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12)圣人的怒气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046 2017-08-14 22:40:58

  身穿玄青色衣衫的男子从天而将,他唤我:“阿绵。”

  我迎上他,脸色有些微红:“你都听到了?”

  严弈羽笑着点点头,将我那被海风吹凌乱的发丝捋到耳后。

  昭辰站在一旁继续自言自语喃喃道:“神仙眷侣,是这个意思么?”

  “你为何能找来?”我问他。

  “我其实以为你是逃了婚,直到北洲的使臣说有个昭国的皇子在王太宰中的迷宫中丢了,而旁若有一艘船出了海……”严弈羽说着看了看站在我旁边的昭辰。

  昭辰急忙辩解道:“我不是丢啦!我是来救这位,这位,你未过门的娘子!”

  “多谢!”严弈羽道。

  昭辰难得的红脸:“不客气!其实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我笑他:“昨晚那样黑,他掳了你,起码还有个人陪着我。不然这黑灯瞎火的,我一个妇道人家多害怕!还有你不是说等你带我逃了出去一定给我作个证,说我是清白的。免得我那夫家不要我进门。所以还是得谢谢你啊!”

  昭辰扯扯嘴角:“好吧!我就当你是真心在谢我!”

  严弈羽将我揽至身后,转身直接拔剑向旦皇钟毅刺去。只一招旦皇钟毅便被刺破了衣衫,一只手臂被刺伤,鲜血顺着手臂流下,滴滴答答落在甲板上。

  昭辰鼓着眼睛道:“这才是尊者的风范啊!比你靠谱多了!”

  远处传来一声龙吟,在浩瀚的大海上显得庄重又神秘,古朴又神圣。

  昭辰扯了扯我的衣衫道:“什么声音?”

  听到声音,船身周围的人鱼纷纷退散开去。箭一般的一道水痕在海中迅速而来,一个白衫的男子从海水中跃出。

  “二哥。”我叫道。

  “阿绵,是你在唱吟颂曲?”

  我尴尬地笑笑:“我被锁了灵力,只好唱支曲子让海族给我送送信。”

  二哥打量一下严弈羽,又看看我身边显得有些表情古怪的昭辰,再看看脸色有些苍白的旦皇钟毅。一时有些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事情说来有些复杂,我没有想到弈羽比你快。”

  “真的是龙族么?”昭辰道,“我今天见到了两位尊者,虽然有一位可能是假的。还有这么多人鱼,还有真正的龙么?”

  二哥不想理他,向我招招手。

  我走过去把手腕递给二哥,二哥以灵力探查了一番,脸上的神色变得难看起来。

  “为何体内有两种锁住灵力的药物,还有两种毒?”二哥的话一出口,严弈羽的脸色顿时变得比二哥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制住旦皇钟毅道:“你敢伤她?解药拿来!”

  旦皇钟毅笑得诡异:“眼下的情形,我拿出解药来你们肯让我安然离开?”

  忽然风动,甲板上凭空出现了一位老者,正是龟相。

  昭辰揉揉眼睛,“这又是谁?居然能凭空出现。”

  龟相瞧了瞧我的形容,许是我现在的模样很是不尽他之意。于是龟相怒道:“何人胆敢如此大胆?”

  昭辰指一指旦皇钟毅道:“那不就在您老人家的对面么?”

  龟相一挥手,旦皇钟毅漂浮至半空,他的衣衫袒露开来,身上的物件随即全部散落在甲板上。很像一只洗得干干净净绑在架子上备烤的羊。龟相再一挥手,旦皇钟毅多宝囊中的所有物件也显现出来。

  昭辰张大了嘴巴,无比惊讶。

  旦皇钟毅狼狈且痛苦地挣扎着,二层上的随从们也被定住动弹不得,根本上不来。当然能上来也只徒添喧闹罢了。

  赤炎鼠浮在空中吱吱叫着。

  昭辰道:“就是这东西咬的你?”

  “砰”一声,赤炎鼠在空中炸成一团血花。

  昭辰道:“太暴力了!”

  龟相道:“以前公主无论如何惹我老龟生气,我都舍不得动她一下。这畜生还敢动口!”

  昭辰噤了声,不再说话。

  “我实在不知道她是龙族的尊者!”旦皇钟毅为自己辩解道。

  “那你劫持她做甚?又为何禁她灵力,给她下毒?”二哥问道。

  旦皇钟毅咬咬牙,还未说话。正义的小使者昭辰又开口了:“这位旁若的陛下要强掳龙族的公主回去,说要娶她。”

  严弈羽的脸色黑得难看,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二哥不怒反笑,看着我道:“以往你三哥总忧心你这样的性情,不大招人喜欢,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我不想理他,看着龟相道:“龟爷爷,这些阴损的毒药可好解?”

  龟相怒道:“放心吧,龟爷爷一定把你身上的毒驱散得干干净净的。真是气煞我也,气煞我也!我定要寻个人间炼毒的门派,把他送去做药人!”

  旦皇钟毅出声道:“老前辈息怒,在下当真是真心求取公主,无奈公主修为太高,才出此下策!我愿意献出解药,再奉上我旁若的至宝向公主赔罪!”

  龟相冷哼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龟相挥手间旦皇钟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昭辰张大了嘴说道:“去哪里了?大变活人么?”

  “刚才不是说了么?擅长炼毒的门派。”二哥说道,“如此来说还是便宜了他。”

  “旦皇钟毅在南洲素有战名,老前辈不怕那门派治不住他么?”昭辰继续问道。

  “龟相已经废了他的修为,碎了他的经脉。”

  昭辰又一次张大了嘴:“挥手间就能做到这般,这位老前辈可真是厉害啊!”

  “好了!公主跟我回族中!这个喜欢碎碎念的小子就交给你了。”龟相对严弈羽说道。

  “前辈何意?”严弈羽追问道。

  “我就说过婚前需得住在龙宫之中,王陆那臭小子非要跟我争!姬妧小姑娘也偏帮了你,别当我不晓得!现在我就要带公主回族中疗伤,你自在你中洲呆着。”龟相怒气难消,说完牵着我就回了龙宫。

  二哥拍拍严弈羽的肩膀道:“圣人的脾气,你别拗了!执拗不过的!不过你放心,只要阿绵不反悔,十日后你们成亲之日就能相见了!这几日间我劝你别来自找气受!”

  昭辰:“圣人……那位前辈是龙族的龟相,是个……圣人!我的人生果然就此丰富了!只是圣人发怒了,不知道会不会阻挠你们的婚事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