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11)因为我要嫁给他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016 2017-08-03 09:52:23

  正午时分,昭辰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他道:“饿死人了,你不饿么?”

  “难道你不曾有过辟谷的经验?”我问他。

  “不曾!我每天不祭我的五脏庙就浑身没有力气,整个人都不精神。”

  “你就当今日开始辟谷吧。”

  “哎……那真得饿死了!待会儿我被他们丢到海里指定被你海族的大鱼吞掉的。可怜的我,死前还吃不到一顿饱饭却成了别人的午餐。”

  “你这样子像要去赴死的?”

  “我不过苦中作乐,你真的没有法子了?你堂堂龙族被那赤炎鼠咬上一口就这般不济了?我一定是遇到了一个假的龙族!”

  “你能闭上嘴休息一会儿么?”

  “可怜我昭辰一世英名,居然毁在一个不靠谱的尊者手里。”

  “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若不是来救你哪里会被人绑上船?”他道。

  我打趣道:“你不是说锄强扶弱是侠义之士的分内之事么?”

  “我哪里晓得你是个尊者!”昭辰叹息道,“我若晓得你是谁,才不来趟这浑水。待会儿还得下去泡个海水!”

  “你的人生就此丰富!”

  “我不愿意要这个丰富!你就没有点什么秘法?就这样坐以待毙?难道你想嫁到南洲去?”

  面对昭辰的絮絮叨叨,我选择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舱门再次被打开。

  旦皇钟毅带着石虎一起下到船舱中来,石虎扛上昭辰就走。

  昭辰叫道:“喂!放我下来!”

  “你不能杀他。”我道。

  “为何?”旦皇钟毅问道。

  “因为他是北洲昭国的皇子。你若杀了他,昭国会善罢甘休?”

  “有谁知道?”

  “我知道。除非,你杀了我。”

  “哈哈哈……”旦皇钟毅笑道,“我会舍得杀你?”

  昭辰在石虎背上叫道:“喂!别说那些肉麻的话好不好?能不能先给我弄点吃的?”

  我敢说昭辰是我认识的人中最没有觉悟的一个。

  “小子,马上送你去吃鱼。”石虎拍拍昭辰的背。

  “我不爱吃鱼!”昭辰大声道。

  石虎冷笑道:“你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问旦皇钟毅:“到哪儿了?”

  “已经出了中洲的海域,尊者可以上去透透气了。”

  “让那少年和我一起吧!”

  旦皇钟毅道:“既然尊者开口了。石虎,带他上去。”

  石虎扛着昭辰走了上去。

  我道:“你这样捆着我,我如何上去?若你怕我,再取一株锁灵草来便是。”

  旦皇钟毅笑笑,“如此便委屈尊者了。”

  我将锁灵草服下,旦皇钟毅解掉了我身上的绳索。

  甲板上已经备好酒菜,旦皇钟毅坐了上席,石虎随侍左右。

  昭辰毫不客气地坐下,我坐在了他的旁边。就这样毫无可能坐在一起吃饭的三个人居然真的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而且席间旦皇钟毅有意说着些南洲的趣闻,昭辰那个不知死活的还随口附和着。居然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饭毕。我问:“酒中加了什么?”

  “是一些让尊者的灵力不能那么快恢复的东西,尊者不会介意吧!”

  “卑鄙!”昭辰怒道。

  “我介意有用么?”我站起身走到船头。

  大船乘风破浪,驶得飞快。

  “南洲的船果然比中洲的好。”我道。

  “那是自然,我旁若水师自然是天下最强大的。”旦皇钟毅傲然道。

  我轻轻笑,立在船头唱起了一首海族的歌谣。

  海风将歌声送出很远,听来有些缥缈。

  海面上有鱼儿翻跃出海面,兴奋而又活泼。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各种海鱼在海面上翻跃起舞。

  石虎警惕地拔出佩刀。

  旦皇钟毅一边以手势命令船只加速行驶,一边问我道:“尊者这是干什么?”

  “好听吗?”我问昭辰。

  昭辰回过神来道:“真是好听,这样的曲子我从未听过。”

  “是我海族的歌谣。”

  “再唱一支吧!”昭辰说。

  旦皇钟毅站起身问我:“你究竟是谁?”

  昭辰站起身走过来挨着我道:“你为何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就敢劫持她?我看你是色令智昏吧!”

  大船忽然停在了海中央,船舱中传来船员的一阵惊呼。

  旦皇钟毅的脸色有些难看,“石虎,下去看看!”

  海中冒出一只小小的人鱼,好奇地看着这艘大船。

  昭辰惊道:“海里怎么有个女孩子?”

  小人鱼听到声音,“咕噜”一声没入了海水中。

  我看到那只小人鱼正是年前遇到过的白鳞,看她现在的模样想来应该已经治好了体内的病症。

  “那是人鱼吗?”昭辰问道。

  他扶着栏杆往下看,“不在了!”

  少顷,海面上冒出了一个又一个女子。

  “嚯!这么多人鱼?”昭辰叫道。

  石虎在第二层的甲板上喊道:“船被拖住了,弓弩手准备!”

  “你若敢伤她们分毫,我要你永远回不了旁若。”我冷声道。

  “公主!”海水中的一只人鱼喊道,我认得那是锦鳞。此刻她的身旁又冒出一只小小的人鱼,正是她的女儿白鳞。

  “你是人鱼族的公主?”旦皇钟毅问道。

  昭辰道:“再往家族势力大点猜!往神秘点猜!”

  我道:“我是龙族。”

  旦皇钟毅冷笑两声,“你是龙族的公主?什么时候听说龙族的公主是位尊者。”

  “那是你孤陋寡闻。”不知死活的昭辰又开口了。

  “你闭嘴!”旦皇钟毅斥道。

  旦皇钟毅静静地看着我,脸上辨不出喜怒。

  片刻后,他说:“中洲的羽帝能娶龙族的公主,我旦皇钟毅身为旁若的帝王为何不行?你若觉得旁若一国实力不足以匹配你龙族,我便一统南洲给你看如何?”

  “我以为你会道歉然后送我们离开,倒没有想到你会说出这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来。”

  “我说的有何不对?”

  “我嫁他不是因为他是中洲的羽帝,也不是因为两个势力家族的联姻,只是因为我要嫁给他。”

  说完,我轻轻地笑了。

  昭辰站在我的身旁一时有些失神。

  他自言自语喃喃道:“你笑起来的模样倒是挺好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