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12章 既然来了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074 2017-10-22 10:37:43

  “老呆在这儿做什么?咱们去找别人玩去!”

  正走神中,程敏之不由分说拖起她来。

  “不去。”她拂拂袖子站起身,“我得回去了。”

  她现如今与他们都差着年龄辈了,怎么可能玩得到一处?

  再说戚子煜还禁着她的足,她初来乍到,先多少给他点面子。

  “还早得很呢,回这么早做什么!走走走,就等你了!”程敏之拖着她往外走。

  ……

  苏慎云出了攒香楼,脸上仍热辣辣如同火烤。

  再走到无人处一看被踩过的左脚,只见脚背都已经微微肿起来了,一碰就钻心的疼!

  不由咬牙切齿,肚子里把戚缭缭给连骂了数十遍!

  论底气,她当然是不如戚缭缭足的,可是以往在学堂里也好,在坊间也好,却都是戚缭缭被她愚弄得多。

  她虽然比她小几岁,论心计,戚缭缭简骑着马儿追都追不上她!

  可今儿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竟似变了个人似的,平白地就机灵起来,她也不敢对她如何,但总归心里是不服气的。

  不过戚缭缭再讨厌也是个外人,跟她不存在利益冲突,反倒是苏沛英与苏慎慈兄妹与她息息相关。

  尤其苏沛英这次中了进士,苏士斟是明显对他和善起来了,今日来的可都是京师的权贵子弟,甚至连燕棠都来捧场了!

  不日若是真成了庶吉士进了翰林院,照他这样风光下去,她一母同胞的弟弟们将来又怎么出头呢?

  他们不出头,来日她在娘家岂不是也没个人撑着她?

  总不能苏慎慈嫁出后有个翰林院出身的哥哥为后台,她苏慎云身后却只有两个碌碌无为的兄弟吧?

  母亲姚氏是继室,虽然这些年牢牢笼住了老太太和苏士斟的心,可是有苏沛英兄妹杵在那儿,而他们明显又不是那么好任人摆布的,苏慎云这些年里在姚氏教导下,便比一般的十一岁少女要想得更深远。

  她的眼中钉是苏沛英兄妹,不是别人,这点她无比清楚。

  戚缭缭这笔账暂且不急算,倒是苏沛英这场宴,她怎能眼睁睁瞅着他们欢欢喜喜往下办?

  先前于人前失利,眼下她定要想办法把这丢掉的面子给找回来才是!

  沉吟片刻,她便就扭头道:“去看看容哥儿在哪儿?”

  ……

  戚缭缭被程敏之这一拖,可就再也走不了了。

  到底从前他们这帮人都是混在一起的,突然之间她执意要离开,就会显得很奇怪。

  虽然说她的本性无论如何也是掩饰不住的,但能够保持的还是要保持一下。

  说话间到了开宴时,戚缭缭入了西厅。

  西厅里是女客,东厅里是男客。

  戚缭缭走到北面这桌,与邢小薇正说话的苏慎慈就冲她招起手:“缭缭过来这边!”

  邢小薇应该是被她提前打过招呼了,看到戚缭缭后除了沉脸瞪了眼她之外,没有说别的。

  苏慎云到达屏风下时,仍然没将戚缭缭放在眼里,她微笑跟众人打了招呼,然后就牵着五岁的苏沛容到了席上。

  “容哥儿听说了非要缠着来,我没有办法,他又不肯去跟大哥二哥他们同席,只好带过来了。”

  今日来的都是坊里的子弟,打小一起长大,都跟自家兄弟没有多大分别,往来本就宽松,且苏沛容才五岁,谁还会计较他不成?

  哪怕是苏慎慈,这眼目下当着这么多人,她也不好明说什么。

  但有了先前的事情打底,谁知道她此番又有什么阴谋?

  因此仍是不紧不慢的往苏沛容这边瞥了一眼:“既是要来,那就得照规矩。这边全是女宾,你混进来做什么?”

  苏慎云暗地里咬牙,温和地摸了摸苏沛容的脑袋:“容哥儿还是想跟大姐姐还有薇姐姐同桌呢,是吧?”

  她伸手轻揽了一下他的肩膀,又道:“容哥儿还说别的时候他可以不来,但大哥及第是喜事,他一定得非来不可。”

  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能知道什么礼数?

  不光是戚缭缭心底冷笑,邢小薇也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

  苏家的内宅矛盾一般不外传,但是见天儿地在一起,苏慎云为人如何邢小薇也是心里有数的。

  她就看不惯她这种装模作样的范儿,再说苏士斟对前后两任妻子的态度街坊里私下又不是不知道,她心向着苏慎慈,也就总对她亲近不起来了。

  苏慎慈还要再推拒,戚缭缭就笑起来:“既然来了,那就坐吧,到我这边来。”

  前世里可没有这么一出。苏沛容?她想到了某个可能。

  ……既来了,那就一起“热闹热闹”嘛!

  她伸了手让苏沛容到身边坐下,苏慎慈也不好再说什么,招招手让人添了餐具上来。

  苏慎云看到戚缭缭主动拉了苏沛容坐在身边,心下冷笑,她可正愁着不知道怎么整得戚缭缭灰头土脸呢,她倒自己巴上来了!也好。

  这里寒暄了一会儿,就开始上菜。

  最先上的是雪蛤,她挪过来尝了一口。

  苏家厨子的口味时隔多年再尝试起来,还是带着几分姚氏祖籍湖州菜的味儿。

  接着她举起勺子往碗里一捞,只见那汤头里果然就捞上来几颗花生末。

  一般雪蛤汤里谁会放花生呢?

  她扭头再往苏沛容看去,只见他正舀着汤要往口里送。

  于是就不假思索地端起杯子探过去,将茶水全数倒进苏沛容的汤盅!

  “这汤脏了,容哥儿还是别喝了。”她边说边把他的汤碗挪到自己面前。

  苏沛容虽是姚氏的亲儿子,可他到底还小,还不曾参与什么明争暗斗。

  这雪蛤也不是没吃过,既然戚缭缭不让他喝了,他也无所谓,转头让丫鬟给她布菜。

  同桌别的人都在说话,没关注他们这儿。而邻桌的苏慎云眉头皱了皱,不知想着什么。

  开始陆续上菜。

  给苏沛容布菜的丫鬟一箸接一箸地给他装在面前盘子里。

  戚缭缭眼见着苏沛容瞅准了那道洒了花生末的麻圆夹过去,随即又架住他的手,把他那盘菜给挪了过来,把自己的空盘子递了给他。

  这下苏沛容终于不满了,瘪着嘴看起她来:“你干什么!”

  戚缭缭扯扯嘴角,说道:“容哥儿,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回房跟你母亲去用饭。”

青铜穗

感谢芒果乳酪蛋糕、古今梁、odiesun、意十四、小院子、廉贞公子、若心、bucherren、mcj221、爱读书不求解、风紧扯呼也、八月长安zp、我乃大罗金仙、乐三爷的打赏~   感谢投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