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95)兵不厌诈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3045 2017-07-20 12:00:00

  演武结束后的第二天南洲旁若的使团到了。

  演武结束后的第三天,博海郡王府上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晚宴。邀请了星罗的学子、北洲各国和月兹、乌兹、旁若三国的使团。因为这场宴会过后星罗的学子就将回到学院,而各国的使团也会往皇都去了。

  宴间于琴献艺,牧心听出这位琴师的技艺越发精湛了。牧心想:必是他的那位少年师傅最近对他多有调教。

  席间觥筹交错,渐渐地气氛热烈起来。

  酒酣耳热之际,牧心看到于琴在廊柱背后向着自己微微点了点头。月兹的皇子和公主并没有来,牧心连借口也不需要找,他起身端着酒杯加入了相互敬酒、寒暄的人群中。在确定旁边并没有谁注意到他,他在人群中走到了廊柱后,再一闪身跟上了于琴的脚步。

  在湖边的凉亭中牧心看到了那个要见他的人,于琴毕恭毕敬远远地站在亭外。

  “见过羽帝。”牧心说。

  那男子勾起嘴角带起一丝笑意:“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

  ……

  博海郡王府的后花园极大,另外一边吉儿、叶百叶、几个府中的婢女正在玩一个游戏,不时有笑声传来。

  “姑奶奶,这面具真是有趣!”吉儿高兴极了。自从龙女娘娘来了博海郡,吉儿的小日子就过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今天出门逛个街,明日去于琴弹琴的地方吃个饭;还有一天叶百叶带着他下池塘摸了次鱼,最后摸出池塘中的一个大王八。一群婢子小厮站在岸边看到信步而来的博海郡王噤若寒蝉,没曾想王爷笑了笑说:“后院林子里的鸟蛋也可以去掏一掏。”说完就走了。留下婢子小厮面面相觑,叶百叶和吉儿大眼瞪小眼。

  晚间吉儿向我说了此事,我说:“你爷爷年少时也经常做偷鸡摸狗的事情!”

  吉儿愣了愣,他觉得偷鸡摸狗并不是一个褒义词。爷爷又不是出身草莽如何会去做这些个勾当?

  我又说:“以前我们在星罗求学的时候,有次你爷爷输了三个月的饭钱给我。没办法,就去偷过扫地大娘养的鸡。那么你下河摸个鱼,上树掏个鸟窝,又算得了什么呢?”

  吉儿:“……”

  “还有你别娘娘、娘娘的叫我,听着不亲切。”我说。

  吉儿想了想,叫姑姑吧,中间差着一辈呢!于是张嘴喊道:“姑奶奶!”

  我愣一愣,笑道:“甚好!”

  叶百叶在一旁哧哧地笑。

  忽然吉儿看他一眼道:“你也只能这样喊。”

  我点点头,叶百叶有些迟疑地喊道:“姑奶奶!”

  吉儿眉开眼笑地道:“这下就好了!”

  我问他:“什么好了?”

  “辈分就定下来啦!免得这家伙有想越过我一辈去的念头!”吉儿指着叶百叶道,“那要我如何自处?”

  叶百叶:“……”

  今天博海郡王府中很是热闹,雷鸣和田伊儿在前面应酬着,于琴和姚修然也去了前厅。严弈羽说他有些事情要办。吉儿就缠着我拿出些好玩的东西来给他和叶百叶玩。

  我摸出几个傀戏的面具说:“那玩这个吧!”

  吉儿道:“你这面具上面白生生的,什么都没有画,戴起来好渗人!我们是要入夜以后去扮鬼么?”

  我拿起一个面具戴在脸上,“吉儿!”我唤他。

  “啊!奶奶?”

  我取下面具,“是你姑奶奶!”

  “哈哈……这真有趣!”吉儿笑道,“什么人都能变么?”

  “见过的才能!”

  “能变化多久?”

  “一柱香吧!”

  吉儿向着旁边的书童顺带兼小厮道:“去把奶奶跟前的平安喜乐叫来!”

  书童六福急急忙忙地去了。

  不一会儿功夫,平、安、喜、乐四个婢女就来了。

  “小少爷有何吩咐?”平儿问道。

  吉儿递给她们四人一人一个面具道:“戴上,戴上!”

  四婢面面相觑。

  我道:“戴上吧!然后心中就想着她的模样!”我指向平儿说道。

  四个婢女依言戴上了面具。

  我挥挥手在她们面前筑起一道屏风,“你们四个换换位置,别站在刚才的位置上。”

  “是。”四人答道。

  我听到屏风后面传出“咦?”的声音。

  我撤了屏风,四个一模一样的女子站在眼前。

  吉儿拍手道:“神了,神了!真是一模一样四个平儿!连衣服也变成一样的了!姑奶奶,这四个谁是谁啊?你来猜!”

  我得意地一笑:“东西是我的,难道我还猜不出?不如你们来猜,猜对了面具就送你们,猜错了就要受罚。”

  吉儿道:“也对!那百叶来猜!猜错了要罚的!”

  叶百叶道:“为何你自己不猜?”

  “因为我猜不出!”

  叶百叶:“……”

  四个婢子跟在博海郡王夫人身边多年,都是聪慧通透的人儿。这会儿已经知道小少爷叫她们来是做什么。于是一个婢子说道:“小少爷,我是平儿!”

  另外一个说:“小少爷!我才是!你的小衣小裤都是我做的,你两岁时非让我绣一只你养的小白兔在上面。”

  叶百叶瞪大了眼睛看着吉儿,吉儿脸有些红。

  “别信她们的!小少爷我是平儿,你以前小时候我抱你,你还尿在我身上了!”

  “明明是我!小少爷,你最爱吃平儿做的桂花糕你忘记啦?有一次吃得太快还噎着了,那次真死吓死婢子了!”

  我吃惊地道:“这王府的小少爷独苗苗是有多饿呀!定是你爷爷虐待你了,等我明日去问他!”

  “小少爷!还有……”

  吉儿小脸绯红,大声道:“好啦!好啦!别说啦!”

  四个婢子取下面具看着吉儿嘻嘻地笑着。

  “你们到底是陪我玩,还是逗我玩!”吉儿生气了。

  我道:“不如来变个我!”

  四婢道:“那是万万不敢的!”

  我道:“我没有那么多规矩的!你家主子也不会罚你们!怕什么!”

  平儿还想说什么,我抬手道:“好啦!既然是个玩,就要玩得高兴!别说了!待会儿可别露了马脚。”

  我站起身说:“你们四个戴上面具,心中想着我的样子就好!”

  四婢恭恭敬敬地向我道了万福,这才戴上面具。

  我笑道:“待会儿可别随意答你家小主子的话。你们刚才讲了他的糗事,他恼羞成怒才猜不出的!若是变成我,答了他的话,十有八九他能猜出来!”

  平安喜乐四人戴上面具,我挥手筑起一道屏风。

  调换了一下站着的顺序,再撤掉屏风,一女子道:“猜猜看吧!”

  叶百叶和吉儿吃惊地张大了嘴,“五个姑奶奶,叫我们怎么猜?”

  吉儿自言自语道:“别急别急!我总有办法!”

  “吉儿快猜!猜对了面具送你!”

  “猜错了要罚!”

  “罚你默书三百篇!”

  “百叶你也要猜!猜错了也是三百篇!”

  “对!百叶和吉儿都要猜!”

  五个一模一样的女子你一言我一语,吉儿和叶百叶已经昏了头。

  “白玉短笛怎么吹?”吉儿问道。

  五女同时有默契地闭上了嘴巴。

  “我奶奶说要把乐儿嫁给我的书童六福!”吉儿叫道。

  五个女子挑眉看着他。

  吉儿无助地看向叶百叶,叶百叶摇了摇头。

  吉儿走过来对着五个女子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半天,最后手一摊无奈地道:“好吧!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远远跑来一个胖胖的嬷嬷,边跑边喊:“哎呦小少爷你在这里呀!看到平安喜乐四个死丫头没有?前厅忙得不得了,夫人正找她们呢!”

  “王妈妈,我们这就去!”

  王妈妈目瞪口呆地看着五个女子,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两个女子取下面具,正是安儿和喜儿。

  “娘娘,两位小少爷,婢子改天再和你们玩。”

  王妈妈一看,叫到:“你两个还不快点呀!月兹的那位公主忽然来了,夫人叫你们去呢!”

  一听月兹的公主,安儿喜儿向我行礼然后对着另外两人说一声:“快点!”就急忙去了。

  这个月兹的公主第一天便嫌弃了驿馆不够富丽堂皇,出言讥讽了王妃手下负责接待女宾的一个嬷嬷。王妃不喜欢她却又不得不差人过问着她,所以王妃身边的四婢就经常充当了这样的角色。今天月兹的公主本托病不来的,这会儿怎么突然又来了?王妃定然心中不喜。

  平儿取下面具,向着我道了万福,也急急忙忙去了。

  乐儿跑得更急,脸上的面具都忘了取。

  吉儿笑嘻嘻地看着我,我笑道:“你运气好!”

  吉儿笑得诡诈:“那可未必!”

  “此话怎讲?”我问他。

  王妈妈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小少爷!我演得还行吧!”

  吉儿取下他脸上的面具道:“六福,表现不错!”

  我愣了愣,“小鬼头把我骗了呀!”

  “娘娘!你都没有发现刚才我身边的小厮不在了?嘿嘿!兵不厌诈!这些面具吉儿就不客气了!”吉儿兴高采烈地玩着手中的面具。

  我又好气又好笑,“你这古灵精怪的聪明劲儿是遗传了谁?”

  吉儿笑笑:“娘娘好奇?想不想见见他?”

  他戴上了一个傀戏面具,“雷志行见过姑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