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36章 唯她不行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277 2017-11-13 14:36:08

  杜若兰一听这话忍不住了!

  她冲戚缭缭道:“你分明是已经打过我出了气了,为什么还要揪着这事不放?!”

  杜夫人听到这里立刻支起耳朵:“她打了你?!”

  杜若兰憋了多日的委屈终于发泄出来,她哭道:“那天晚上就是她打的我!

  “她大半夜的不知道怎么跟王爷在一起,然后把我骗出门口把我给打了!”

  杜夫人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听那天现场的下人们说燕棠身边还有个人的,只不过先跑了没捉到,他们都还以为是侍卫,却没想到竟然会是燕棠!

  “戚夫人!”她立刻找回了点底气,扭头冷脸看着沈氏,“这话又怎么说的?

  “你们家戚缭缭把兰姐儿筠姐儿都给打了,今儿把荣望也给了打了,而她不过是被关了两个时辰,怎么着都是你们赚了吧?

  “不知道你们究竟又是来讨的哪门子债?!”

  沈氏不知戚缭缭打杜若兰这桩,但这不算什么!

  她同样寒着脸道:“那照你的意思,是我们缭缭没吃没喝地被关两个时辰不算是什么事情了?

  “就算是她被急得发了病,差点回不来也不算什么了?

  “你可别忘了,就算是她动手打了,那也是你们兰姐儿害我们戚家一条人命在先!

  “你若觉得这是赚,那我不妨让你们兰姐儿也‘赚一赚’!”

  杜夫人被怼得无语。

  戚缭缭冷笑,也接着说道:“谁说杜若兰是我打的?兰姐儿不长脑子,嫂子怎么也听她乱说?

  “倘若是我打的,王爷怎么可能会替我背锅?你几时见他给人背过锅?

  “他还送了赔礼到你们家,而你们也都收了,难道这些都是假的?如果这是假的,那你们收王爷的赔礼又算怎么一回事?!”

  杜夫人越发无语。

  “兰姐儿她自己都说解释不了为什么会说我和王爷大半夜地在一起,这样的谎言你们也信?”

  戚缭缭道望着脸色又红又白的杜若兰:“想不到你这个人除了心地恶毒,居然还这么会撒谎!”

  杜若兰气得浑身乱颤!

  谁会撒谎?到底撒谎的是谁?!

  “戚缭缭——”

  “我说的不是实话吗?”戚缭缭挥开她指过来的手指,深深望进她眼底:“如果你不是撒谎,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是我打的你?

  “你根本就是心虚!都到这会儿了你还狡辩,如果不是老天爷可怜我,你以为我还能回得来?!”

  杜若兰张嘴无言。

  “行了!”沈氏看到这里脸色已经十分难看,她起身冲着杜夫人:“我还只当她们姐妹平日只是言语上对缭缭挤兑几下而已,没想到她竟还敢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缭缭身体不好你们不知道吗?她兰姐儿筠姐儿不知道吗?!

  “她要是有什么对不住你们的地方,有主动撩过你,你们只管来告诉我和他大哥!

  “犯得着下这么毒的手?!”

  杜夫人焦头烂额:“主要是这件事我也不知道……”

  “你若知道那还得了!”沈氏怒道。

  杜襄赶紧站起来:“有话好说……”

  杜家两位少爷也跟着赔起小心来。

  始终沉着脸的靖宁侯咳嗽了一声,左右两侧的戚子煜与戚子赫就出列了。

  戚子煜依旧“不失风度”地与杜襄说道:“听家父说,我小姑姑今儿一回来就眼泪汪汪地去寻他交代打荣望的经过了。

  “荣望是被她打了,这个我们不赖。但她却是因为上次被兰姐儿他们给整怕了。

  “兰姐儿他们扬言我小姑姑要是把当日事情给捅出来,那么他们还会接着再把她锁起来。

  “我们家是不能没了她的,可以说,哪怕你们就是捉弄了我们家哪个小子,或者关了他们谁一天半天,我们都不会往您们家伸半个脚趾头。

  “但动我小姑姑就是不行!

  “我们不但不能容许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无缘无故碰掉她一根头发,我们都得问问为什么是她?

  “杜叔也是知王法的,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就问问,这事儿究竟怎么解决?

  “杜家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小姑姑从此以后放下心来在这坊间出入?而不是让她时刻担心着除了疾病之外,还有别的什么性命之忧?

  “否则的话,这‘谋杀官眷未遂’的罪名,凭着我们几个不成器的侄儿在,也总得想办法落实落实!”

  他这里说着,戚子赫就一面将戚缭缭给拨到了身边来,母鸡护小崽似的把她护在胳肢窝底下。

  兄弟俩虽除了戎装,但是那他坚实身板儿往戚缭缭两边一挺,反倒更生出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

  戚缭缭之所以选在这当口吐露真相,一是为了免去荣家到时候寻程家邢家燕家索赔的后续麻烦。

  再者是要借机把她针对杜若兰和荣望的理由光明正大摆出来,免得日后再交手时反被他们所利用。

  也免得最后她什么时候“失了手”,把这俩给弄出个好歹来了,结果落了个理亏!

  先前因没想到会有这么大阵仗,因此没想到究竟要把杜若兰或者杜家给怎么着。

  眼下见沈氏他们这么说,便也琢磨起该讨回点什么来。

  说实话,戚家即便是倾巢而出,也不可能直接要了杜若兰的命。想要给“戚缭缭”报仇,还得靠她日后慢慢来。

  那眼下也不能白来,总得讨回点什么才叫甘心!

  “既是这么着,那你们说吧,赔钱,或者赔礼,咱们都答应!”

  杜襄摊摊手,已经放弃怀柔了。

  “赔钱?”

  戚南风冷笑着站起来,又如先前那般倒背着手溜达起来,到了距他两步远的位置站定,说道:“那么老杜你觉得我们家小妹的命值多少钱?”

  杨氏夫唱妇随,走出来道:“昔年公公过世之前单给小妹单独留出来一笔家产。

  “不说多少,可以说她正常过日子,就是过上三辈子也花不完这钱。

  “后来还有婆婆给她留下的一笔嫁妆,七七八八全加起来,我看你杜家不定能凑得出这笔钱!”

  杜襄愣住。

  杜夫人抢白道:“说是赔钱,可她的钱不是还在吗?

  “便是兰姐儿有不对之处,她的钱也没少一分,怎么我们就得把家产赔给她了呢?”

  听到这里戚子卿挎着剑往前走了两步,居高临下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小姑姑死了才肯拿钱来赔?”

  杜夫人愕住。

  戚子卿唇角微勾,蓦地拔剑往杜若兰头顶一划,直直剁向她脑后一株水桶粗的香樟树!

  剑刃划破空气带起的喑哑声一止,杜夫人母女的脸色瞬间也跟发了白!

  “赔钱是你们提的,要赔就得赔够我小姑姑一条命的钱!”戚子卿回身扫视着他们,“要是赔不起,那就拿你们家家产来赔!”

  说着,他一掌拍在身旁影壁上,随着轰隆一声,那岩石雕就的大影壁便顿时垮掉了半边!

青铜穗

求推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