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09)人生何处不相逢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117 2017-08-02 07:00:00

  二哥曾说我很不靠谱,我虽然每每用语言反驳他,却也曾以实际行动印证过多次二哥的金口玉言。比如今次,我转悠多时也未找到出口,心中多次动了念头要以术法出去。可是一想到严弈羽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于是狠狠心就给自己上了一株锁灵草。

  锁灵草装在我的多宝囊中,以前也是我外出游历的必备物品。彼时我曾在武义江中以锁灵草锁住过一只岩脊虎头鱼,戏耍过它一回。今天为了干脆断绝自己动用灵力的念头,于是也给自己上了一株锁灵草。我寻思着一炷香的功夫过去,我要么已经找到了出口。要是找不到,那时候锁灵草的药性一过,我再以术法出去不迟。

  我兜兜转转地走着,一边赞叹王陆真是个人才一边暗骂王陆把这迷宫做得太难。处处彩灯皆是一样,又有反光的铜镜,一有不察不留神还会撞上迷宫中的墙壁和铜镜。虽说这墙壁是临时堆砌而成,可也是实打实的砖石,我已经遇着两三个人撞了上去发出一声闷哼。但因为是过节,大家心中欢喜,撞上去哼唧一声也就罢了。更有撞到铜镜者,除了有些痛,铜镜还会发出“铛”地一声大响。就比撞上墙壁更加尴尬了。

  而比这还尴尬的事情莫过于此时遇到了曾闯入博海郡王府后院的那个男子,他自称姓钟,是个随旁若使团而来的商人。我与他插肩而过时,被他抓住了衣袖,摘下了面具。

  他笑:“人生何处不相逢!”

  我道:“谈不上相逢,不过有着一面之缘。”

  “尊者今日没有扮作男儿身?”他看看手上的面具道,“尊者很喜欢玩这些东西?”

  我伸出手道:“还给我。”

  “我旁若也有许多好玩有趣的把戏,尊者可有兴趣?”

  “还给我。”

  “我派人查过了,尊者不是博海郡王府上的。”

  “与你何干。”我不想和这人纠缠,他周身都是阴鹜的气息。

  “我邀请尊者同我一起回旁若。”男子高大的身形遮住了背后的铜镜和彩灯,在地上拉出一个很长的黑影。

  我站在黑影中,头一次觉得我果然有些不靠谱。想到二哥的话,不禁笑了出来。

  男子有些惊喜,“你答应了?”

  “我是笑你比我还不靠谱。我为何要和你回旁若?”

  男子也笑:“若尊者不愿意,我只好使些手段。”

  “你打得过我?”我笑,其实心里有些发虚。

  男子也笑,“以前不能,现在可以!”

  他抛出一根白亮的绳索将我捆了个结实。

  他说:“冰蚕锁灵绳并不只是尊者才有。尊者实在贪玩,居然会给自己上一株锁灵草。”

  我被他道破缘由,不由十分尴尬。

  “你到底是谁?”我问他。

  “我是旁若的生意人。”

  “胡说。”

  “做着统一南洲,逐鹿月地的生意。”这是男子在“光怪陆离”中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接着他放出赤炎鼠。那东西曾被我用石子打折过一次脚,看到我后“吱吱”怪叫两声,一口咬了下来。它不但吸食我的灵力,还释放着体内的毒素。我坚持不住,很没有用地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黑暗潮湿的屋子里,这屋子还有些晃荡。

  听着耳边传来的海水拍击声,我想我此刻应该是在一条船上了。

  我不知道他为何有能力瞒天过海,带着我上了船,更不知道为何我脚边还有一个人。

  我用脚尖踢了踢那人,地上的人哼哼唧唧地道:“哎哟,痛死我了!”

  我说:“我很轻的啊!”

  “谁说你了,我说刚才那个大个子劈我那一掌。”

  他转过身来,我一看居然是先前在迷宫中遇到的那个北洲少年。

  “你为何在这里?”我问他。

  “还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少年也被捆住,此刻蜷缩在船舱的甲板上。

  我看他皱眉的模样,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你还笑!”少年怒道,“你一个妇道人家被人劫持了,不是应该怕得瑟瑟发抖,哭得梨花带雨么?”

  我忍不住大笑出声:“你看戏看多了吧!”

  少年真的生气了,他说:“早晓得你是一个这样的女子,我才懒得救你!”

  我轻咳一声:“谢谢你啊!我笑不是因为我不怕,其实你看我也挺害怕的!”

  “这么黑,看不清!”少年道,“还是想想怎么逃出去吧!那个大个子的修为很高,我可打不过他呀!”

  “那你是打算自己逃?”我问。

  “我们北洲的男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少年豪情万千地说,“既然要救你,就要安安全全把你带回去交到你那夫君手上。”

  我叹息一声:“我这会儿不见了,也不知道他会怎样想!会不会以为我逃婚了!虽然我以前也确实有过这样的念头。”

  “你还没有成亲啊?”少年问。

  我道:“快了,也就十来天功夫了。”

  “完了,完了!你还没有过门被人强掳了来,回去还怎么做人?你夫家会同意你过门吗?我来你们中洲这月余可是看过不少戏文,就有你这样的情况啊!那女子被山寨主强掳坏了名节,后来只好投湖自尽!”

  这北洲少年果然是戏文看得太多。我想笑,又不敢笑。生生忍住道:“不知道啊!”

  “那人掳你干什么?带回去做夫人么?”

  “不知道。”

  “哎……”少年叹息一声,“可惜我昭辰一世英名,今天居然栽在一个莽夫手中。”

  “你叫昭辰?”

  “对啊!你叫什么?”

  “我叫紫珺。”我答他。

  “你和人过招了?”我问道。

  “那人很强,我见他掳你就上去救你,可是被他一掌劈晕了。只是不晓得他掳我来干什么?不过也好,他掳了我,起码还有个人陪着你。不然这黑灯瞎火的,你一个妇道人家多害怕!”

  这真是一个热心又话痨的少年,我忙道:“是呀!多谢少侠。”

  昭辰少侠听我谢他,果然就很高兴,说道:“你放心,等我再休息一下恢复恢复,就带你逃出去。”

  我身上捆着冰蚕锁灵绳,又中了赤炎鼠的毒,此刻真是白瞎了一个“尊者”的号。

  只能真诚地道:“多谢少侠,有劳少侠了!”

  昭辰豪气干云地讲:“锄强扶弱,我侠义之士责无旁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