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09章 我是前辈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071 2017-10-19 13:57:43

  刹那间升起的混乱,令她未能及时对苏慎慈的到来做出反应。

  苏慎慈眼观鼻,鼻观心。

  她是极少见过这么安静的戚缭缭的,但她因为没派帖子给她心里感到歉然,又听说她是跟燕棠一起来的,更加觉得无地自容。

  她若不来的话也就算了,她既然来了,那这事就显得她办得十分不地道……

  她就应该要么她和邢小薇都请,要么就两个人都不请……

  她戚缭缭素日那脾气,这要是质问起她来,她都没脸解释!

  现在既然来了,她也只能尽量哄着她顺着她了。真要骂她,她就硬着头皮听着吧。

  “对不起啊缭缭,我刚才在忙,没顾得上去迎你。”她诚恳地说。

  戚缭缭因她的话而回神。

  面前的苏慎慈太真实了,真实到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人!

  这使她多少恢复了一些理智。

  先前她混乱的是她与前世的她将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彼此存在?

  但现在看来,苏慎慈的灵魂是完整的,而十年后的她灵魂也是完整的,有着二十四年的生命历程的她,意识上已经成就了另一个苏慎慈!

  ……那从某种角度来说,她和面前的苏慎慈就不能说是同一个人了。

  十年后的她又怎么会和十年前的她一样呢?

  她们最多就是人生轨迹相同而已,而且相同的还只是前面十四年,从现在往后,将会完全不一样了!

  “缭缭?你没事吧?”

  苏慎慈有点儿莫名,她这么老盯着她看,莫不是又犯病了吧……

  她忍不住伸手往她额上探去。

  戚缭缭下意识把身子往后一避,顺手也把她这只爪子给拍开了……

  “动手动脚地,做什么呢?”

  站在她面前的可是十年后的她呢!

  论年纪论资历,怎么着她也算得上前辈了吧?

  苏慎慈被拍,也只是呵呵地干笑,没有说什么。

  看着这样的她,戚缭缭胸中愈发开朗起来……

  她们俩人生都是平行的,只不过拥有着一段长达十四年的相同的阅历而已。

  但从现在这刻开始,她们就将有各自的轨迹,作为前辈,她就应该有前辈的气度风范才是啊!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握住苏慎慈的手:“……你受苦了!”

  老天爷怎么不早些把她放回来呢?早些放她回来,她就能早些救她脱离苦海……

  是了,是戚缭缭死后她才找到寄主重生的,没有她这段,她也回不来!

  不管怎么说,她回来了,那么苏慎慈就不用重复她前世的苦难了,这无论如何都是好事!

  她很激动。

  苏慎慈可不知道她一个人在脑海里自行演了这么多的戏,只以为她这声受苦了是为刚才打她而道歉。

  可她不闹事她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会计较她?

  也就笑笑,接而夸起她的新衣裳来。

  戚缭缭到底是拥有多出来十年阅历的前辈,三言两语下,很快就重新找回了自己的身份。

  基于原身那么烂的人品,以及重生这种事情的不可思议,她是断不能把真相往外透露的。

  这也注定她本性释放得太多太快,会引来难以想象的混乱。

  所以她眼下仍然只能混在原身这具壳子底下作长远之计。

  这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她沉吟半刻,把她的手松开,说道:“本来要问问你为什么不给我发帖子来的,但是想到我今天是来给你大哥道贺的,也就先放过你。”

  苏慎慈随即乐呵呵地笑开,这就对了!

  戚缭缭怎么可能会不为那事找她理论?

  她这么挑明了,她反倒自在了,当下挽起她手来:“那我们先进屋坐。”

  于是,戚缭缭便和前世的自己手拉着小手愉快地走向攒香楼……

  ……

  基于事件本身的不可思议,路上戚缭缭还是花了好一会儿才彻底回归到“戚缭缭”的角色。

  十年前的苏慎慈比起后来的她还稚嫩很多,现在的她仿佛是自己的妹妹,又像是自己的女儿……总而言之活生生的她整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

  而十年后苏慎慈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很显然早就退去了那层青涩。

  岁月总是下手最狠的雕刻匠,动不动就把人变得面目全非。

  而这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她内心里感慨着。

  半路苏慎慈问起她昨天夜里失踪的事,一面顺便又说到杜若兰被燕棠打,问她知不知道?

  她只是神色如常地摇头,也昧着良心问打得厉不厉害?

  昨天夜里天色暗,且她打完了就跑了,还没有来得及欣赏战果,回头得去看看才好……

  苏慎慈点头答应着,内心里对于她的好说话也略略有些讶异。

  ……

  苏沛英在楼上,同座的还有邢小薇的两位哥哥,以及他府的几位子弟。

  都是熟人,看到戚缭缭来也都亲切地打起招呼。

  记得也是请了戚家几位少爷的,但戚子煜早起去了当差,余下几位可能还没有来,又或者去了别处。

  本来戚缭缭若是跟着侄儿们过来也是完全可以的。

  但是戚子煜既敢禁她的足,自然会得到戚家上下首肯,那么搞不好他们这一伙便会齐心协力地把她拴在家里,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跟着燕棠来比较妥当。

  新晋进士一身宝蓝色质地极好的道袍,简单却清贵。

  长眉入鬓,利落潇洒。双眼深邃,挺直鼻梁下一双丰唇似笑非笑,颊上一对酒窝,使他看上去除去文士的潇洒儒雅之外,还添了两分亲和。

  泰康坊里真是有太多美男……

  但面前这个是她前世的亲哥哥,她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

  “缭缭过来坐。”苏沛英也看到了她,顿时亲切地冲她招了招手。

  坊间男子们因着戚家老少爷们的人品,又因着不会跟个小姑娘一般见识,倒是对戚缭缭都还抱着莫大宽容。

  戚缭缭鼻子微酸地走过去。

  这本是她的大哥,是可以随便让她抱着胳膊撒娇犯痴的亲大哥,但现在她只能以邻家妹妹的身份端凝地坐在这里,不能不让人心生唏嘘。

  “这丫头今儿真奇怪!”苏慎慈搂着她肩膀打趣起来,“莫非这里有谁欺负过你不成?居然眼圈都红了?”

  戚缭缭叹气,然后就把礼物奉上:“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苏大哥勿嫌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