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20章 您心服吗?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210 2017-10-30 11:01:52

  杜若筠有些下不来台,收了手讥讽道:“你这是恼羞成怒了!你根本就写不出来,你这份功课就是别人给你抄的!

  “戚缭缭,不交功课,而且欺瞒师长,可是要罚上加罚的!”

  她治不了她,难道顾衍还治不了她吗?只要咬准她让人代抄功课的事不放,她少不了得挨几板子!

  程敏之他们都焦急地往戚缭缭看来。

  戚缭缭盯着杜若筠看了会儿,不动声色地道:“你狂什么狂?就算我撒谎,也最多得先生几句骂。”

  “岂有这样的道理!”

  杜若筠走到顾衍这边,横着眼往她身上瞄:“如是今儿放任你这么做了,那么明儿我这样,后儿他也这样,人人都如此,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自然是得定个章程才成!倘若你不能原样再写一份出来,那么你就是请人代笔的!就该受戒尺之罚!”

  戚缭缭抱着胳膊想了一下,也不再跟她废话,扭头望着负手看戏的顾衍:“倘若我真写出来了,先生能不能也给我些肯定?”

  顾衍扬眉:“你想要什么?”

  “青批。”她笑了笑。

  顾衍扬手,示意她写。

  她便执起笔,沾墨写起来。

  顾衍瞧着瞧着就郑重起来……

  且不说她落笔这行蝇头小楷写得如何,只说她这副娴熟姿态就隐隐与她素日乖张惫懒的模样已大不同!

  再看她一句接一句,不曾看书半眼,竟然是全部默记下来,凭记忆誊写于纸上!

  并且通篇下来无一处下笔犹豫,更别提什么错别字……

  苏慎慈也暗暗纳罕。

  一则是戚缭缭居然真会写出这么一笔称得上好看的字,这样熟练的程度,还有这份自信是连她都不见得比得上!

  二则是她认真起来的样子真心令她也有几分喜爱,隐隐觉得她的不急不躁,沉稳从容,就是她所希望拥有的。

  燕湳他们几个也是越看越喜上眉梢!

  虽然戚缭缭只是默写出一篇短文而已,可是已经让他们这些平素与她关系还行的小伙伴觉出了几分扬眉吐气!

  尤其是戚子湛他们,原本几个人皆想着要是戚缭缭被逼急了,他们就跟杜若筠来招狠的!

  可没想到她居然还真的写出来了……

  她写出来了,不是别人抄的也不是自己抄的,而是她气定神闲地不看书默写出来的!

  他们相视过后,便就立时横眉往对面的杜如筠看去。

  杜如筠的脸再也没有这样的难看——这真的是那个不学无术的戚缭缭?

  她当真偷偷用过功的?!

  “好了!”

  戚缭缭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震惊。

  她一把将两张纸扯过来,一看,竟真的无半点错处!

  真是见了鬼了!……

  正愣神,手里的纸又被戚子卿给冷眼夺了回去,交了给顾衍:“烦请先生给青批!”

  顾衍边看边点头,边看又边看戚缭缭,最后扬眉提笔,沾了石青,在它后头写了几行短语。

  戚缭缭看到这青批,勾唇接过来,小心翼翼地将之压在书下,然后给他作了个揖。

  之后,她转脸看向杜若筠,说道:“你现在可心服?”

  杜若筠脸上红白交加,双唇轻翕,几次将要说话却说不出来。

  她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么多双眼睛亲眼瞧见她动手写的,顾衍都二话不说把青批给了她……

  “既然你没有什么要说的,那就轮到我说了!”戚缭缭道,“你刚才说凡事得有规矩,否则的话今儿你这样,明儿他这样,后儿大家一起都这样,将不成体统。

  “我深以为然,现在我用行动证明了清白,那么你过来挨板子吧!”

  杜若筠一怔:“什么意思?”

  戚缭缭冷笑:“你说我交不了功课,又欺瞒师长,该罚上加罚。

  “那么你先是血口喷人凭空诬蔑我,而后又不依不饶地挑衅起事,而且还喧宾夺主无视师长,这可是三桩罪!

  “正该应了你那句‘要立个章程’,如果一个错该罚十下戒尺,——敢问先生,那三桩罪并罚是不是得四十下才成?”

  说着她“诚恳地”向顾衍请教。

  顾衍横睨了她一眼,未及说话,燕湳已经抢先道:“你算错了!三桩罪并罚应该是四十五啊!”

  人群里有人窃笑。

  杜若筠忍不住了:“先生!戚缭缭他们这是胡搅蛮缠!”

  “知错还不悔改,再加一桩!”戚缭缭怒斥。

  又道:“先生,念及您老人家手下难得出个这么顽劣的学生,四桩罪的板子让您打也实在受罪。

  “索性先生就请上坐,有事弟子服其劳,这板子让我们来打!——子湛你们过来帮忙!”

  她这里挥手,戚子湛便一个箭步到了跟前,抓起讲坛上的戒尺便递了给她!

  说时迟那时快,戚子泯戚子昂他们也跟着在左右站定,压着杜若筠肩膀让她跪到地上!

  随后又有老七戚子渝拖起她的胳膊送到戚缭缭面前——

  戚缭缭再没有丝毫手软地,高高抡起戒尺,啪啪声地往杜若筠手上抽去!

  ……这一切都进行得太快,不但顾衍未曾反应过来,杜若筠还在惊慌之中,周围等人还在观望,就连程敏之他们几个也都是直到三四下板子落到手掌心上才猛然惊醒!

  一时间课堂里充满了杜若筠的怒骂声和哭声,戚缭缭他们的发狠声,程敏之他们的的喝彩,或者倒吸冷气的声音,简直空前热闹!

  苏慎慈素来也看不惯杜若筠的孤芳自赏,方才听她不依不饶,早就也憋得有火,便也抱着胳膊冷冷地看着……

  顾衍一向只教圣贤书,平日里并不理会这群勋贵子弟们的纠纷,谁有道理他就站谁,也不会过于抑制他们的辩才。

  但“戚家军”们这么闹腾,他也不可能会容忍!

  杜若筠真要是四十几板子挨下来,那她那手掌还不得废掉?

  他倒是不怕担什么干系,关键是他当先生的任凭猴儿们这样放肆,他岂还有半点威信可言?

  总得发句话。

  随即道:“都给我住手!”

  戚缭缭他们是早防着先生会出面干预的,毕竟他们这儿摆明了就是治杜若筠。

  各家都不是傻子,真要为了这么点事情废了她这只手,那不但顾衍要落两句埋怨,戚家到时候也理亏。

  因此颇有默契地迅速行动,只管抢在顾衍发话之前雨点似的先抽它个十几板!

  然后又借着收不住的“惯势”狠抽了她五六下才又罢休。

  众人松开手,杜若筠已经瘫坐在地上哭肿了眼,再看挨了打的那只手掌,不说挨了三四十,也起码有二十。

  戚缭缭又是抢时间卯着劲儿打下去的,那手掌心可真叫做红肿得难看!

  没曾打烂,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青铜穗

感谢leisuretime、无聊的五花肉、苒小妮的妈咪、书友160918094002580、银月琅琅、灵龙夭夭、畅游书海2016、aki10086、sun、爱吃酸奶的鼠爷、乐の晓拙、mcj221、潴潴佑、odiesun、我乃大罗金仙、鲸鱼爱喝粥的打赏~   感谢投票~   顺便求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