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26章 她讨好你!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065 2017-11-05 10:00:00

  杜若兰的本质决定了她无论怎么都掩饰不住她的恶毒。

  毕竟前世里她没被戚家弄死,后来就祸害了苏慎慈。当然没有苏慎慈,也会有李慎慈周慎慈。

  她的本质就是恶。

  对于她与荣望的事,原本两家也是看好的。

  前世里杜家败了,荣家就怪到了杜若兰头上。

  又大约觉得好好的荣望让杜若兰给害了,把整个荣家都连累了。倘若再迎进门,只怕是个祸害,因此断不许再提这事。

  只是后来荣望终究被弄残了,一世也算毁了,荣家才又倒回头想让杜家把女儿嫁过去作为赔偿。

  杜家当然也不干,所以匆忙地给杜若兰定了一门亲。

  荣望虽然是因为痴情于杜若兰,才干下这桩事,可是这种毫无原则不辩是非的盲目跟随,同样要命。

  他的好仅限于杜若兰,惠及不到除此之外的任何人。

  这种爪牙,注定会成为杜若兰脱罪的工具。

  所以他的存在,也是极恶!

  “缭缭,我们先走!”

  苏慎慈挽起她胳膊,跟她使着眼色。

  她抬头看了看,只见另一厢杜若兰已经指着门外骂荣望骂上瘾了……

  苏慎云远远地见着苏慎慈与戚缭缭邢小薇一道进了杜家,前几天才挨的罚不由又令她心浮气躁。

  等着她们出来后她便也去了找杜若兰。

  门下见着还痴痴站在那里的荣望,她也不曾多言,直接进去。

  荣望见杜若兰谁谁都见,就是不见他,不由有些心灰意冷,再踌蹰了片刻,也就出府了。

  苏慎见杜若兰横眉冷目地找丫鬟的碴,似是余怒未消,便就道:“怎么了这是?谁惹你了?”

  “还能有谁?还不是戚缭缭那个混帐!”

  杜若兰平素就与苏慎云玩得到一起,当下便脱口泄忿,把戚缭缭到来前后经过全给说了。

  “那个恶毒的贱货,明知道我背上有还故意往那里拍!

  “她是仗着家里有人护着,可别哪日戚家倒了,等我有机会把她给弄残了才好!”

  苏慎云觉得她这话真是说到了她心底里去。

  但她仍有疑惑:“她怎么会知道你伤在哪里?”

  说漏嘴的杜若兰一时语塞。

  苏慎云瞅出名堂,怎会放过,略想,她又觑着她:“难道王爷打你的时候——”

  “根本就不是他打的我!”

  忍了这么久的气,杜若兰也实在忍不下去了。

  她怒躁地道:“是戚缭缭打的!王爷只不过是给她背了锅!

  “这贱货,也不知道她究竟怎么做到的,居然把王爷都给挑唆出来替她扛了!

  “她不但打了我,还故意来恶心我,世上简直再也没有人比她更恶毒!”

  “王爷替她背锅……”

  苏慎云着着实实吃了一惊!

  这怎么可能!

  燕棠根本不可能会这么做,倘若戚缭缭是苏慎慈那还有可能,关键她是戚缭缭!

  而且他们那么大晚上的居然还在一起?

  ……苏慎云回到府里,就直接找到了苏慎慈。

  “刚才听说一件事,姐姐恐怕还不知道。”

  苏慎云略带得意地望着她,“原来打兰姐儿的人是戚缭缭,而不是王爷,不知道王爷为什么要替她背这锅?

  “又不知道为什么,王爷大半夜的还会与戚缭缭在外晃悠?”

  苏慎慈听到这件事也是惊奇的。毕竟这不像是燕棠会干的事情……

  但她很快就释然了,睨着苏慎云说道:“你想知道,怎么不去王府打听?

  “哦,我忘了,王府里有王爷的命令,没有经过他的允许,任何女子都不能登门去澹言堂找他呢。

  “连你倒的茶他都不接,他怎么会让你登门呢?”

  苏慎云脸上挂不住:“他不接我的茶,又关你什么事?!”

  苏慎慈笑:“那王爷跟不跟戚缭缭在外晃悠,又关你什么事?”

  苏慎云哑口无言,窘到已只剩喘粗气的份。

  她咬了半天牙,又冷笑说:“我知道你不过是故作大方罢了,你所有的恃仗不过就是一个燕棠而已,你会不在乎他?

  “我也不过是好心告诉你,别把戚缭缭当什么好人,说不定她就是故意接近你,好讨取燕棠好感罢了!”

  苏慎慈叹气,冷笑抬头:“既然接近我对讨好燕棠这么有用,怎么不见你像人家一样替我着想?

  “反倒是拿自己亲弟弟的性命作筏子来害我?

  “你也不过就是不想我再多一个不怕得罪人的戚缭缭站在我这边,跟我做朋友罢了!”

  说完她留给她一个冷眼,走了。

  ……

  红缨很快打听来杜若兰恼荣望的真相。

  “据说是挨打的那天下晌俩人还在一处的,后来荣三爷再过来,兰姑娘就不肯见他了。”

  她说道,“又听杜家的人说,好像是荣三爷爽了兰姑娘的约,兰姑娘怪在他身上了。”

  挨打的那天下晌,也就是合谋把戚缭缭关进小黑屋的下晌。

  那么就是说杜若兰跟荣望闹矛盾是从当天算计完她之后开始的。

  再想想,那天夜里她使人假称是荣望的人骗杜若兰出来,她毫不犹豫地就出了来,而且来的还挺急,而之后她就不见他了,难不成就是那天夜里荣望跟她约好了要碰面?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难猜出来了。

  杜若兰一定是把挨打的气撒在了爽约的荣望头上。

  她沉吟着,看看天色不早,就跟红缨道:“荣望要是再到坊间来,记得来告诉我。”

  说完便把文具交给翠翘,与在廊下等着她一道的戚子卿他们往学堂里来。

  ……

  燕棠像往常一样以一丝不苟的姿态到达营卫,还未及坐下,乾清宫的太监伍梁就到了。

  “请王爷御花园相见。”

  到了御花园,远远地就见穿着一袭绣着金龙玄袍的皇帝背朝来路闲闲坐在凉亭里。

  今日不曾早朝,他因此未曾戴冠,头上只插着枝白玉簪,支着右膝的手上托着杯茶,因而哪怕是看不到正脸也瞧着随和不少。

  “听说你把杜家的女儿给打了?”皇帝扭过头来就是这么一句话,清隽眉眼里漾着层笑意。

  朝中自有多嘴的人在,皇帝会知道这些坊间传闻倒也不算稀奇。

  燕棠望着脚下,颌了颌首。

  已经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

  戚缭缭给他抹上的这颗黑点,恐怕这辈子他都没有办法洗干净……

青铜穗

今天在外面,先简单致谢打赏和投票的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