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10章 脚伸太长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092 2017-10-20 11:37:34

  苏沛英道谢接过,打开后双眉微微挑了挑,然后温厚地看向她:“缭缭真是破费了。”

  怎么能称破费?就是给他再好的东西她也心甘情愿。

  戚缭缭轻吸着鼻子,坐在一旁痴痴地望着他。

  别怪她矫情,她从小读书启蒙是苏沛英教的,挨了打之后伤口的药也是他涂的。

  她夜里作梦,哭着喊着要哥哥,他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她面前安慰她。

  她所缺失的父爱母爱,可都是苏沛英以兄长之情给了她弥补。

  进了楚王府之后,她曾经给他弄了好几个上调的机会,那些都来之不易,但都被姚氏从中作梗,撺掇着苏士斟一道破坏了。

  那些机会,可真真正正是来之不易啊……

  燕棠走进来时,一眼看到的就是戚缭缭那副盯着男人猛看的臭德性!

  先前在坊间被她气得直接掉头先走了,没想到转头又在这里见到她。

  他晦气地掸掸袍子,漠然地转开脸,跨进门槛。

  “王爷来了!”

  苏慎慈发现了他,迎了上来。

  戚缭缭闻声也看过来。

  燕棠冷肃地走到人群里。

  在座诸子弟也纷纷起身打起招呼。

  抛开他镇北王身份不提,他也是他们这班人里的佼佼者,年纪轻轻便接棒他早逝父亲的职务,掌管了金林卫指挥使的差事。

  金林卫可是皇宫的禁军,能坐到这位置就说明了皇帝的器重,而他这几年也兢兢业业地,确实得到了各级前辈的由衷赞赏。

  再者他又为人沉稳正派,全无王公贵族们之间的那些坏习气,自然全数人皆欢迎他。

  所以就连随后进来的苏慎云也不着痕迹地挤开离燕棠最近的苏慎慈,直接捧着杯茶到了他面前:“棠哥哥,请用茶!”

  棠哥哥?

  坐着没动的戚缭缭挑了挑眉。

  前世里不觉得,怎么眼下听着却觉着她这声“棠哥哥”那么辣耳朵?

  眼前的燕棠跟记忆中的他便不相上下了。

  在经过昨夜那么近距离地细细打量过之后,这会儿看起他这张脸又有着别样的一股味道。

  别的也罢,最迷人的是那双眼里瞳色幽深,恍若烟波浩淼,深到会让人不自觉地提防若是看久一点,会不会被那眼波淹死……

  只可惜一张脸终年不见笑容,这张脸便显得美得少了些生气。

  戚缭缭目光最后从他严实的襟口漫过,然后回想起前世里这一日。

  “阿慈给我传杯白开水。”

  燕棠没看苏慎云,直接扭头跟苏慎慈说。

  余光扫见若有所思瞄着这边的戚缭缭,他眉头又冷冽地皱起并转过去。

  戚缭缭扯了扯嘴角,也移开了目光。

  这一移开,她就看到了被无视的苏慎云。

  苏慎云才刚十二岁,按说还掀不出什么风浪,那个时候她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目标只放在姚氏身上,不光是未曾想到她后来暗地里做的那么龌龊,也没有想到眼下苏慎云的出现是蓄意的。

  虽然后来苏慎云还是没有嫁给燕棠,也没有什么后续,而且燕棠没几年也死了,但如今以她二十四岁的灵魂看起来,眼下的苏慎云心里在图谋什么是昭然若揭了。

  这倒也是正常,毕竟肖想着燕棠的闺秀也不只一个两个。

  苏慎慈亲自端来杯白开水,小伙伴们经常在一起,顺手端杯水很是正常。

  被无视的苏慎云面上未动,半垂的眼里却有毒光闪过。

  趁着人多,她便在裙幅下伸出了左脚。

  她哪里知道旁边有个戚缭缭正盯着她?说时迟那时快,她这脚尖刚伸出来,戚缭缭便就啪地一下将她这脚给踩住了!

  不光踩住,还用力碾了两下……

  苏慎云痛得脸都白了!偏偏脚被踩住还收不回来。

  戚缭缭一面微笑着踩着脚下,一面伸手扶住苏慎慈:“小心点儿。”

  旁人或许看不太出来,但苏慎慈却不可能不知道刚才怎么回事……

  她立时凌厉地看向苏慎云。

  苏慎云是没料到戚缭缭竟会横插一杠子的,当下都忘了喊疼,直直抬头看过来。

  但紧接着她就红着眼眶颤巍巍地说道:“缭缭姐,你无端端踩我做什么?这样多危险?刚才我大姐姐要是没防备,岂不就被你绊倒了?还得把水给泼上王爷的身……

  “难道你还在为了前几天我大姐姐画的画而记恨在心,想要暗算她不成?”

  哪怕是自十年之后回来,戚缭缭也不能不佩服苏慎云这份倒打一耙的本事!

  基于戚缭缭素日的为人,除去知道底细的苏慎慈,已经几乎没有人去怀疑苏慎云话里的真实性了,大伙全都把注意力给移了过来。

  其中更有已经回来了的邢小薇愤怒的瞪视。

  戚缭缭仍旧闲适,只目光懒懒往苏慎云脸上一瞥:“脚伸得太长,可不就会被人踩?仔细手伸长了,也要被人打!”

  苏慎云微怔。涨红脸说道:“难道不是你故意想绊我姐姐吗?这种事你又不是没做过!你没正形的时候多了去了,昨儿夜里还把坊间闹的鸡飞狗跳的呢!”

  在场还没有戚家的人,她倒不怕。

  被她这么一上眼药,众人又皆都想起昨夜的事,看向戚缭缭的目光就更加意味深长了。

  戚缭缭笑起来,略倾了些身子凑向她:“你就这么急着给你姐姐出头?都不惜当众戳破我的阴谋,揭我的短,让我下不来台,逼得我恼羞成怒,然后按捺不住之下大闹宴场,扰了苏大哥今日的兴致?

  “我就算闹了事,回头最多也就让我大哥训两句,没有什么损失。

  “苏大哥却不可能再及二次第,办第二场庆贺宴,你就连让咱们好好替他高兴一回都不能容忍?非得挑拨着我来砸场子?”

  她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愚弄旁人可以,来糊弄她?!

  打量着她还是从前的戚缭缭,想借她那二愣子脾气被她激得火冒三丈来搅局不成?!

  依着她戚缭缭原来的性子,刚才那席话十成十已激得她恼羞成怒在此生事,更莫说还有个把她当成了眼中钉的邢小薇在场。

  戚缭缭只要动怒,邢小薇一定会出头,这两个谁不是好惹的主,到时闹将起来,还谈什么庆贺?!

  苏慎云挑起事端,打的不就是给苏沛英败兴的主意!

  不是说她没正形吗?

  那就耍耍无赖给你看看!

青铜穗

感谢山村的旧时光的和氏璧~   感谢月影*洛衣、夏翎菲、若心、bucherren、odiesun、暧%、源小钦、灵龙夭夭、炸薯条和汉堡肉、我乃大罗金仙、alison渚、落叶瑟瑟的打赏~   感谢投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