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13)南洲的形势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368 2017-08-16 20:07:26

  我央龟相和二哥替我瞒下了此事,只说回宫中小住。虽然我解释此事和严弈羽无关,可是龟相仍旧很不满意,言语之中颇多指责之意。其实这事情纯粹是我自己不靠谱地坑了自己一把,不过龟相选择忽略我也是个尊者的事实,只将怒意放在了严弈羽身上。严弈羽背的这锅实在有些冤枉!

  三哥和姬妧也在宫中,三哥打趣我:“我原以为你只提前三天回来呢!或者干脆就一直住在中洲的皇宫中,到时候花轿谁去坐呀?”

  “我以前曾变作男儿形貌替你打发过不少女子,你就变作我的样子替我坐一回花轿有什么不行?”我反问他。

  三哥有些尴尬,姬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龟相的神通,在回宫之前已经将我体内的毒驱除干净,灵力也恢复如常。只是父王什么境界,一眼便看出我有些异样。我尴尬地笑笑,父王看看母后,没有说破。

  我乖乖巧巧地陪在母后身边,捡了些陆地上有趣的事情讲给了母后听,特别还提到了宫中的夜宴。母后对于我能听取内臣之言,宴请中洲的贵妇而对我赞许有加。

  两日后,严弈羽来了,说是送大婚的礼服来让我试试,顺便带来了中洲名贵的花木用避水罩罩住了送来给母后玩赏。我心想那礼服不是试过了吗?定是他找的一个借口。

  母后端坐在椅中,我坐在她的身旁。严弈羽接过侍婢奉上的茗茶,氤氲的热气腾起,将他一张如玉的面孔朦胧掩盖。他吹散热气,品一口道:“好茶!”

  母后说:“这是老三焙的茶。”

  严弈羽道:“我宫中也有几种不错的茶叶,明日送来给龙后尝一尝。虽然赶不上三公子的技艺,可也别有特色。”

  “你明日还要来?”我问。

  严弈羽端着茶杯的手微微抖了抖,然后神色如常地看着我道:“阿绵难道不欢迎?”

  我道:“也谈不上欢迎不欢迎,只是你朝中没有事情么?”

  严弈羽道:“自然是朝中事情处理完了才来的。”

  “这么远的路程,你就巴巴地来送些茶叶。明日送了茶叶,后天又送什么?”我好笑地问道。

  母后睇我一眼,对严弈羽说道:“你有心了,只是路途遥远,这样来回跑着也累。几日之后便是你们成亲的日子,到时候我再亲自来你宫中品尝便是。”

  闲话一会儿,严弈羽微笑着向母后行礼,我将他送出了宫。

  他问我:“身上的毒可驱除了?”

  “当然。”

  他忽然拉住我的手道:“这几日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宫中,可好?”

  我不明所以地看着严弈羽,他认认真真,一板一眼地道:“你二哥说他曾做如意眼在你幼时送给了你,那日夜宴我听闻你将这如意眼送给了王妩儿。昨日我也炼了个东西给你。”

  严弈羽取出一只玉蜻蜓别在我的衣襟上,“这小东西你该知道的。若是有危险,你就用灵识通知我,或者情急之中折断翅膀我也能知晓。”

  我好笑地道:“我都这么大了,哪里还需要这些东西?再说了那日若不是我为了认真而公平地同你比赛也不会给自己下一株锁灵草。说明我是个严于律己的人呀!”

  “你当然是个认真的人,我说这话也是认真的!你若不想我天天巴巴地往这龙宫来,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宫中。”

  “好,好,依你!”

  “七日之后我来接你!”

  “到哪儿来接?”

  “龙宫!”

  “没有那个礼数,你应该在皇都等我。”

  严弈羽不答话。

  我笑道:“你莫不是怕我跑了?不会的,到时候父王、母后会一起来皇都。你不能来这龙宫门口接我。倒是你,我不在的时候你可有通传月兹的公主来献舞啊?”

  “月兹和乌兹另派了使节前来,他们已经回南洲了。”

  “为何?”

  “旦皇钟毅无端消失,生死不明,旁若政权分裂。月兹和乌兹取得了关键性的几场胜利,将旁若的远征军击退至百里外。旁若朝中各人自顾不暇,都忙着争权夺势,哪里还顾得上管这些。月兹和乌兹的联军也发生了分歧,有建议趁胜追击,有建议安守本土。旁若一退,我中洲的支持就不那么重要了,反而回国争权显得更加重要。月兹的六王爷称病,因为又是雷鸣伤的他,我着王陆赠了他许多好礼送他回国去了。至于那倾国倾城的公主,也称病回国了。”

  “哎……”我故意长叹一声,“这公主实在不能娶,眼见国内危机刚解除,就巴巴地跑了。若是娶回家,也是个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的人呀!”

  严弈羽笑而不语。

  我又问:“那牧心呢?”

  “乌兹国王身体一直不好,目前这情形,我让他也回国了。”

  “不明白你为何会帮他。”

  “因为他会是个仁君,助他即是助百姓,也算是我在积福积德。”

  “什么时候你也信佛了?”

  “为求和你生生世世共白头。”

  我靠在严弈羽的身上又问他:“昭辰那孩子怎么样了?”

  “我送他回了驿馆,清除了他这几日的记忆。”

  “那孩子说话口没遮拦,又是个不知死活的性情,你这样也是为他好。”

  严弈羽又同我叙了会儿话,这才回了中洲。

  在龙宫中数日,各海族送来贺礼无数,人鱼族的姑姑带着白鳞也来了龙宫。

  那孩子怯怯地跟在姑姑身后进了宫,又怯怯地到处打量着,模样可怜又可爱。我知道她在中洲时吃过不少苦头,所以差了两个和她年龄相当的蚌族的小孩儿带着她四处玩耍去了。

  红鳞姑姑告诉我这孩子身上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现在回了族中性子也变得比以前活泼许多。我听后心中十分欣慰。红鳞姑姑又取出白鳞的母亲彩鳞织造的一件水纹裙道:“这是彩鳞专门为你织的,我看着手工精巧,就一并给你带来了。多少也是那对母女的一点心意。”

  我笑道:“这衣裙倒是既有海族的特点又有人族的特色,她有心了。”

  过了一会儿白鳞回来了,她怯怯地向我行礼。

  我问她:“你可愿意去海事学院求学?”

  她摇摇头。

  我奇道:“为何?”

  小姑娘咬咬嘴唇,鼓起勇气道:“我想去星罗学院!”

  “为何?难道龟相兴办的学院比不上星罗学院?”我问她。

  白鳞犹豫一阵后道:“因为母亲说我父亲提起过那里好几次,我若能去那里说不定能找到我父亲,这样母亲就不会再伤心难过了。”

  我恍然大悟:真是痴人!说自己放下了,结果却一直放不下。

  我道:“星罗学院对新弟子的考核可是十分严格的,你不先学会些本领,怕是进不去。”

  红鳞姑姑道:“这孩子最是肯学,常缠着我们问这问那。”

  我点头道:“你明日就送她先去海事学院学些东西吧,以后长大了也好去考星罗学院。”

  红鳞姑姑对白鳞说:“还不快谢谢公主!”

  白鳞欣喜地向我行礼,我笑笑:“希望你早日得偿所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