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汉宫惊云2

一百零二章、始知相忆深(二)

汉宫惊云2 2375914005 2989 2017-08-13 15:25:16

  曲台殿,刘欣兴致奇高,手持弓箭,三点描线,箭箭中靶,绝无虚发,驸马都尉侍中董贤阿谀奉承、连连称好,哄得刘欣兴致勃勃,连发一百余箭。丞相王嘉进殿请安,眼瞧刘欣热衷玩乐,荒废政事,连连劝说,刘欣才心有不舍地决定歇息。

  转眼进到内室,刘欣换上一件宽松常服,头戴皇冠,不言不语坐下后,盯着头戴委貌冠的丞相王嘉,开口“朕秘密派你去搜集大司马王莽的罪错,如今算来,也有一两个月,朕给了爱卿这麽长时间,爱卿总该有些收获吧!”王嘉自打得到圣诏,四方搜罗,但最终仍是一无所获,于是诚惶诚恐道:“启禀陛下,微臣得到密令,日夜兼劳,一刻不停去搜集王莽的过错,奈何王莽此人,做事严丝合缝,处世光明磊落,微臣费尽心思,也找不到丝毫差错!”

  换做刚登基的刘欣,见王嘉办事不利,定然勃然大怒,但在汉宫呆了两年,刘欣深谙帝王权术,于是面带春风道:“王莽从一文不名的小卒,一年一年、一步一步爬到今时今日的地位,要没些能耐早就半途而废!没事,朕不急,你也不用急,耐心慢慢找,总有一日,我们会抓住他的把柄!朕就不信,他再谨小慎微,难道就能永不犯错?”

  驸马都尉侍中董贤满面春光“陛下英明,王莽怎能比得上陛下天之骄子?他终究不过是个凡夫俗子,他再厉害,也难逃言多语失、行多错生!只要陛下足够耐心,微臣相信陛下一定可以早日铲除眼前阻碍,集中君权!”一番话正好说到刘欣心坎里,刘欣感叹道:“还是圣卿最懂朕,朕虽然一时半刻不能灭掉王家,但早早晚晚朕要把他们一网打尽,全部铲灭!”

  董贤一向善于揣摩刘欣心思,此时更是站出来恭祝道:“那微臣就在此恭贺陛下一日千里、计日程功!”刘欣登时开怀大笑,王嘉见刘欣与董贤一拍即合,自己夹在两人中间,显得很是突兀,站着不对,坐着也不对,扭扭捏捏难受至极。

  大司马府,王莽一觉醒来,头脑沉沉,意识惛惛,又见身上搭着一件衣服,也不知是谁想出一搭两用儿的法子,淡淡一笑转而陷入惆怅,突然,陈明从外面欢呼雀跃着飞跑进来,王莽闭着双眼问道:“陈明!一大早,失张冒势从外面跑进来作甚?”陈明黑膛脸上冒出一片片高兴之色,兴奋地跑到跟前,叠声道“大司马,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王莽倏地睁大双眼,瞪着陈明问“你别急,慢慢说,什么消息传来?”陈明舔了舔因为跑得太快、有些干渴的嘴唇,笑道:“启禀大司马,是班夫人有消息传来,昨晚大司马的好友陈彦合,托人送来消息,说是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遇见班夫人,而且班夫人还在那里定居!”

  王莽惊喜道:“哪里?”

  陈明憨笑“奴才就是告诉大司马,大司马也不知道在那里,还是奴才亲自引路,带大司马过去吧!”王莽脸上忽然一笑,吩咐道:“那咱们快走吧!”陈明懂事道:“大司马还没用过早饭,先用些再去,也不迟!那里离得远,一来一回要一两日呢!”王莽一笔带过“没事!我不饿!”陈明嘟嘟囔囔“大司马你不饿,奴才饿呀!干嘛如此火急火燎,班夫人又不能长上翅膀自己飞走?”王莽打趣道:“万一真长翅膀飞走,怎么办?”陈明自问“怎么可能会有人能长出翅膀?大司马一定又在胡言乱语!”

  转眼走出院子,此时外面金光闪闪、十分耀眼,王莽想着抄近路,不巧遇见手里捧着药膳、打扮妖冶的王晴,王晴见王莽带着陈明脚步匆匆,急忙问道:“今日夫君难得清闲在府,临近中午,夫君打算去哪里?妾身一早做了虫草鸭、参芪鸡,一直温在鼎中等着夫君醒来,好不容易等到夫君睡醒,夫君不打算品用一些,再外出......”王莽很不耐烦,直接掀起碗盖,拿起勺子舀了两口汤,咕噜咕噜喝入肚中,王晴很少见王莽如此猴急,心里怀疑却不敢宣之于口,问个明白,王莽简单喝了一些,面无表情“行了吧!”王晴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王莽已经转身离去,王晴愣愣瞧着王莽甩给自己的背影,心里很是烦躁。

  眨眼走了一箭之地,王晴忍不住抱怨道:“夫君近来,为何对我总是不冷不热,我近一步不能,退一步不舍,到底让我如何做才能使夫君称心如意?”

  颖玉目光里透出哀愁,闷闷看着王晴跋前疐后,心里也很同情,不免开口劝导“二夫人别怪奴婢多嘴,其实去年,二夫人不该自己出面赶走班夫人!二夫人你想,假设大司马与班夫人一清二白,你背着大司马赶走大司马的座上宾,无非是在怀疑大司马的人品!再假设大司马与班夫人果有私情,二夫人你私自做主,擅自行动,大司马得知真相后,岂不更加怪罪二夫人你?”

  王晴耷拉着脸“当初我与夫人商议,夫人推我出面逼走班夫人,还说事后万一夫君怪罪,她一定出面帮忙解释,可是夫君冷淡我都已经快三四个月,夫人一直坐视不理,我回回向她提及,她都是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如今看来,夫人当初不过是甜言蜜语,对我也没什么真心!”

  身旁夭矫婆娑的古柏转瞬即过,颖玉面容肃静“奴婢算看明白,世上之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二夫人经此一事,可再也不能盲目相信夫人!奴婢可早就对二夫人说,那些貌似对你很好的人,其实心里究竟藏着什么坏心思,谁也不知道,既然二夫人不知道,也琢磨不清人家的用意,那二夫人只能敬而远之,方能保全自身!”王晴面目蔼然,赞同似的点了点头。

  渭河上,一叶扁舟顺江河而下,王莽神情清远看着一秒即过的河水,心中想着此生有陈参为严师,陈彦合为诤友,班恬为知己,余生足矣。陈明目不转睛看着船家心情欢快划船,良久,猛地立起身子对着王莽嘟了嘟嘴,伸出手指指向一处,王莽延颈企踵,眺望而去,目之所及,实乃一处世外桃源。

  下了船,陈明支付了船费,随着王莽一路小走,穿过茂密的树林,晃入眼帘的是左边一片黄灿灿的油菜田,右边一片绿油油的小麦地。彼时,小鸟在枝头欢快闹春,喜鹊从路上飞掠而去,几位穿着粗布褐衣的农夫、农妇结伴而过,还有几个白发老人坐在树荫下乘凉,冲着七八匹慢吞吞走过的老牛抑或牛犊发笑,王莽看着眼前安详舒适的景象,忽然明白班恬心中所想是安定。

  路边长篷里,一位妇人露出白面馒头似的胸乳让嗷嗷待哺的婴孩吮吸,一会儿过去,婴孩依旧嚎啕大哭,夫人哦哦哦哄了几次都不见效,低头一看,生气道:“混孩子,真是气人,动不动就漾奶,白白吐了我一身!”一旁的妇人笑盈盈道:“哎呦!小孩子漾奶本就是平常事,你别动不动就冲着小孩撒气,他牙都没长全,能懂什么?想吃就吃,不吃谁也不能按着他吃!”

  抱着婴孩的夫人晃悠晃悠孩子几下,婴孩渐渐停止哭闹,王莽打远处走来,见长篷里坐着几个妇人,心里想村野妇人酷爱说东道西,但凡短时间内发生的事见过的人,无论杂七杂八,问他们准没错,笃定主意,王莽缓缓走到跟前,详细描述一番,抱着孩子的妇人脸上已经了然,笑道:“原来你找班夫人!你与她什么关系?”

  王莽看夫人一脸新奇,一再打听,于是掩饰道:“亲戚关系!”

  妇人半信半不信道:“哦!班夫人住在这条路的尽头,你要找班夫人,只管沿着路一直走就是!”王莽慌慌张张道了谢,转身带着陈明急急赶去;妇人一边哄着神态安详、刚有些想睡觉的孩子,一边咂嘴抹舌说闲话道:“班夫人来咱们这里也有些日子,咱们谁也不清楚,她底细如何,今日这位来客看上去,不似平常人,倒像是个腰缠万贯的主儿!”旁边的妇人猜测“你说,班夫人会不会.......?”

  抱着孩子的妇人嘻嘻一笑“谁知道呢?咱们又不与人亲近,顶多照过几次面,谁能知根知底?你要想刨根问底,那得去找班夫人,问我,我也解释不清呀!”那一个赶紧笑道:“不会吧!班夫人长得多俊俏,至于做大户人家的外妾吗?”“睡吧!睡吧!睡吧!”孩子转眼呼呼入睡,妇人淡定一笑道:“你以为外妾好当呀?万一遇见一个蛮不讲理的主妇,不知道要受多少折磨!”另一妇人一知半解,嗯了两声也没下文。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王莽走到竹篱茅舍,眼瞅着周遭安谧,虫声喓喓,王莽带着不确定的复杂心情敲了门,里面,瑾娘对着班恬笑嘻嘻道:“奴婢一早剜的野菜,做成菜肴很好吃,婕妤要不要尝一尝?”班恬还未开口应答,就听见外面传来的敲门声,迷惑不解道“什么人会来咱们这里造访?”瑾娘湛然一笑道:“先去看看再说吧!兴许是什么重要的人也说不定!”班恬一面点头,一面走出房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