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34章 不能失礼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117 2017-11-12 11:07:26

  杜襄看见这架势,暗道一声不妙!

  正要着人回房去问问究竟怎么回事儿,恰在这时府里管事又气喘嘘嘘闯进来了:“老爷!

  “戚家侯爷和两位少将军,还有两位夫人,带着戚姑娘上门来了!”

  杜襄一口气猛提在喉咙口,差点没呛出痰来!

  戚家男儿大小十个,除了奉差在外的老三戚东域,以及那四个尚未成年的小的,这是剩下的全来了?

  至多不过是给家里孩子撑个腰,他们这阵势,就是守国门都不带这么齐全的吧?!

  他扭头看向闻言已经抬步往这边走来的戚南风,忍不住抹了把汗:“快请!”

  面前这伯侄俩合着是打头阵来了,主力部队还在后头!

  他这么闷不吭声地看他家房子,莫不是在想着从什么地方揭瓦拆墙比较方便?

  他奶奶的!

  他惹不住心里暗骂,兰姐儿到底是哪根筋不对,谁不好惹,偏惹了这帮土匪!

  ……戚缭缭被沈氏和杨氏双双牵着一进门,便就见到杜襄一脸无奈站在戚南风面前说着什么。

  看到他们这行进了门,他随即扯开一脸笑迎了过来:“戚大哥来了?来来来,屋里坐屋里坐——”

  “你们来了就好说了!”

  没等他把话说完,戚南风已经抢过话头走过来,直接与靖宁侯对话:“无论如何今儿这事我不能忍。

  “缭缭被他们家兰姐儿关起来差点送了命,这什么相邻几十年的情谊在我眼里狗屁都不是了!

  “平日里咱们可没舍得给她委屈受,他们家兰姐儿凭什么把我们戚家的命根子往死里作践?

  “今儿若是不把这事掰扯清楚,我戚南风先把这话撂在这里,这泰康坊里有我没他,没他没我!

  “到时候大哥你可别怪我犯浑!”

  他这话虽是对着靖宁侯说的,但却句句都是冲着杜襄来!

  杜襄好歹也是官宦堆里长大的,哪能不知道?

  他满脑门子的汗,正打算说话,靖宁侯却又面无表情开口了:“老杜啊,缭缭是你看着长大的,她什么样的身子骨你知道。

  “她若在你们兰姐儿手下有个三长两短,你是想我戚北溟将来无颜面对泉下二老呢?

  “还是想让外头人指着我脊梁骨骂我戚北溟连个妹妹都护不住?

  “我们家妹子是吃了你们家的粮,还是占了你们家的地,你们这么见不得她呆在这世上,非得指着女儿这么狠毒地把她往死里整?”

  “戚大哥你听我——”

  “杜叔!”

  杜襄这里才见缝插针地起了个头,戚子煜接着又“客气”地开口了:“论辈份您是我长辈,我不该置喙。

  “但恕我直言,论辈份我小姑姑也还长上兰姐儿一辈!

  “平日大家小孩子在一处玩挺好,但兰姐儿竟然与令内侄合谋干出这种事,您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这是谋杀!而且还是谋杀尊长!

  “今儿我们家一起带着我小姑姑来串串门,来的突然,还望您多担待点!”

  杜襄:“……”

  他还能说什么?

  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双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张的再快也没有戚家人的嘴快!

  ……

  再说内宅这边,荣望带着满身伤回了荣府,把个家里内外顿时闹得鸡飞狗跳!

  荣之涣官职不算拔尖,但荣家在京师也算树大根深,祖上还有跟宗室联过姻的。

  如今的姑太太又嫁给了武宁伯为妻,以当下朝局而言,能与勋贵联姻是很体面的。

  他们家的公子小姐常在外走动,什么时候被人碰过一根手指头?

  而眼下荣望居然被打得差点连她都认不出来,这还了得!

  荣夫人气不过,荣家别的人也都气不过,统统觉得这样简直是未把荣家放在眼里。

  荣望却死活不说,只说是不知道,小厮也早被交代过,总之任凭打骂就是不开口。

  如此也无它法,只得让人去打听。

  但杜夫人早听说荣望要来,盼了一下晌也没见人影,打发人回娘家问了问,得知荣望被打了也是吃了一惊!

  拍着桌子就让人去查行凶的人是谁?竟敢在她武宁伯夫人内侄的头上动土,是不是不想活了!

  派出去的人还没走到门口,丫鬟这里就撒丫子闯进来,禀告说戚家来了一大帮人来替戚缭缭讨公道!

  听完来龙去脉她愣了半晌才赶忙穿鞋出门,到了前院一见这阵仗,差点没连心疾都给诱发出来!

  哪里还有什么好周旋的?

  即刻先着人去把杜若兰给叫出来问问祥实!

  正好杜若兰听说荣望被打的事情而到了正院,听说戚家这般兴师动众地过来,心下就道了声不妙!

  她原道戚缭缭应是不会再把这事捅出去的,毕竟那傻子以往也不是没吃过亏,也没见她机灵到主动告状的地步。

  而她这次还打了她一顿,她不消停还想干什么?!

  垂花门内偷偷看了两眼,心里着慌,转身就要回后院。

  哪知道戚缭缭眼尖,瞅着她在垂花门下冒了头,随即拔腿冲过去,一把揪住她后领便将她拖了出来!

  “就是她和荣望合伙把我锁在了小破屋!让我黑灯瞎火地在里头呆了半晚上!

  “我哭着喊着要出来,他们不放我,然后我急得发了病,他们却走了人!

  “事后还是我自己剁了窗户爬出来的!

  “哥哥嫂嫂快给我做主!”

  杨氏随即冲上去将她搂在怀里。

  沈氏面色阴寒扫了眼杜夫人,而后漫声与戚缭缭道:“缭缭先把手放了。咱们可不能无礼。”

  被连拖着打了几个踉跄的杜若兰怄得要吐血,他们一来就是七八个,这还不够叫无礼?!

  戚缭缭对沈氏这种套路却是了解得很。

  既然是来算账的,沈氏怎么可能会真的拘着她,说不能无礼,不过是因为杜若兰还没有当面认罪呢!

  她遂说道:“我不放!她想害死我,我为什么要放走她?!”

  沈氏见状就跟杜夫人开口了:“我记得上次你们筠姐儿不过是挨了戚缭缭几下手心,你就着急忙活地冲到戚家来讨公道,活似你们筠姐儿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说的对,孩子们心里有苦是不能憋着!

  “缭缭刚才说的什么你也听到了,眼下我也不说孰是孰非,反正她我也带来了,就让她们对对质!

  “倘若缭缭说谎,不用你说我们也会狠治她!但倘若她没说谎,那犯事的那个也别想混过去!”

青铜穗

感谢吾爱夏日长久、Odiesun、凤舞~九天、小P悠悠、七零八落的时光、那那1226、山村的旧时光、秦小宸、潴潴佑、乐之晓拙、糖小茶、一世清白、书友20170815122845218、可爱喵、书友170116194525488、付糠龙、貝莉、爱胡爱武、戚缭缭、廉贞公子、书友20171025160418360、bucherren、若心、liping730510、寒谷一冰的打赏~   感谢投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