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21章 哥的套路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106 2017-10-31 10:14:32

  “不知先生可还满意?”戚缭缭交了戒尺过去。

  顾衍忿忿瞪了她一眼,把尺子收回来。

  戚缭缭也不在意,低头望望杜若筠,又看着众人道:“今日筠姐儿提出的肃正课堂规矩实施得算是不错。

  “我们得感谢她提出这样的建议,也很赞赏她这样以身作则的行为。

  “大家千万记住,日后我们就都照这个规矩行事了,千万不要再给先生添乱!”

  首先气得无语的就是往日跟杜若筠一样看不惯戚缭缭的那些人。

  话都让她一个人说完了,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分明就是她公报私仇,把人杜若筠往废里打,居然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把自己泄私忿粉饰成是替先生惩戒学生,简直不要脸到了一定境界!

  但是他们也犯不着为了不相干的事情去得罪戚家这伙人,于是连个站出来声援杜若筠的人都没有。

  顾衍望着气定神闲训示众人的戚缭缭,也很无语。

  不过这丫头没有拖着杜若筠硬是把那四十几板给打完,看起来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那就见好就收吧!他还能再把她也打一顿不成?

  他拿戒尺抽着桌子:“都坐回去!一个个耳朵都聋了吗?!”

  于是,挨了打的杜若筠还得自己爬起来,握着手腕泪嗒嗒地回座位上……

  除去掌心传来的疼痛之外,看到桌面那首诗,她越发觉得刺眼了!

  她原本是极有把握能拿到今日的青批,然后好好压压苏慎慈的风头的。

  没想到挨了戚缭缭的针对不说,居然还竹篮打水一场空,连青批都没有弄到手!

  关键她戚缭缭还只凭默写出来的一篇功课就拿到了,默写谁不会?写字谁又不会?!

  她觉得无比的憋屈,更憋屈的是她居然败在了戚缭缭那个草包手下,还让这么多人看了笑话!

  顾衍是翰林院退下来的大儒,在他手里得到的青批越多,就越能说明才气实力。

  她一直跟苏慎慈暗中较劲,今日就是输在苏慎慈手里她都没这么冤!

  她一忿气,再也没忍住,用未残的那只手把面前那首诗给撕了!

  ……

  接下来安然无事。

  可以说“戚魔女”那顿发了狠劲的板子打下来,一定程度上已经把某些人给深深震慑住了!

  这从他们看她时敢怒不敢言的目光就能看出来。

  这样的目光她太熟悉了,楚王府先后一个侧妃,一个侍妾,两个通房,后期看到她时全是这样的目光!

  她从一个如今眼目下这样衿持并且还须有着各种顾虑的世家小姐,到后来用不着亲自动手,也能让她们拿她无可奈何的死对头,没有几分舍得一身剐的彪悍,哪里能够?

  放了学,戚子湛他们便把她包围了,一个个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小姑姑好棒!居然会写这么好看的字了,回头让子湛给你做好吃的!”

  “是啊是啊,昨儿才领了月钱,小姑姑想要什么奖励?咱们给你买!……”

  戚缭缭还未及答话,程敏之他们三个又围上来了,他们关心的却是她发威的事。

  “缭缭真是让我们刮目相看!”燕湳兴奋得围着她转,“快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从前也不见你这么威风啊!”

  程敏之激动地说:“简直太带劲了!看得我热血沸腾了都!”

  邢家的邢烁也忍不住跳起来:“我还以为咱们几个得出手呢!没想到压根就不用!”

  苏慎慈也和邢小薇手挽手走过来:“缭缭你今儿可真是让我们大吃一惊了!”

  面对这么多的赞誉,戚缭缭其实还挺汗颜的,不就是默写了一篇功课嘛……

  大伙说了阵话,便就散了。

  戚缭缭回府后直接去了上房。

  靖宁侯刚好在家,拿着幅舆图在书房里看。

  她走过去,把功课摆在桌上:“昨天大哥答应我拿到青批就把刀还给我,现在我拿到了,刀呢?”

  靖宁侯拿起那功课翻了翻,也有些不敢置信。再翻了翻,而后就抬头看向她:“这是你写的?”

  她挑眉道:“如假包换。”

  靖宁侯嘿了一声,反复看了好几遍,最后摸着八字胡点了点头,说道:“看来还是得逼嘛!这不有点压力,就上进了吗?

  “那打今儿起,马步还是蹲起来!看在你用了功的份上,两刻钟先改为一刻钟,遁序渐进!”

  戚缭缭瞬间无语……

  这又是什么套路?不是拿了青批就还刀吗?怎么扯到蹲马步了又……

  靖宁侯打开手边抽屉,把里头的刀拿了出来。

  她伸手来接,他却又避让开,将刀按在桌面上,说道:“拿刀可以,不过得先说说,这刀哪里来的?”

  “捡的。”她面不改色心不跳。

  “捡的?”

  靖宁侯半眯了眼扬唇,一双手拿起那刀在手里,修长手指轻抚过那泛着寒光的刀刃。

  说道:“这刀从里到外没有丝毫污垢,而且刀柄上的刻纹都被磨平了好些,这锋刃绝对是经过经常打磨保养的。

  “你在哪儿捡的,再去给我捡把回来看看?”

  戚缭缭不吭声了。

  这种事情他若要查,她是绝瞒不过的,就是不想让他查,所以她才会那么着急地想要拿回来。

  眼下说多错多,倒不如什么都不说的要好,反正他的目的也不是真要追究刀的来历。

  果然,靖宁侯脸色沉了沉,接下来就问:“这刀寒气逼人,必定见过血,你莫不是在外头识得了什么恶徒?”

  “绝对没有!”戚缭缭摇头,“我虽然淘气了点,但行事还是有分寸的,不该惹的绝对不会惹。

  “这刀确实是我捡的,只不过捡了有一段时间了,我觉得它不适合我,所以想要尽快出手。

  “我都已经拜托王府的黎先生帮我处理掉了,就等着我拿过去,你快还给我!”

  她没敢直接说燕棠,就燕棠那个德行,说了他也不会相信,所以选了在坊间人缘还不错的黎容。

  戚家上下心思都一样,关心的只有她的安危,别的都是小事。

  关于她究竟有没有招惹到别的什么人,她也是认真梳理过戚缭缭的记忆之后得出的肯定。

  毕竟摊上这么个原主,她不能不防着她之前还有遗留下来的什么后患。

  事实证明戚缭缭虽然不招人待见,可她最多也就在坊间闯闯小祸,跟邻居子弟们起些小冲突什么的,复杂的人和事她并没有本事招惹。

青铜穗

感谢bucherren、若心、廉贞公子、恋恋不忘的又嘉、山村的旧时光、蘭生爾芳、乐三爷、关山月@@、odiesun、觅行云、书友161018131444300、灵龙夭夭、书友151201235134088、我乃大罗金仙、吃饱卧倒、苒小妮的妈咪、紫橙色、吾爱夏日长9的打赏~   感谢投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