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巫师的狂想

第十二章 小镇与马戏团

巫师的狂想 飞翔的混蛋 3561 2017-07-18 03:40:00

  “小心!”离开黑森林的艾伦看着手上刚刚亚瑟塞给自己的纸条,不由想起之前亚瑟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眼下艾伦更关心的是,亚瑟和安娜人呢,然后该死的为什么没人告诉他多穿点衣服。

  月光下,艾伦看着眼前飘落的雪花,将包裹里不多的几件的衣服全套在了身上,然后将空掉的包裹裹在了头上,然后四处看了看,向着远处的隐隐约约的灯光走去,在稀疏的树林里留下一串脚印,随即又被大雪覆盖,身后的虚幻的大树渐渐融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呼!呼!呼!”艾伦喘着粗气看着眼前的小镇,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望山跑死马,之前看着不远,哪只从半夜走到了中午才到,随着大雪越来越大,后面的路程里大雪一直淹没到腰际,走一步都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

  镇子不是很大,透过大门能一眼看到镇子另一端的大门,周围围了一圈简易的石墙,约莫一人多高。艾伦抖了抖身上的积雪,沿着被人清扫出的道路向着镇子里走去。

  镇子的门口没有人站岗,街道上也空荡荡地,只是镇子上空的那几缕炊烟告诉着艾伦镇子里还有人。沿着碎石铺成的道路,艾伦奇怪地发现,路边的商铺都紧闭着大门,虽说此时应该是午饭时间,也不用关上门吧。

  空荡荡地小镇上,只有艾伦一个人的脚步声回荡着,大雪已经渐渐停了,清冷的阳光无力地洒在大地上,偶尔一阵寒风吹过,刮碎屋顶的积雪。独自走了半天的艾伦,来到一间冒着炊烟的屋子前,上前敲了敲门,但是并没有人回应,艾伦屏气将耳朵贴在门上,细细听着屋内的动静,然而只有一些风吹过屋子的缝隙发出的声音。艾伦摇了摇头,又换了一家,依旧如此。

  在艾伦不断地尝试中,不知不觉天暗了下来,镇子似乎没有人,但是干净的街道和那不断袅袅升起的炊烟却明明显示着这个小镇是有人的。

  “这是怎么回事?”艾伦随意在一处背风的地方坐下,从怀里掏出之前带的一点零食垫了垫肚子,想着小镇上的情况。

  终于最后一丝阳光彻底消散在了天地间,小镇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像是一个信号,之前冒着炊烟的几间屋子突然亮起了灯光,最后几缕炊烟消散在了夜空里,但是依旧是静悄悄地,一股寒意渐渐涌上了艾伦的心头。

  突然一阵脚步声突兀地在艾伦不远处的街道上响起,向着艾伦所在的地方接近着。艾伦狠狠咽了口唾沫,慢慢地探出半个头向着脚步声传来的地方望去。

  “呼!”一阵风声猛然响起,脚步声突然停了,艾伦看着空荡荡地街道,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就在艾伦惊疑不定时,脚步声猛然在艾伦的身后响起,艾伦猛地一回头,看到的又是空荡荡地街道。

  雪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下了起来,越来越大,渐渐地艾伦能看到的地方越来越少,耳朵里听到的只剩下风声,那个诡异的脚步声再也没有响起。

  艾伦决定撬开一间亮着灯光的屋子进去躲躲雪,小镇上的门只是在把手上简单地挂着一把铁索,艾伦操纵着精神力汇聚成一只引力手,稍微拨弄了两下便打开了门。、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一间客厅,连着三个关着的房门,客厅中间的桌子上还摆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似乎刚刚还有人坐在这里喝着茶。艾伦探进半个身子朝屋子大声问道:“有人么?我可以进来么?”

  没有人回应,外面地风雪更急了,艾伦决定还是先进来再说。“嘭!”艾伦刚刚走进屋子,门便被风吹得关了起来,艾伦顿了下脚步,没有去管,因为他在桌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桌子上的那个冒着热气的杯子,上面绘制着一把侧生双翼的单手剑,这是西格列家族的徽章,不,是最初的徽章。艾伦记忆里,西格列最初的徽章是这样的,剑为功勋,翼为荣耀,但是……

  白泽里关于艾伦的记忆碎片不断重组着,最后这个徽章变成一把巨剑,下面插着一个包裹,剑为凶器,包裹为宝藏,其意为,麦斯!窃宝者!

  “呵呵,看来你终于发现了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艾伦的身后响起。

  “是你!麦斯!”艾伦转过身看着那个右手提着半人高的包裹,背着一把巨剑的魁梧身影。

  “黑森林,是恶魔之源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艾伦不解地问道。

  麦斯没有回答艾伦的疑问,猛地拔出背后的巨剑向着艾伦劈去,“让你成为我的收藏吧!”

  客厅的桌子变成了两半,连地面上都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缝,艾伦心有余悸地看着麦斯的巨剑。

  “躲过去了?这次一定劈开你!”麦斯举起劈空的巨剑,不在意地说道。

  “嘭!”麦斯的巨剑再次劈空了,艾伦借着朦胧术的作用,干扰着麦斯的感官,同时努力尝试着使用暗示术对麦斯进行控制。

  “抓到你了!”在经过几次的失败,艾伦终于成功连接上了麦斯的意识,然而反馈给艾伦的却是一片混乱,没有逻辑,没有欲望,甚至不像是一种思维,只是一段无意识的信号,同时麦斯在艾伦困惑的时候终于锁定了艾伦本体的位置,巨剑呼啸着向着艾伦劈去。

  看着巨剑的剑锋,艾伦心下一凉,暗道:“完蛋了,被抓到了!”被抓到了?等等……

  巨剑再次劈空了,但是……

  艾伦并没有躲开,巨剑犹如虚影一般穿过了艾伦的身体,在地面上再次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原来如此。”感受着毫发无伤的自己,艾伦暗道。

  艾伦掏出亚瑟给自己的纸条,上面依旧写着“小心”。艾伦想了想,道:“白泽,扫描手中的纸条。”

  “锡兰草制成,上面写着‘柏伦亚王国,紫鸢花旅馆,103’。”

  在艾伦一阵头晕目眩后,麦斯消失了,小镇也消失了。原来,在麦斯喊出“抓到你了!”的时候,艾伦发现了不对,自己莫名奇妙想到了麦斯,然后麦斯出现了,然后自己的暗示术搭上麦斯的意识时,恰好麦斯又能把握到自己的本体,自己断开连接后,他又不能伤害到自己,仔细想想,麦斯的出现到后面的一系列的行为与对话,似乎都是根据自己的想法进行着变动。

  艾伦想到自己询问麦斯原因的时候麦斯没有回答,是因为自己当时联想到了反派死于话多,而关于小镇,亚瑟的提醒,麦斯的出现,隐约有着前世自己看过的恐怖影视的影子。

  综上所述,一切都是自己的被迫害妄想症,而这一切的根源应该就是……

  艾伦摸了下眉心的裂痕,一滴液体从中凝聚低落在艾伦的手上,艾伦放到眼前仔细观察了下,那是一滴黑色的液体,像是真实又有点虚幻,还没有等艾伦发现什么便凝固成一颗泪滴状的晶体。

  “呀!你醒了?”一个清脆地声音想起,还没有从之前的事情中完全缓过来的艾伦下意识地使用了暗示术,然后……

  啪!

  “变态!”一个穿着皮衣皮裤的少女正站在车门前,捂着自己的胸部,气恼地看着艾伦。

  艾伦尴尬地笑了笑道:“这个,这个是误会。”艾伦有点蛋疼,这个暗示术完全没用嘛,总共用过两次,一次没成功过。

  “哼!误会什么,我们好心救你,你却想催眠我,变态!”少女大声地斥责着艾伦。

  “你听我解释……”艾伦刚想解释,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发生什么了?爱丽。”随着声音,一个留着披肩棕发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团长,这小子想催眠我!”爱丽气鼓鼓道。

  被称为团长的男子皱了皱眉不悦地看着艾伦道:“这是怎么回事?!”

  感受着男子压抑的怒火,艾伦结巴巴地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这完全是意外,只是做了个噩梦,还没回过神。

  “巫师?”听了艾伦的解释,团长看了看艾伦,“虽然你这么说了,但是,我还是不能相信你,不过,巫师的话,正好,我的马戏团还缺一个巫师,恩,喷火会吧?”

  “哈?!”艾伦被问得一头雾水,“你们不怕?我可是……”说到一半,艾伦自己住了嘴,看两人的样子明显不是没见过巫师。

  “怕?!少年,你从哪个乡下出来的,巫师又不是什么怪物,有什么好怕的,除了会两手催眠,一些障眼的把戏,还有什么能耐。”爱丽不屑地看着艾伦道,“就你这样的,我一个能打两个。”

  “好了,爱丽,不过又是一个被骗的小子罢了,不过看他蠢蠢的样子,心地应该不坏,要知道按照他被灌输的巫师至上的理念,可不会这么和我们说话,好了,介绍下,我们是卡卡西亚马戏团,我是团长,亚德,这是驯兽师,爱丽。”

  艾伦傻傻地听着他们的对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同时察觉到似乎他们口中的巫师只是前世魔术师一类的存在。

  “好了,让他休息下吧,看样子烧还没退。”说完,亚德和爱丽离开了艾伦所在的车厢,这时艾伦才有空仔细打量仔细所在的环境。

  这时一间马车的车厢,空荡荡地车厢内铺了一层被褥,艾伦正坐上面,身上还半搭着一层白色兽皮做成的被子,车厢的两侧的彩色玻璃窗户被关死了,正对着艾伦的车厢门是一扇木制的门,中间开了个小口,嵌着一扇白色的玻璃,隐约能看到外面的人影晃动。

  “这是被救了么?”艾伦摸了摸自己还有些滚烫地额头,喃喃道。

  “对了,亚瑟给我的纸条。”艾伦想起什么,仔细在身上摸了起来,然而低头一看傻眼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换掉了。

  转眼一周过去了,艾伦的身体终于康复了,期间他从爱丽那要回了自己的衣服,找到了亚瑟的纸条,见上面果然写着“柏伦亚王国,紫鸢花旅馆,103”,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同时也了解到自己其实出了森林没多久就昏倒在了路边,当时他看到的灯光就是这个马戏团的。

  康复后的艾伦找到了亚德,表明了自己想离开马戏团去柏伦亚王国,那里有自己的伙伴在等着自己,不知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巧合,亚德的马戏团正是准备去柏伦亚王国巡演,于是艾伦顺理成章地搭起了顺风车?

  不,实际是……

  “艾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