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03章 侄儿好凶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065 2017-10-16 22:28:32

  戚缭缭等到杜家门前的人散尽,默默看着手里的刀,也陷入了深思……

  如果说先前在小破屋里她还只是初步意识到她已变成了另一个人,那么燕棠的出现便实实在在提醒她不能不接受这个新身份了。

  戚缭缭……

  她站在岔道口,往左看了看,又往右看了看。

  往左能去往大理寺少卿苏士斟的府上。

  那是她前世里的家,她以苏慎慈的身份在那里生活了十六年。

  那十六年里谈不上什么幸福,唯一的慰藉是疼爱她的哥哥苏沛英。

  但现在那个并没有给她留下过多少快乐回忆的家她都回不去了。

  她现在姓戚。

  在离开苏家八年之后再回来,她彻头彻尾成为了外姓人。

  那么问题也来了,既然她也是苏慎慈,那如今住在苏家的,仍然还是十年前的她,是那个还不知道未来会遭受多少坎坷和磨难,最终以两败俱伤的方式赴死的苏慎慈么?

  如果是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她日后要与另一个自己朝夕相见了?

  这个认知使得她激动起来,并且迫切地想去苏家看看……

  但急走了两步,她又停下了。她到底已经不再是苏家人,这大半夜的闯上门求见人家小姐……

  她皱着眉,在路边石墩上坐下,抱着双膝望月,忽然不知该何去何从。

  戚家于她来说相对是陌生的。

  而前世里她的人生充满了暗算,背叛,利用还有欺骗,如今的苏慎慈正处在暗潮汹涌之中,未来等待她的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虽然最终那些伤害过她的人都让她全部给弄死了,也算是没有让别人占得什么便宜,可是到底辛苦。

  她的强悍,她的坚韧,也并没有办法抹去她二十四年生命里所承受的那些磨难。

  她多么想回到苏家,去改变这一切……

  “……姑娘?”

  正环臂静默,忽然身前就传来且惊且喜的一道呼声。

  “真的是您?太好了!——姑娘找到了!姑娘回来了!”

  面前的人看到她,连手里提着的灯笼也不顾了,立刻跳起来朝着靖宁侯府的方向挥起手来!

  紧接着还没等她从情绪里回神,几个飞快赶到的丫鬟婆子,便不由分说地哭着笑着推着她往侯府方向走去……

  靖宁侯府正值人仰马翻。

  戚家丢了个小姐,尤其又是那么样被人牵挂着的小姐,当然没有一个是能定得下心来。

  戚缭缭才刚被簇拥着到了门前,人们就一窝蜂的涌出来,有的她熟悉,有的不熟悉,但记忆都告诉她,这些都是戚家的家人和下人。

  先前她还不太想那么快面对这新的身份,现在是躲不掉了。看模样她再不回来,戚家就得翻天了!

  前世里她对杜若兰恶整戚缭缭这件事内情不熟,但也知道戚缭缭死在街尾小黑屋后,戚家上下四处寻找证据,很快就查到了杜家头上。

  最后对簿公堂,武宁侯被免了军职,一家赋闲,而杜若兰也草草地被许了亲事。

  如果不是杜若兰被草草许亲,又或者不会影响到苏慎慈——杜家在坊间地位一落千丈,导致杜若兰疯狂地把手伸到了毗邻而居的苏慎慈身上。

  杜若兰,就是前世第一个觑觎她所得的人之一,也是在苏慎慈手下死的最早的一个人。

  这一世里戚缭缭既然没死,当然杜家就不会再遭遇那么大的窘境。

  杜若兰未来就算仍然会出夭蛾子,总归也不会因为戚缭缭的死而引发。

  她忽然意识到,因为戚缭缭的存活,恐怕会有很多事情变得不一样了……

  被团团围住的戚缭缭,也不知怎么地就在人流的推拥下,转移进了戚府大门,然后到了垂花门。

  听到耳边人全是紧张她的声音。

  她蓦然有些感慨,前世里,她可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多人的关注。

  “姑娘呢?!”

  一片嘈杂声里,忽然就有异样清越的声音响起来。

  门那头很快出现了一个手扶宝剑的男子,十九岁,像新发的青竹一样的年纪。

  生得五官俊朗,高大而精壮。在身上披着的整副银甲的衬托下,他看上去如同杨二郎临世一般,俊逸非凡。

  但此刻他双目却锐利如鹰,紧绷的脸上全是焦灼和愠怒。

  因为实在英武,戚缭缭不免多看了两眼……

  她之所以能准确说出他的岁数,是因为这人是靖宁侯世子,戚缭缭大哥的长子,如今她的大侄儿戚子煜。

  看这模样,他应该是临时从屯营里赶回来的。

  “上哪儿去了!”

  看到她,大侄子立刻就爆发了,身上散发出的隐隐怒气也使得周围人群瞬时安静了下来。

  她这位大侄子,不但年纪比她整整大五岁,居然就连气势也比她盛了许多倍……

  “知不知道大伙担心你?怎么一天到晚地胡闹!”

  戚缭缭就算心里有准备,对相邻了十六年的邻居也不算太陌生,但突然之间被自己的晚辈这么样毫不留情的责备,也还是愣了愣……

  正常来讲,他不是应该在她这个姑姑面前恭恭敬敬地忙前忙后,并且赶紧打听她这不是遇到了危险才是吗?

  这待遇……

  从前怎么没看出来?

  “你哑巴了!”戚子煜又大声道。

  她清了下嗓子。

  但这事还真没想好怎么解释。

  杜若兰先前是听到她的声音的,但她就算知道打她的人是戚缭缭,应该也不会傻到把真相捅出来,这件事只有戚缭缭来提的份,没有她告状的道理。

  但燕棠既然把这事儿给扛了,那么她也不便把实情说出来了。

  “她人呢!”

  正琢磨着,突然门那头又有压抑着的怒吼声从远至近传出来。

  她微怔,透过分开的人群,立刻就见到一对年约四旬的夫妇。

  男的蓄着短髯,脸上有盛怒。女的高贵端凝,虽然也有恼意,但更多的是焦急和心疼。

  这是戚缭缭的大哥靖宁侯戚北溟,以及她的大嫂沈氏。

  后面还跟着有哥嫂与一众侄子,一下子也认不了这么多。

  “跟我过来!”靖宁侯看到她后二话不说,拽着她胳膊就进了二门。一路脚步不停地到了佛堂,再然后一撒手,便任她跌倒在蒲团上!

  “老实交代,到底上哪儿野去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