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41章 他有把柄?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139 2017-11-18 13:18:48

  戚缭缭对杜家有着自己的估算。

  杜襄虽然最后没说多话就赔了钱,但到底失了面子,心里定然不忿。不至于把戚家当成生死仇人,怨气是免不了的了。

  果然,翌日早上戚子昂就来告诉她:“早朝后他追去乾清宫告了咱们家的状,皇上接着就把大伯召进宫里数落了一顿。”

  戚缭缭略想,问道:“可知道皇上怎么说的?”

  “没事儿!”戚子湛浑不在乎地说,“咱皇上是个明君,这事儿上八成会对质。

  “对过质,就算是把大伯骂几句,也不过是为护着杜家几分面子情罢了。哪能真罚他?

  “这种事儿我告诉你,皇上数落得越凶,越没事儿!”

  戚缭缭睨他:“你倒是一套套的。”

  戚子昂嘿嘿两声。

  对他这番话戚缭缭也深以为然。

  毕竟乾清宫这位乃是她前世的公公,虽说不上十分了解,大体还是知道的,倒并不是那是非不分的人物。

  到了学堂,程敏之他们几个一窝蜂涌上来。

  燕湳皮糙肉厚,被踹了两脚也没事,照样往学堂来了。

  戚缭缭也关心他昨儿究竟脱皮没,趁着顾衍还没来,到了他课桌前。

  “无妨!爷我打从六岁起就被我哥往死里操练,早就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这两下子算什么?再来几下都不打紧的!”

  燕二爷豪迈地拍着胸口,并且翘起了二郎腿。

  戚缭缭垂眼看看他屁股底下的厚厚软垫子,也就扯了扯嘴角,给了点面子没戳破他。

  晌午靖宁侯下衙回来,果然就乐呵呵地把皇帝当着杜襄的面,把他给叫到乾清宫去数落了一顿的事儿给说了。

  “皇上哪能真为这么点子事骂我?好歹我只是拆了他前院大门,府墙还有垂花门我可是半点没动。”

  戚缭缭吃着糖核桃问他:“那你以后还上杜家串门吗?”

  “串!为什么不串?”他端着茶往躺椅上一靠,说道:“我可是看在相邻这么多年的份上,准他把赔款银子打了大折的!”

  戚缭缭觉得他就差在身后拖条长尾巴了……

  杜若兰又多躺了两日才出门。

  自小黑屋里呆了一夜,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戚缭缭落下的那筐老鼠折磨得只剩下半条命。

  杜夫人及杜家姐妹自是对戚缭缭的恼恨又加多了一重。但她们便是再恨,人家也压根不在乎,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

  而杜襄及儿子们想的又不一样。

  戚家固然让人恼火,但杜若兰惹事在先,他们不可能为着这点事跟戚家不依不饶。

  给皇帝上了上眼药也就够了,眼下北边又不算很太平,真要挖空心思地处处跟戚家作对,也容易让胡虏们钻空子。

  到时候出了篓子,皇帝反过来还得降罪给杜家。

  何况,不就是几万两银子嘛,回头找个什么机会连本带利拿回来也就是了!

  杜襄是很有想法的。

  杜家几个儿子则有些怪杜若兰闹出来这样的事情,弄得他们往后连燕棠和戚子煜他们都不好打招呼。

  他们还得挣前途的,哪怕是承袭了爵位,若是仕途上无人带引,连本坊几户的关系都保持不好,到时孤零零地,终归也只是个虚名。

  因此杜夫人迫于无奈,也只能努力把这档子事当成是邻里纠纷。

  戚缭缭照旧念书练武以及与程敏之他们四处找乐子。

  对于痛打了荣望之后她不但保住他们没受半点连累,而且居然还反过头来让杜荣两家一道吃了个大亏,程敏之他们对她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从前是二话不说地半胁迫半拉扯地拖她出门,现如今是先把名目列出来,让“女皇陛下”斟选了再定夺。

  别说,跟着这帮纨绔,她发现了许多从前没曾沾过的乐趣。

  比如说上山打猎,下河摸鱼,庄头里逮麻雀,戏社里捧角儿,要不是她因为不会骑马让她找由子给推了,他们连跷课驾马去沧州凑热闹看场戏,傍晚前再回城来的事情也做得出。

  当然两日时间也折腾不出多少花样,大部分内容属于他们对于日后的规划。

  杜襄及荣之涣各自许给她的人情她暂时想不到具体用处。

  但是杜家手上也掌着两个卫所,凭心而论,杜襄于用兵上也有两把刷子,来日或有可用之处的。

  而荣之涣则在兵部,兵部又管着调兵遣将之大权,他虽只是个郎中,再不济也是块敲门砖。

  苏慎慈因着戚缭缭的“霸气”,也辗转了半夜才睡着。

  然而光羡慕人家也是没有用的,还得身体力行去改变。

  她唯一的倚仗是苏沛英,只要他能在衙门里站稳脚跟,她就能逐渐获得更多主控权。

  戚杜两家的事传遍之后,苏慎云也暗暗纳罕。

  除去戚家对戚缭缭竟有这样的重视之外,还有就是燕棠竟然死心踏地地把打了杜若兰的事给扛了下来,这是多么不合常理的事情。

  “莫不是他有什么把柄落在戚缭缭手上?”她忍不住想。

  但燕棠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把柄让戚缭缭给拿住?

  但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他一定特别渴望着能把这个把柄给消除吧?

  早上去学堂的时候恰好又垂花门下遇见苏慎慈。

  她冷笑着走过去,挡着她去路,斜眼将她上上下下地扫视着:“燕棠昨儿可去杜家帮着戚缭缭说话了。

  “还说什么青梅竹马呢,怎么姐姐有麻烦的时候,也不见他来出出头?姐姐别是一厢情愿吧?人家说不定压根没把你当青梅!”

  苏慎慈懒懒一抚发鬓,睨她道:“他素日不帮我出头,那是因为杀‘鸡’焉用牛刀啊!

  “你觉得就凭你,能比得上一个杜家?”

  苏慎云愕住,转而死命瞪起她来。

  苏慎慈却是哈哈笑开了,直接撞开她,出门去。

  这世上总有那么多可笑的人,专干些可笑的事。

  以为燕棠是她的软肋,是她的希望,却不知她从未把前途寄托在他身上。

  燕棠不会是她的救赎,性情淡漠的他压根就带不热她那颗敏感又渴望着温情的心,她也从来不指望通过一桩看上去般配的婚事来彻底改变自己的处境。

  不管嫁给谁,她若是失去自己,都会是个失败者。

  但可笑的是,苏慎云处处想和她争,却连她看重的是什么都没弄清楚。

  (已经确定12.1上架,到时候会需要大量的月票支持,恳求大家的保底月票~)

青铜穗

感谢付糠龙打赏的和氏壁~   感谢书友150216203529689、odiesun、苒小妮的妈咪、素音清雪、一世清白、若心、bucherren、廉贞公子、戚缭缭、我乃大罗金仙、我写字不好看、乐之晓拙的打赏~   感谢投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