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28章 快给我打!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053 2017-11-07 10:40:46

  杜家姐妹伤没好,仍然缺堂,苏慎云倒是来了,戚缭缭只觉得整个课堂空气都变坏了。

  这一天没有什么事,依然本着低调的原则应付课业。

  这些于她不过是复习,顾衍和靖宁侯也不会对她有太多期望。

  只要不犯错,万事大吉。

  偶尔能背出篇完整的课文,便是惊喜。

  她心有惦记,放了学便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邢烁一把拽住她:“敏之订了海棠社的戏座,让子渝替你把文具带回去!咱们几个今儿在外面吃饭,吃完饭去看戏去。”

  “我今儿还有事儿,不去!”

  戚缭缭挣开他的手就要走。

  程敏之蹿过来挡住她去路:“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叫你去钓鱼你也不去,叫你去看戏你也不去!是不是不想跟咱们一块混了?”

  “就是就是!”燕湳也赶紧走过来:“以往咱们都是一伙的,你突然之间转了性,又是做好了功课,又是练好了字,已经很过份了。

  “要是玩也不出来玩了,让我们几个以后怎么办?还好不好意思在外花天酒地胡作非为了?”

  戚缭缭望着这群小爷们儿,可真想扬手给他们一个大拇指……

  “改日吧,今儿真不行。要不我让子湛他们代我去?”

  上回推了他们,这次再推,她实在已没什么底气,但她还是没办法答应。

  邢烁他们执意不肯。

  戚缭缭被缠得无法,只好道:“我今儿真有事。”

  程敏之不信。

  她抓了抓头发,无奈之下就说出来:“荣望前些日子帮着杜若兰坑我,害我吃足了苦头,我想找他说道说道。

  “早上出来时交代过红缨打听出他的行踪。

  “所以今儿真不去了,你们去吧,改日我再跟你们去,我做东。”

  说完她便先溜之跑也。

  红缨带着丫鬟们在房里收拾衣橱,天渐热,很多东西都该换了。

  戚缭缭进门便问起她荣望来。

  她说道:“听说下晌荣望还会来坊间。别的行踪就没打听到了。”

  下晌要过来?那不是正好么!

  戚缭缭想想,立刻转身又出了门。

  正要往戚子湛那边去继续早上没说完的话,翠翘进来了:“敏二爷他们来了。”

  ——又来了?

  程敏之和邢烁刚到戚家前院,戚缭缭就出来了。

  “你想怎么整姓荣的?”

  他一脚踏在下马石上,胳膊肘撑在膝上问她。

  戚缭缭道:“你们不是要去看戏?”

  “不就是寻个荣望吗?多大点事儿?”程敏之不耐烦,“哥们儿几个给你利索收拾完了再一起去!”

  “那怎么行?”戚缭缭下意识拒绝。

  戚子湛他们都是她本家人,还是她侄儿,他们帮她理所当然。

  程敏之和邢烁他们就不同了,虽然都不是那种会怕事的人家,可她这的私事牵累他们却犯不上。

  “就你罗嗦!”邢烁埋怨她,“就上回你得了个青批回去,咱们几个这几天都快被家里数落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好不容易才瞅空出来消遣消遣,有你跟着一处,回头家里就是要说咱们,还能看你的份上少说几句呢!”

  “就是!”程敏之收脚站起来,架着她便往坊外去:“还磨蹭什么?先去吃饭,吃完饭哥几个任你使唤!”

  ……

  戚缭缭被这俩架着在坊门外的小酒楼,燕湳立刻蹦出来了:“怎么才来?菜都上桌了!”

  看到他时戚缭缭有点懵:“你怎么也来了?”

  燕湳啧地一声:“这不废话吗?湳二爷我什么时候脱过队?”

  她又微讶地看向程敏之。

  程敏之道:“人多好办事!早点办完早点走人!——奶奶的,订的台座可别让人给占去了才好!”

  戚缭缭有些无语,程敏之和邢烁来了也就罢了,燕湳怎么能在?

  燕棠就这么一个弟弟,平日里也管得严,回头他要是知道他帮她对付荣望,不又得冲她吆五喝六的?

  “这不行!”

  她掉头就走。

  程敏之和燕湳同时把她摁坐下来:“今儿你要是走了,回头可再别说认识咱们!”

  戚缭缭:“……”

  荣望被杜若兰拒绝,非常伤心。

  尤其昨儿杜若兰被戚缭缭给拍了几下伤处之后,气得又打发人跑到荣府来,把他从前送给她的东西全部退回来了,还放话说要跟他恩断义绝。

  从三岁起他们俩就在一起玩儿,杜若兰从来没有这么绝情过。

  他晚饭就吃了个银丝卷儿,越想越难过,然后就抱着给杜若兰画的肖像躺在床上幽怨了大半夜。

  早上起来听到母亲荣夫人说要遣人去泰康坊问永郡王府老太妃做寿的事,他便自告奋勇过来了。

  酒楼里这伙人吃饱喝足,听望风的小厮说荣望已经出了门,几个人便也回到街口,藏在牌坊石墩后。

  戚缭缭挣不过他们,也就听天由命了。

  眼望着远远地有几骑径直朝这边走来,便就对了眼色准备行事。

  荣望驾马进了坊门,正想着回头该如何去哄得杜若兰回心转意,忽然前方人影一闪,接着就听啊呀一声,有人嚷嚷起来了!

  “哪个不长眼的,把我们姑娘给撞了?!还不给我滚下来!”

  荣望也觉得马头下是站了两个人,连忙勒马,一看,地上那人好像还有些眼熟……

  “戚缭缭?!”

  荣望看到她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杜若兰为什么会生他的气?为什么会跟他恩断义绝?还不是因为她戚缭缭把她给打了!

  如果不是她打了她,那么他就算是失约了,她会气得跟他放狠话吗?

  杜若兰越是生他的气,他就越是恼恨戚缭缭!

  正愁不知怎么讨好杜若兰呢,这可好,这就撞他刀口上了!

  当下翻身下马,走过去撸起袖子便要动粗:“你他娘的是不是想死?!”

  戚缭缭冷笑着,抬脚就踹在他当胸:“这厮驾马撞我,不给我赔礼不说居然还口出狂言!快给我打!”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牌坊后头蓦地就蹿出好几个人来,抡起拳头就往荣望身上揍!

  荣望别说拿戚缭缭来解恨了,被踹的还没站稳,就又被数不清的拳头砸得躺到了地上!

  “哪个不想活的敢打老子……”

  他话没说完,下巴就让燕湳一拳给揍歪了!

青铜穗

感谢山村的旧时光、乐之晓拙、书友20170725212104908、一世清白、芒果乳酪蛋糕、odiesun、廉贞公子、bucherren、若心、mcj221、源小钦、月影*洛衣、我乃大罗金仙、苒小妮的妈咪、吃饱卧倒、意十四、落叶瑟瑟的打赏~   感谢投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