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05)夜宴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023 2017-07-30 12:00:00

  妩儿一听我要把如意眼送给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拍拍她的肩膀小声道:“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我都知道了,回你母亲身边坐吧。”

  李儒霖偏了偏头,心中暗自不愉:王妩儿太小家子气了,不过得了娘娘一件赏赐就哭成这个模样。

  童欣儿轻蔑地笑笑:娘娘还不是看在王太宰的面子才对这草包王妩儿另眼相看。

  丁公公站在我的身侧,朗声道:“众位小姐娘娘均有赏赐。”便有数名小太监手捧着锦缎锦盒上来了。

  众家千金谢恩。我心道:丁桂果然是个靠谱的,虽然我连他准备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一个女子柔声道:“娘娘赐给我们如此漂亮的锦缎,柔雪真是感激。柔雪也准备了一份礼物要送给娘娘。”

  丁公公俯下身子道:“是门下省宰相薛明远之女薛柔雪。”

  我道:“薛家小姐有心了。”

  薛柔雪起身见礼道:“娘娘,柔雪知道寻常的宝贝都入不了娘娘的眼。柔雪自编了一支舞想献给娘娘。”

  我问她:“可要换上舞衣?”

  薛柔雪柔顺地道:“回娘娘,不用。”

  我点头,“那便请薛家小姐一展舞姿吧。”

  薛柔雪起身道:“娘娘,若是配上乐曲那便更好了。”

  “不知哪家小姐擅琴?”我问。

  薛柔雪盈盈一拜道:“回娘娘,工部尚书大人家的高乐宁高小姐擅琴。”

  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起身见礼。

  我道:“那便请两位姑娘一展才艺吧。”

  两名青春靓丽的女子齐齐来到中央,一个抚琴一个跳舞。一个琴技娴熟,一个舞姿优美。

  我对丁公公道:“这些千金小姐真是美丽聪慧又多才多艺。难怪自古帝王都要把众多美丽的女子收纳在后宫之中,想必是见着个个都好,干脆就个个都要。”

  丁公公或许是想到了以前自己和王陆一心要把那些美丽的女子都弄到陛下面前走一遭,脸色有些难看。他道:“老奴以前糊涂。”

  我笑道:“早说过了不怪你。你今天安排得挺好的。”

  丁公公道:“谢娘娘夸奖。”

  曲罢舞止,众人鼓掌以贺。

  然后其他家的小姐也纷纷拿出自己准备的礼物呈现上来,都是精巧别致、甚用心思的。

  我耐着性子,空着肚子一一谢过又说了些场面话。

  终于熬到了丁公公的一嗓子:“传膳!”

  接着丁公公备下的歌舞便也开始了。

  有了美酒美食的调剂,再加上宫中的鼓乐齐鸣,气氛便活络了起来。我坐在上首,一一打量过去。只见众家夫人个个美貌端庄,众家小姐个个美丽动人,再加上精心的装扮就越显尊贵。王太宰的夫人和女儿在其中就要显得朴素许多。

  刚刚献舞的薛柔雪和高尚书家的高乐宁邻桌而坐。

  薛柔雪正一脸笑意,悄声和高乐宁说着什么。她们对面的一个千金小姐满脸怒色。

  我便有些好奇,微微凝神听去。

  只听到那薛柔雪道:“李儒霖想必此刻已经要气炸了!我和高姐姐已经献歌舞于前,她还好意思拾人牙慧么?”

  高乐宁道:“什么皇都第一才女,第一美人。自封的吧!今天她见了娘娘该知道天高地厚了吧!你瞧她恶狠狠地看着咱们,气死她活该!”

  薛柔雪道:“什么第一才女、第一美人,那是他爹为她造的势。不过是个想爬上龙床的贱人。”

  我摇摇头:这些千金小姐看来未必如她们的样貌般美丽温柔呀!

  我再看那李儒霖,果然有几分颜色,不过比起那月兹的公主来说还是稍逊了几分媚态与风流。她此刻正怒视着对面谈笑风生的高乐宁和薛柔雪。

  再看王夫人一桌。王妩儿正拿着如意眼在手中摩挲,“母亲,本该我送娘娘东西的,这下可好。变成娘娘送我东西了!”

  王夫人笑道:“定是娘娘先就知道你准备了东西要送她。不然怎会无缘无故送你个宝贝。”

  王妩儿道:“我刚才在兴庆宫外找香粉的时候遇到娘娘了,她穿得太朴素了,只一件月白长袍,头上一支白玉发簪。我没有认出来,就以为她是个海族。”

  王夫人道:“珠宝首饰华服丽衫未必人人都爱,有时候也是个累赘。妩儿断不可以貌取人。”

  王妩儿道:“妩儿记下了。母亲,我当时找不到东西,就在那儿哭,被娘娘看见了。想是她垂怜,就送我这个。”

  王夫人闻言道:“无妨,妩儿明年再做就是。娘娘是大度的人。”

  我心想:家教太重要啊!

  两支舞蹈过后,于琴和伦凌抱着琴进来了。

  于琴想是没有见过我这般盛装又正经的模样,眼神中有些震惊。

  我笑骂他:“没有出息的,待会儿别给我丢脸。”

  这句话我以传音术说给他听。于琴动动嘴角,勾出一丝笑来:“琴师于琴见过娘娘,见过众位夫人、小姐。”

  伦凌也向众人见了礼。

  这个伦凌我已经听过他的大名好几次。他此刻穿着白色长衫,腰间系着一根淡蓝色丝带果然有些出尘之感。

  伦凌在月兹便已经是名满全国的琴师。而后他来了中洲,依旧被众人吹捧推崇。他住在教坊中单独为他开辟出来的一处院中。可是不久之前,居然又来了一位琴师,听说是博海郡王府送来的。教坊司务的人不敢怠慢,也为那人开辟出一个小院。这已经让伦凌心中很不舒服。奈何那人是博海郡王府送来的,伦凌就算心中不喜也没有办法。年末聚会开宴甚多,伦凌被各家邀请,事情本就多,渐渐地也就没有把这人当回事。

  今日娘娘开宴,那新琴师于琴居然也要演奏。

  伦凌成名很早,多年来无人能超越他,早就被吹捧得昏了头。前几日皇都中的云头上海族的琴师操琴,被皇都众人津津乐道。伦凌却轻蔑道:“不过是占了个神秘二字。”

  今天娘娘的夜宴,伦凌已经胸有成竹,必能一鸣惊人,让众人的眼光再次聚焦到他的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