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06)繁花锦绣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1660 2017-07-31 07:00:00

  伦凌在达官贵人的酒宴间早听多了这位娘娘的传闻,此刻虽然站得远,看不真切。也不禁在心中暗自叹息:流言未必可信!

  旁边有宫中侍女端来案桌,伦凌和于琴将各自的琴放于案桌上。

  曲目是事先便安排好的《繁花锦绣》,最适合在这种喜庆的女子多的场合弹奏。

  伦凌弹奏《繁花》部分,于琴弹奏《锦绣》部分,最后一部分是二人的合奏。

  伦凌敛了面容,神情庄重,了解他的贵妇人和小姐们便知道这是伦凌要开始弹琴了。席间顿时安静下来。

  伦凌今日本就存了卖弄之心,他娴熟的指法在琴弦上弹奏出美妙的音乐。众人心中仿佛有一朵朵、一团团、一簇簇的繁花盛开。便有贵夫人闭上了眼睛欣赏起来,沉醉其中。

  李儒霖瞪一眼对面坐着的高乐宁,意思大概是:叫你爱出风头,现在伦凌琴师出来弹琴了。你和他云泥之别,知道丢脸了吧!

  高乐宁毫不示弱地反瞪回去:你难道能和伦凌比?你今天可是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贵小姐们以眼神正在交锋,这边伦凌已经抚琴收音。

  《繁花》尚自盛开,《锦绣》又已登场。

  在座的贵夫人们心中一凛,便是那些正在你瞪我、我瞪你的贵小姐也一时有些愣怔。

  若说刚才伦凌的《繁花》已经是变化多端的指法,登峰造极的造诣,让人心折的琴技。

  那么现在的《锦绣》是什么?

  没有华丽的指法,没有多余的修饰却直指人心。有人听到的是锦绣良缘,有人听到的是锦瑟年华,有人听到的是锦绣河山……

  高乐宁想起了那夜遇到的一个锦衣夜行的公子,只是匆匆一瞥便已经情根深种。

  李儒霖想起了父亲为了家族的兴盛,为了自己的高官厚禄,为了家中儿子们的锦绣前程一直说自己是家中的明珠!明珠么?还不是个有价格的货物!不过是待价而沽,价高者得!李儒霖闭上了眼睛,忽然觉得这锦衣玉食下的生活未必就是自己真心喜欢。

  王夫人闭上眼睛,眼前便出现了彼时自己正是锦瑟年华与寒门学子王陆相识相知,结成锦绣良缘。嘴角边不由漾出一个少女般甜蜜的笑容。

  伦凌的手不自觉地有些抖动:这个于琴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能有如此的造诣,为何能奏出直指人心的琴声。

  合奏声起,便不需要再多做描述,高下已分。

  贵夫人们和贵小姐们纷纷出声,赞叹不已。

  王妩儿天真地道:“这位琴师真是了不得,我刚才仿佛看见了我中洲的万里锦绣河山!不过伦凌琴师的琴技也很高超啊,好像朵朵花儿盛开在他的指尖。”

  天真的话最真诚也最伤人:盛开的花儿和锦绣的河山!指法的娴熟和直指人心的琴意!

  伦凌的头发下已经满是汗水,他知道从现在起自己便不再是所谓的第一国手了。

  坐在高位上的娘娘开口了:“妩儿若是喜欢,便让于琴师到你家的小宴上去演奏,如何?”

  王妩儿愣一愣,母亲向她点点头。王妩儿道:“多谢娘娘!只是娘娘,妩儿还想邀请你来我家赏花,还有吃酒!”

  席间一时有些寂静,贵夫人们和贵小姐们都震惊地看着王妩儿。这位娘娘从不见外人,传闻中很是孤傲冷清。王妩儿不过是太宰的小女儿,就这样贸然地相邀了。

  王夫人一时间也有些吃惊,妩儿今天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点?

  娘娘手中正端着一杯酒轻抿了一口。

  王妩儿有些紧张,虽然这是娘娘说过的。

  “好啊!”悦耳的声音传来,满座皆惊。不过其他人是震惊,王妩儿是惊喜。

  “不过最近事情繁多,两洲的使团已至,宫中许多事情也还需要处理。丁公公你看看能否安排出一天半天的空闲时间来,本宫便去看看王太宰家的花。”

  众人听得明白,娘娘很忙,只能抽出时间去一趟王太宰家。而且王太宰家的花么?最出名的便是那七宝莲华。那花除了王家,还有谁家有?所以,其余的人便打消也想相邀的念头吧!

  王夫人急忙道:“多谢娘娘!娘娘若肯赏光,寒舍必然蓬荜生辉。”

  于琴和伦凌已经退到了殿外,殿内的繁华和热闹再与他们无关。

  “你究竟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又师从何人?”伦凌问道,态度有些倨傲。

  于琴觉得很吃惊,月兹的人是不是都是一个调调?一贯的自以为是,一贯的跋扈嚣张。

  于琴说:“我是中洲人。”

  伦凌捏紧了拳头,这是在讽刺他是月兹人而非中洲人么?

  于琴又说:“我中洲地大物博,德才兼备之人本就多如牛毛。只是很多人寄情山水,喜欢自由自在,并不好出入商贾会所,王侯厅堂。”

  伦凌接连被讽,怒道:“那你为何又要入宫为乐师?”

  “我么?”于琴道,“我是个俗人!”

  伦凌气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