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38章 把锅背穿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320 2017-11-15 12:07:49

  燕棠到达杜家,才进了前院,迎面就扑过来一阵尘土味儿。

  戚家人围绕着坐在廊下的靖宁侯,气势汹汹望着立在残破影壁下的杜家上下。

  如同两军对垒,而且还是胜负立现的那种。

  他立在院门下,又微凝眉扫了眼这前院,——好家伙,只见垂花门以外的东西两边杂院,包括院墙,已经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了。

  看起来本来收拾得极好的庑廊与花圃,这时候落满了断砖与木头残渣。

  怎么说呢,整个前院,除去府墙没动之外,自垂花门到前墙,内里整个一片全给捣饬没了!

  再看看廊下,戚子煜等几个个个捋着袖子环着胸叉腿立着。

  而戚缭缭则坐在靖宁侯与沈氏中间的小杌子上吃瓜子,不知道这是看了多久的戏,面前地上已经摊了一地瓜子壳!

  他漠然扫了她一眼,随即顺着管家的指引缓步踱到了那残壁前。

  “阿棠你可算来了!快来评评理!看看戚家干的这缺德事儿!”

  杜襄颤着声音迎上来,指着对面戚家一伙咬牙切齿。“我都说了能赔钱,谁知道他们得理不饶人,非得让我赔一条命的钱!

  “我不答应他们就拆我房子,他们这叫不叫欺人太甚?!”

  戚缭缭先前只看到杜府管家跟杜襄在那儿叽叽咕咕,并不知道他们憋什么坏水,看到燕棠跨门进来,一颗瓜子就磕了一半停下来。

  扭头看看靖宁侯,只见靖宁侯他们也全皆凝着眉看了过来。

  她略略思索了一下,才又接着把那颗瓜子磕完。

  很显然燕棠是杜襄请过来的,基于他下晌才对她施加过的疾言厉色,这家伙会不会保持公正还真挺难说,毕竟他应该比谁都更希望看她倒霉。

  “兰姐儿只不过跟缭缭闹了闹,他们家不依不饶,现在不是我要赔他,而是他们得赔我!”

  走神的当口,杜襄已经把来龙去脉给说完了,正站在燕棠身旁忿愤地指着对面的戚家军,完全不想顾什么相邻的情面了。

  靖宁侯老神在在说道:“老杜,你们家这院子可抵不上缭缭一条命,拆你家的院子,也不过是给赔款打个折。

  “倘若我妹妹的命值三十万两,你这院子最多也就抵去一万两。还有二十九万,你得给我!”

  “啊呸!”杜襄气得跳起来,“你不如直接去抢!”

  “那你们想杀人,为什么不直接闯到戚家来杀我妹妹试试看?”

  靖宁侯顺手摸了摸戚缭缭头顶的小鬏鬏,一点平日里严肃端正的大家长的风范也没有。

  杜襄语塞,指着他又与燕棠道:“你听听你听听,这就是他戚北溟的嘴脸!你见过这种不要脸的人没有?

  “动辙就是三十万两银子,他当银票是草纸呢!”

  杜若筠也出来道:“这戚家委实过份,王爷,兰姐儿不是你打的,你难道还要给戚缭缭背锅到底吗?”

  燕棠原是一直负手望着前方没吭声的,听到这里时他凝了凝眉,然后扭头睨过来:“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我打的?”

  杜若筠愣住:“……”

  燕棠冷冷望着她,又道:“难道你亲眼看到?”

  杜若筠刹时无语!

  真是邪了门了,她虽然没看见,但杜若兰看见啊!兰姐儿总没有道理骗她,难不成他还想把这锅背穿不成?

  戚缭缭在这边看见,噗嗤笑了起来。

  杜若筠提别的还罢,跟他提这茬儿?

  杜若筠双颊紫胀,怒瞪着她。

  杜襄也有些看不懂了:“阿棠,你看这——”

  燕棠看到戚缭缭在笑,更加寒了脸!

  这孽障居然还有脸笑……

  他目光自她脸上漫过,然后凝眉看向杜襄:“不知伯爷请我过来做什么?”

  杜襄咬了咬牙:“……你说几句!”

  燕棠就扭头看着前方,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说两句。

  “兰姐儿惹戚家在先,那么戚家来算账顺理成章。

  “戚缭缭身有重疾,这坊间没有人不知道,兰姐儿明知她有病还把她押起来,这就是蓄意谋杀。

  “虽然说她没死成,但兰姐儿他们仍然存在杀人动机,人家没直接去报官,我个人觉得很宽容了。”

  杜家父女目瞪口呆!

  “三十万两银子买一条权贵小姐的性命,当然不贵。”燕棠这里又接着往下说起来。

  “你就是觉得戚缭缭的命不值三十万两,你们兰姐儿命总值吧?”

  杜若筠是没料到他竟然会昧着良心死心踏地地给戚缭缭背锅的。

  杜襄更是没想到他好不容易请回来的和事佬,竟然会秤砣一边倒地偏向戚家!

  “燕棠你——”他气得连尊称也不顾了!几句冲到他面前,低声发狠道:“我是请你来解围的!”

  看看他办的这叫什么事儿?!

  燕棠淡淡瞄他:“伯爷,我早就说过我这人不会说话,是你非得把我抬过来。

  “早知道还要落你的埋怨,我在家歇着多好。”

  指望他来和稀泥?

  杜若兰和荣望干的那些事还有谁比他更清楚!

  杜襄气怔无语。

  戚家这边传来一片欢笑声。

  靖宁侯听到这里搓着两手站起来:“既然阿棠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也不好意思让他白跑一趟。

  “看他的面子,老杜你赔缭缭二十万两,我这里就带着人回府吃饭去!”

  杜襄脖子一梗:“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靖宁侯气定神闲:“有这句话就行!——来呀,把他们兰姐儿押上,去三司!谋杀未遂,也能定个十年八年!”

  护卫们就要上来拉人。

  杜若兰哇的一声哭了。

  杜夫人急道:“兰姐儿还是孩子,怎么能去坐牢呢?!”

  戚缭缭慢吞吞吐着瓜子壳:“杜嫂子,我也是个孩子呢,他们怎么就能对我下得了手?

  “——还不赶紧把人给我拖过来!”

  护卫们又去拖人。

  杜襄忍无可忍:“我最多赔五万两!多出一文也没有!”又道:“谁敢动手,我跟他没完!”

  后头的沈氏随即与靖宁侯对视了一眼。

  五万两银子差不多是他们家两个女儿的嫁妆钱了,能开这个口,其实也差不多了。

  杜家也不是白丁,人脉手腕都还有的,真告去三司,杜若兰他们虽是要吃番苦头,也不至于真坐上十年牢。

  戚子煜他们就全都往戚缭缭看过来。

  她若答应了,那就收工。只要她不点头,他们还可以往下耗。

  戚缭缭笑:“五万两银子我还真不缺。”

  杜襄夫妇脸色发寒。

  戚缭缭一笑,又说道:“当然,如果你们家实在不肯拿出二十万两,也不是不行。”

  听到这里,燕棠冷眼朝她睃过来。

  接下来就听她道:“那就十万!但这样的话我得把杜若兰也锁到那小黑屋关一夜。”

  杜襄想起杜若兰带累给家里的这些祸,咬咬牙道:“关一夜没问题,但我只出五万!”

  杜若兰惨叫!

  戚缭缭笑,看她一眼道:“五万也行,那除了关押她一夜之外,你还得欠我个人情。

  “这人情你不能推拖也不能赖,什么时候还,由我说了算!”

青铜穗

感谢打赏~   感谢投票~   然后,经过反馈,本章说好像恢复了~之前被吞的评论也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