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神医侦探

第二十五章:两古村的关系(2)

神医侦探 信手填词 3830 2017-07-17 19:59:57

  又过了一晚上,众人延着来时的路回到了村子。

  而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朱明亮的伤势。朱天护和李子豪先告别了众人,要先回家看看。

  李天恒带着林飞宇等人直奔朱明亮的家里,也就是村子的大院朱权冲家。

  “三叔公。我们回来了。”到门口,李月婷就喊着门。

  不多时,朱权冲开门而来:“呦,婷儿回来了。进门坐,进门坐。”

  领着众人进门,朱权冲又问:“去了一趟矿洞,可有什么收获吗?”

  李月婷笑笑:“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确实也很正常,骸骨是有,矿洞也有崩塌。但也是一般的崩塌而已。“小叔呢?他的蛇伤怎么样了?”

  “什么?谁的蛇伤?”朱权冲一脸的疑问,好像并不知道朱明亮被毒蛇咬伤。

  “小叔呀,明亮叔叔啊。”李月婷加大嗓门,她以为朱权冲上了年纪,耳朵不好使了,“我们出发没多久,他就被毒蛇咬了。朱重庆把他被了回来,我让他送到天佑哥哥,那里去疗伤。他没回来吗?”

  朱权冲一惊,皱着眉头:“不会吧,那小子跟着我打猎多年,怎么会被蛇咬伤。他在警惕性应该很高啊。”

  “他当时拉肚子,没留意吧。蛇的隐秘性很好,被遭偷袭咬伤。也是常事儿。”赵学轩帮着李月婷回答,随后又和李月婷说:“他会不会在朱天佑那里?”

  朱权冲也信了他儿子被蛇咬伤,赶紧叫来仆人,吩咐他们去朱天佑那里寻找朱明亮。

  “朱老爷子,我们去就好了。”林飞宇阻止仆人。

  朱权冲看看林飞宇,稍作疑迟,随后点点头同意:“那你们去吧。看看那孽子。只怕是好赌成性,上头给他的惩罚。”说罢又让仆人准备饭菜,待林飞宇等人回来,再好好吃一餐。

  “月婷,卫君。你们留下休息吧。我和赵学轩跟着朱天护去就行了。”林飞宇知道李月婷和郭卫君已经很疲倦了,便让她们好好休息。

  而李天恒也此时提出,需要回医馆,看看情况。毕竟受伤的人不少,出来三天了,得马上回去,以免出了什么差错。

  于是,林飞宇和赵学轩便跟着朱天护一同前去朱天护的家里。

  路途有点远,朱天护的家几乎在村子的最里边。其中还要经过一条几百米无人居住的路。

  不知什么原因,居然没有离着村子这般远,好奇的林飞宇便问:“天护,怎么你家离村子还这么远。你看他们都是一家挨着一家。”

  朱天护扰扰头:“这,我也想知道。但是我爸不肯告诉我。”

  想这么多也没用,不如等下问下朱明照叔叔还更好。

  来到朱明照的家门口,一阵气派豪华当场惊呆了林飞宇和赵学轩。

  与其说是住宅,不如说是府。门前屹立着两座石狮子,高一米多,甚是威武。

  门很大,很高。是两边打开的那种门。惊讶的林飞宇又问:“这宅子,恐怖旧时的大地主也比不让。”

  就连首富朱权冲也没有这般的豪华。“进了门,你会更惊讶。”朱天护自豪的说。

  而赵学轩,看着这大宅府,更近一步的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想。

  进门而来,只见园林式的院子,一条鹅卵石扑的路,通向各个房间。古式的走廊,假山假水,仿佛进入天堂一般。

  随着鹅卵石路走去,他们来到了大厅中。

  厅门也气派,红木做的门,两边挂着已经看不清的对联,横批牌匾缺被拆了下来。

  这宛如皇宫大院的宅子,令林飞宇感到喘不过气来。

  “你们在这等一会。”朱天护说完,就独自进了厅内。

  “学轩,这好豪华啊。真漂亮,但我又感一丝庄严的压迫感。”朱天护一走,林飞宇就向赵学轩说明感觉。

  赵学轩点点头:“嗯。确实如此,看来朱明照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只是这对联已经看不清内容,不然应该可以知道原因。”林飞宇看着对联,只可惜这对木制对联,由于年代久远,已经连上面的字都认不出来了。

  没过一会儿,朱天护又出来:“我爸正在里面呢?请进,请进。都进来坐吧。”

  厅内,两边各排三张座椅,正中一张主位置,居高临下。

  这会,林飞宇更加迷惑。如果说大门,院子只是爱好喜欢而建,但这客厅的摆设,严如皇宫,上朝大殿。

  此时,朱明照正坐中位。见他两眼炯炯有神,犀利得很。严肃的神情,锐利的目光,加上地理位置,感觉就像抓住了你的一切主导权。

  林飞宇尽不自觉的拱手问好:“朱大叔,您好。我是朱天佑的同学,林飞宇。不知道朱明亮叔叔,有没有被送到这里来,给朱天佑治疗蛇伤。”

  朱明照看着林飞宇,林飞宇居然从他眼神中,读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只听他说:“没有。”

  很简单的两个字,也没原因。

  “那请问朱大叔,朱天佑可在?”林飞宇只好继续问。

  “不在!”

  林飞宇听到这话,问道这林飞宇已经很想发狂,但一来这是他的地盘,二来气势已经被压。只好忍住脾气:“您可知道他几时回来?”

  “不知道。”

  还是简单又直接的回来,这下林飞宇实在沉不住了,气势已经快把他压垮了:“那你知道什么?一问三不知!你怎么做他父亲的!”

  说到父亲两个字,朱明照表情有了一瞬间的松动。但仅有一瞬间,随后又是严肃,高高在上。

  林飞宇转身欲走,朱明照终于开口说话:“那天他回来住了一晚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什么!那他去哪里了?那朱明亮又去哪里了?难道在医馆?“那,打扰了。再见。”林飞宇又回过头,礼貌地和朱明照告辞。

  说罢,转身拉着赵学轩就离开了朱家。出了门来,又走了几十米才和赵学轩说话:“有没有感觉到,里面有股逼人的盛世。讲不出的威严和庄恕。”

  赵学轩点点头:“嗯。还有朱天佑只回来了一趟,后再也没见到人,那他会去哪里了?”

  这朱天佑一向行事自负,也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回到家也一样,看来他的苦瓜脸,都是受他父亲影响。

  “他呀,就庸管了。这是他长大的地方,难道还会被野狼叼了去?还先想办法找到朱明亮和朱权庆吧。”林飞宇说,朱重庆有伤在身,应该不会出门。如果朱天佑不在家,那朱重庆只好把朱明亮往医馆送。那里药物多,而且还有马文琳在那,怎么说也算半个医生。

  当机立断,两人迅速往医馆去。

  一进医馆,林飞宇张嘴就问:“朱明亮在吗?”

  引得医馆来的人都看着他,不明白他慌慌张张的有什么急事。

  林飞宇才看清周围,被没有朱明亮也没有朱重庆,甚至连马文林和李天恒都不在。便随便找了个人问:“你好,李大夫,刚不是回来了吗?”

  “怎么?你也要看病,到后边排队去。”这名病人以为林飞宇要插队寻医,不怀好意的顶撞林飞宇,

  林飞宇苦药解释:“不不不,只是奇怪,怎么没见到李大夫和马文琳。我身体好着呢。”

  “我看你也不像生病的样儿。”听到林飞宇不是来寻医的,他态度也有了好转:“李大夫带着那姑娘,出门去了。好像有人昏到在路边。”

  原来是这样,那在这等他们回来好了。林飞宇奔波了一天,也累了。再加上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救人,然后看看这里一屋子的病人,就打算先在这帮忙,便问这名人,对了,这是一名中年妇女,大概40岁上下:“大婶,你哪里不舒服吗?”

  这大婶鄙夷地看了一下林飞宇,见他年纪轻轻,便问:“怎么?你也大夫?”

  被人问是不是大夫,林飞宇也是第一次听到,严格来说,他们都还不算是大夫:“学过几年医术吧。”

  “这样啊。但我这病奇怪的很。你怕是治不好。”虽然林飞宇这么说,但大神还不是很信任林飞宇。

  “说来听听也无妨啊。”

  “那好吧。这得从前天晚上说起,那天晚上,刚吃过晚饭没多久,突然就感觉头昏目眩,四肢无力。突然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还是感觉很累,很困。一点精神都没有,有时会突然看到一些虚幻的东西,吃也吃不下,吃什么吐什么。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是食物中毒的现象啊:“那天晚上你吃了什么?”

  “也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啊,和往常一样,自家种的米饭,还有我家那口子捉来的鱼。”大婶回忆着,也好生奇怪,难道自己中毒了?

  突然旁边一位大叔说:“对对对,我也是这样。那天也是吃了鱼。”

  “我也是。也是四肢无力,吃啥吐啥。”

  “还有我。”

  ……

  在场十有八九是食物中毒,还好村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食物。可是村子的河流,纯绿色无污染怎么会引起中毒呢?

  “赵学轩,你看看能不能给他们抓点药。我到河里去看看。”说完,林飞宇似乎忘了自己的疲惫。飞一般的冲出了医馆。

  河流,在村口。还有一条是在村后,不过那里要翻过几座山,应该不会是那条河的鱼。

  林飞宇来到河边,在在光文桥上,往下看。河水依旧清澈见底,清晰可见河低的沙石,这样的河水怎么会让常见的鱼带毒素呢?

  对了!鱼!怎么没有鱼?鱼呢!上次经过这里,可是有很多的鱼虾在河里游玩。怎么一条鱼一条虾都见不着了?

  林飞宇又迅速下来河唇,依旧找不着鱼虾的影子。舀起一勺水,嗅了嗅,也没有任何味道。

  难道自己想错了,鱼不是中毒的根源。大米才是!可是,怎么可能这么多人一起大米中毒?是不是一个季节的米都不一定!

  如果不是鱼,也不是米那会是什么。林飞宇此时真希望自己有两个脑袋,可以分担一半的问题。这朱天佑还没找到,李杰伟的病也毫无头绪怎么又出来食物中毒的问题!

  清澈的河水仍然悄无声息的流淌,看着看着,林飞宇突然觉得自己是河水多好啊。往着河流,从他的源头流到尾,多自由,多欢快,让那么多人中了毒,依旧自由自在。

  等等!林飞宇看着河流的上游,突然想到,这不是从矿洞那的小溪流过来的吧。如果是,前天我们也用了这水煮饭做菜,也没事啊。

  而且那溪流也很干净清澈,没有奇怪的地方。最多就只有几片虞美人花的花瓣。

  虞美人花,真美。不对,虞美人花,好熟悉。

  虞美人花,虞美人花。林飞宇脑子里满满都是虞美人花。不知不觉又回到了了医馆。李天恒还没回来,赵学轩正在翻弄着药柜。

  林飞宇有气无力的走过去,问道:“虞美人花到底是什么花,我总觉得他好眼熟。”

  “虞美人花是双子叶植物。”赵学轩抓过药正好转过身来:“属于罂粟科。”

  说到这,林飞宇一惊!抬起头,正和赵学轩两眼相对。刹那间,两人明白了一切。

  这不是虞美人花,就是罂粟花!虞美人花和罂粟花很像,虞美人花的枝有细毛,花瓣不分裂。罂粟正好相反。

  如果是这样,就证明朱天护说谎。可是他为什么要说谎。

  虽然明白了中毒的原因,但新的问题也迎接而来。

  打得林飞宇和赵学轩,毫无还手之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