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小说 唯美幻想 给大爷留下买路财

第七十三章 许穆然

给大爷留下买路财 梵甄甄 2133 2017-07-17 17:59:32

  “你是谁啊?”君篱脚下步子一顿,整个人没有丝毫感激之意的望向了柜台里面。

  那公子也没有恼意,伸手撑在台面上站起身来。“李叔,账面上没什么问题,我就不继续细查了。”

  被称作许公子的银袍少年绕过柜台缓缓走了出来,他步子很轻,从柜台前面的阴影里走出来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整个人都带着一股病态的细弱。

  君篱总算在这会儿时间内慢腾腾的挪到了店里。

  他也没有选择去坐凳子,而是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地面上。

  那银袍少年走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君篱扎马步一样慢慢蹲下身子的样子,唇边忍不住又漾开了笑意。“在下许穆然,最近刚刚接手天香阁方面的账务核查任务。”

  君篱坐到地面上,长舒了一口气,看了他一眼,很快便兴致缺缺的转开了目光,反而冲着刚刚对他百般阻挠的掌柜的嚎了一嗓子,“老大爷,您看看这时间,太阳都开始西偏了,您给我看看能不能把人叫出来了呗。”

  姓李的掌柜的暗道了一声晦气,刚刚被打了那么一下子,也对君篱没那么热诚了,“想找人自己上去找,我不方便给你叫。”拒绝的直截了当。

  君篱一翻白眼儿,“我还不是怕把你家地板踩坏,可怜我一片好心。”

  即使他感兴趣的人丝毫理会自己的兴趣都没有,许穆然仍旧继续开口冲着他搭话道,“公子为何坐在这地面上,地上人来人往,过的多了,总不免有些脏污。”

  君篱扬起脖子看着面前这位微微弯着身子的少年。

  他有一张苍白的面庞,连唇瓣都是惨淡的几乎难以看清的粉色,五官秀气,像是个大病初愈的小姑娘。君篱有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儿,看着就很弱的公子哥儿他可没有搭话的心情,别被他一巴掌拍飞好吧。

  “你管我坐在那哪儿。”

  许穆然三番两次笑脸相迎得到的都是这么阴阳怪气的回答,面上登时有些挂不住了。

  他是感觉这少年有些意思才来搭话的,虽然这里没什么外人,但是对方这么拆台确实没什么聊下去的必要了。

  许穆然面上笑意一敛,眼神微冷,“你可知我许家虽然是生意人,但是这天香阁总归是我做主的,不做你的生意我还是能办到的。”

  君篱为了让自己坐的舒服点儿双腿做了个盘膝的动作,胳膊支在腿上,顶着下巴,根本不理会在自己脑袋顶儿上喋喋不休的某人。

  双眼直视前方,目光放空,口中下意识的应和着,“这不是那个在柜台前面那个老大爷的地盘儿么,怎么又成了你的了。”

  许穆然苍白的一张小脸儿上登时气的有些不正常的潮红,压抑不住的轻咳了两声,声音之中带着薄怒道,“李叔,送客。”

  “我就找个人,您能不能别对我这么不依不饶的了,很烦的。”君篱终于不耐烦的扬起面庞真正和他对视了。

  这种一看就没有武力值还是个病患的,他以前拦路打劫的时候就最烦这一类的,磨磨唧唧个没完没了,最关键的还是不能痛痛快快的打上一架,最后往往被他心软直接放走,一文银子都拿不到手上。

  这绝对是他最讨厌的一类人。

  现在讨厌的人偏偏非一次两次的贴上来跟他搭话,这种感觉真的是,很想一脚踹出去,然而还得克制着自己。君篱感觉自己右眼皮烦躁的跳个不停。

  这都是个什么态度!

  许穆然在家里身为最受宠爱的小公子,几时受过这样的气,何曾又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这个许公子自小便被甜言蜜语浇灌着长大,因为生母宫寒,自打出世便先天体虚,从小便被许家好好保护着长大,虽然年及弱冠,但是因为发育的原因看上去仍像是十四五岁的孩子,许家就连放手家业给他都是要停业一两天让他整理账务的。

  哪儿成想今天刚好遇到了君篱这么一个看上去很好玩的同龄人,难免心里起了搭话的心思。对方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言语之中对自己满是嫌弃,许穆然再好的涵养此刻都有些发怒了。

  “公子不觉的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要好的多么?”许穆然少与外人打交道,自然也不会抬出身世之类的以势压人,此刻说出的威胁的话也都有些软绵绵的。就这还是他无聊时候看些江湖话本从中学来的。

  君篱懒得搭理他,“交情那是打出来的。”他边说着边有些不屑上下打量了一脸许穆然,“就你这体格,我怕一巴掌把你拍扁。”

  着特么说的都是什么话。

  许穆然整个人呆在了原地,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倒是李掌柜的一副护主心切的样子冲了过来,“都说了今天不做你生意,你还想强买强卖怎样。”

  君篱一脸不明所以,“我没说要买东西啊。”

  “意思是请这位大爷,您,离开我这家小店。”李掌柜一副打发地痞无赖的样子,君篱这才有些后知后觉的自己似乎惹这两位生气了。

  但是他刚刚都快累的半死了,一路为了不损害路面简直是煞费苦心,基本已经没什么脑力思考怎么说话不会错的了,再说了,他刚刚说的内容全部发自内心,没有半点儿掺假的,怎么这两人一副跟他针锋相对的样子呢。

  君篱也不管这天香阁里还有没有人休息了,索性亮开了大嗓门直接喊起了慕容海来。

  声音之大,让站在君篱身旁不远处的李掌柜和许穆然在他接连着几嗓子之后一阵耳鸣。许穆然皱着眉堵着耳朵给了君篱一脚。

  君篱喊慕容海的声音戛然而止,眉头微皱看向了仍旧站在他身边的银袍公子,“刚刚你踢我?”他一双眼眸淡淡的寒光中夹杂着薄怒,“斗嘴小爷我就忍了,你现在踢我等我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之后必然会找补回来的。”

  而许穆然,发现自己一脚之后君篱只会坐在地面上嘴炮,刚刚那点儿心头的怒意转眼间烟消云散了。

  “是么?”他勾了唇,冲着君篱的屁股又狠踹了一脚。

  但是因为他本身力气不大,所以踢在皮糙肉厚的君篱身上基本让他产生不了什么感觉。

  但是这种举动,明明白白的让君篱眉头皱的更紧了。

  挑衅。

  这绝壁是挑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