

  虎背熊腰的“门神”听到男子的声音,急忙退到一边。不过他看着老者的傲然神情始终没有变过。

  我问那掌柜的:“小二的脸是谁打的?”

  掌柜的低声道:“您就少说两句吧!”说完转身下楼,生怕多呆一会儿。

  我走进去,看见于琴抱着他的七弦琴站在屋内,神情颇有些倔强。

  他看见我后,抱着琴弯腰行礼。

  我再看屋内坐着的两人,一个面覆白纱只露出一双眉眼,她的身旁站着两名婢女。另外一人富商打扮,腰间一条闪闪的金腰带十分醒目。手指头上还戴着各色玛瑙、钻石的戒指。

  “你来得正好!他不弹,那你就弹吧!”女子颐指气使的声音响起。

  于琴一声冷笑。

  我问他:“你没有说我是谁吧?”

  于琴摇头。

  我点头,“那你就随便弹两首吧。弹完我还有事!你若不弹,他们把掌柜的店拆了,倒是件麻烦事情!”

  “小公子还有什么事?”想听琴的富商问我,他的眼神深邃且锋利,不像个普通的商人。

  我迎上他的目光对他说:“事情可还很多,一件一件跟你说不完!倒是你们,想听什么说吧!”

  女子冷笑道:“你敢这般和我说话?”

  她身边的婢女接嘴道:“若是在月兹,早把你……”那女子狠狠瞪她一眼,婢女自知失言,急忙跪下,“奴婢多嘴!奴婢该死!”

  我摇摇头,觉得有些不耐烦。

  富商笑道:“我想听一首旁若的曲子,可这位姑娘想听一首月兹的曲子,你说如何是好?”

  我真诚地道:“那就都弹呀!于琴,赶紧的,弹完走人!”

  富商又笑道:“那你说先弹哪一首呢?”

  我问于琴:“旁若的曲子你可会?”

  于琴点点头。

  “那就先弹旁若的吧!”我说。

  那女子冷声道:“若先弹旁若的,我便命人砍掉你的右手。”

  富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说:“同理!若先弹月兹的,我便命人砍掉你的左手。”

  我皱眉。

  “那若今天不弹呢?”我问。

  富商反问我:“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如弹一首中洲的!”楼梯上响起脚步声。

  “见过九公子。”门外麻衣老者的声音响起。

  “什么人!”石虎喝道。

  女子道:“是我的客人。怎么你的手下也要拦吗?”

  富商哈哈一笑:“石虎,让开!”

  有人推门而入。

  “这位乐师是中洲人士,对中洲的曲目当然最是熟悉。不如让他弹奏一曲中洲的曲调如何?”来人说道。

  我认出这九公子就是前几日见过的那人,乌兹的九皇子牧心。那这位女子该不会就是月兹那位公主吧。

  照说这时候有人出来和稀泥,大家就都各让一步不就完了么?可惜屋内的两个人都不是愿意谦让的主。

  富商把玩着手上的宝石戒指说:“这里本就是我先来的。要听什么曲子可应该我说了算。”

  女子道:“昨日我便已经命人包下了这里,你硬闯了进来,这叫先到?”

  富商笑笑:“我只知道有钱不一定就是大爷,拳头硬才是道理!”

  “你!”女子气急,她叫道:“蔡昆!”

  牧心阻止道:“这里是中洲,你们若是把事情闹大对谁都没有好处!不如各退一步。”

  “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退字。”富商道。

  牧心说:“今天三洲使团均在北较场演武,北洲各国和中洲的星罗学院来了不少少年强者,最是热闹。相比之下南洲月兹和乌兹两国冷清得多。若是旁若有强者来……”说到这儿,牧心停下来看着椅中的富商。

  富商哈哈笑道:“我只是个商人。”

  “贵姓!”牧心问。

  “钟!”

  “做何生意?”

  “赚钱的生意。”

  “求财的商人不会愿意得罪博海的郡王。”

  钟富商盯着牧心,食指在桌上轻轻点了两下,“何出此言?”

  “这位少年琴师是博海郡王府上的人。”牧心指着我。

  我惊讶地看着他。

  “今天在北较场内我看见你了。”牧心说,“没想到你也对演武感兴趣。”

  “我坐在角落里你也看见我了?”我问。

  牧心点点头道:“过几日少不得要登门拜访王爷的,到时候又能听到公子的琴声了!”

  我呵呵笑笑,不置可否。

  一时间屋内有些静。

  牧心又道:“最近博海王府贵客连连,晚间的宴会少不得要召你回去弹琴的。”

  我理会得这是牧心的好意,于是笑道:“最近海天城确实来了不少人!那我们就先走了!”

  我带着于琴往门外走去。

  钟富商的眼神捉摸不定。

  白纱覆面的女子道:“你可以走,他凭什么走?难道他也是王爷府上的琴师?”

  “他是我的徒弟,当然也要一起走!”我说道。

  于琴满脸喜色。

  女子冷笑一声:“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点点头,诚恳地说:“这个徒弟天资不太高,我本来是不想承认的。”

  那白纱覆面的女子还想要说什么,牧心伸出手阻止了她。

  “请蔡先生送两位下楼。”牧心道。

  石虎站在门外想要动手,钟富商沉声道:“让开!”

  我和于琴下了楼。

  小二已经从后院出来,正在堂中继续气呼呼地擦桌子。

  我走到小二面前,道:“这脸哟,肿得像猪头。”

  小二有些委屈:“公子你就别打趣小的了!”

  “为何打你?”

  “我就说了句那三楼中间的屋子是要给你留着的。”小二道。

  “谁打的?”我问他。

  小二眼睛朝上翻一翻。

  “那个刁蛮的婢子?”我问。

  小二摇摇头。

  “那个石头做的老虎?”

  小二点点头。

  我笑道:“瞧你这几日对我的热情劲,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掌柜的忽然冒了出来,跺着脚说:“我的衣食父母,您快走吧!”

  我从于琴的钱袋里摸出两锭银钱递给小二,悄悄对他说:“把脸敷一敷,晚点带你报仇去!”

  小二愣了愣,跟着掌柜的一起把我赶了出去。

  我叹息一声摇摇头,“世人总是怀疑自己会遇到奇迹。”

  于琴抱着琴跟在我身后,笑出了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