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48章 王爷好巧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036 2017-11-26 19:17:39

    燕棠睨着靠近来的阿丽塔纹丝未动,阿丽塔便愈发烟视媚行。

  眼看着就要靠上他胸口,却倏然间从旁插进来一柄扇子,正抵在她胸上方。

  然后又有听上去亲切而且轻松的声音响起:“女使大人有什么话想跟我们王爷说,放心地说就成。

  “我们大殷布防森严得很,不光是边疆,就连这会同馆,也多是‘天狼卫’的兄弟,还没有到需要两国亲使见面说悄悄话的地步。”

  阿丽塔听到天狼卫,再望着来人,脸色瞬时变了变:“你是什么人!”

  “在下黎容,是镇北王府的长史,也是我们王爷的影子,可以说大部分情况下只要王爷在的地方就有我在。

  “女使大人连我的身份都猜不出来,看起来准备工夫做的还有些不足啊。”

  黎容神色看上去跟他的声音一样亲和,笑微微地站在他们二人中间。

  阿丽塔仿佛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变了变。

  再看了眼这扇子,便挺胸顶了顶,然后却发现拿它无可奈何……

  “底子不错。”黎容撩唇。“早就听说草原女子身手矫健,果然名不虚传。

  “女使大人看着苗条,劲儿却不小。”

  说罢,他手若翩鸿,眨眼从她衣襟伸到她锁骨,自扇子底下取出个一寸见方的小纸包来,顺手递了给燕棠。

  阿丽塔捂着胸襟怒瞪黎容:“还以为镇北王品行端正的传言是真,没想到竟让我亲眼看到王爷纵容属下轻薄女子!

  “我们乌剌虽不敢与上邦相比,我们可汗却不是怕事之人。你们如此轻辱我,就不怕有损你我两朝邦交吗?!”

  燕棠且没搭理他,只淡淡瞥了眼这纸包,打开轻拈了拈,目光就有些玩味:“邦交?”

  他把纸包复又包起来:“揣着‘消魂散’来给我问安,眼下倒怪我们轻薄你。

  “女使大人难道不应该觉得,此番前来不管发生些什么事,都是理所当然的吗?”

  阿丽塔神色凛然,目光情不自禁瞥向他手里纸包:“你怎么会知道它?”

  燕棠扫了她一眼,缓步踱到窗户下,推开窗说道:“你们乌剌物资缺乏,这些东西大都是自中原商人手上得来。

  “世间迷药虽有千百种,但原料都差不多。我要是猜得不错,你这药应是徽商手上买来的吧?”

  他立在窗下回头,又看向阿丽塔:“都说女使大人艳冠乌剌,怎么来见小王还得带上这个?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吗?”

  阿丽塔被戳破心思,有瞬间羞恼,但很快恢复过来,扬唇又道:“外头都传言王爷是个柳下惠,我才揣着药来试试王爷定力。

  “没想到王爷对这药的来历张口即来,看来外头传言有误,王爷才是此道行家!

  “既然王爷也觉得阿丽塔有魅力,那你我不妨找个清静之地好好聊聊?”

  她边说边又靠上来,伸手来夺那纸包。

  动作看上去柔缓,实则不过眨眼之间就趋向了燕棠手上!

  燕棠身形纹丝未动!甚至只是施施然抬了抬手,那纸包便就被他塞进了袖口里。

  而扑过来的阿丽塔却不知怎地扑向了他身侧的茶几!

  茶几上两只杯骨碌碌滚到地下,啪地一声摔碎了,活似往阿丽塔脸上甩去了两巴掌。

  燕棠慢条斯理捋了捋袖子:“想来中原的地板都比乌剌的要滑得多,女使大人可要当心。”

  阿丽塔又羞又恼,拂开笑微微要来搀扶的黎容,走回燕棠面前:“想不到王爷竟有这样的好身手!这么说来阿丽塔是看走眼了。”

  话没说完她只觉腰上一凉,下意识低头,却见黎容修长五指如落叶翻飞,正自她腰间夹出张折好的纸来!

  “‘五十匹良马并黄金百两献与镇北王,已受纳’?”

  燕棠展开这张纸,再垂眼看着已显气急败坏之色的阿丽塔,走过来两步:“这是空手套白狼啊!

  “女使大人是打算使用迷药把我迷倒,再哄得我在这纸上按印为证以此做为要挟,以便供你们之后随意差遣我?”

  阿丽塔抿唇不语。

  燕棠倒背着手凝眉,静默片刻他沉声道:“把巴图及司礼监与礼部的人都请过来!”

  黎容颌首称是。

  但他未及转身,阿丽塔目光顿闪,随即解开腰带,一件外袍眨眼便脱了下来。而紧接着她又开始解第二件……

  “王爷只管让人去请,只不知道贵国司礼监与礼部的人看到阿丽塔光着身子处在王爷房里,他们会怎么想?”

  这女人也是心思敏捷,这不过刹那的工夫,先前的羞忿便全看不到踪影了。

  侧窗外紫薇树上坐着的戚缭缭看到这里,对胡虏女人的勇气也不禁啧啧称奇。

  再看向燕棠,本来就没有什么好颜色的他此刻脸上已快阴沉得拧出水来了!

  “这怎么办?”苏慎慈紧张地跟她咬起了耳朵,“阿棠怎么这么倒霉,粘上这团狗屎?!”

  戚缭缭横眼睨她:“注意下你的修养。”说完又晃起两条腿:“能怎么办,肯定是把她丢出来呗!”

  难不成还留到屋里亲热亲热?

  他就是有这份心思,也不会傻到赶在这当口饥不择食不是?

  这里话音刚落,就听几声乍乎之后,两个侍卫架着罗衫半解的阿丽塔出房来了。

  看他们正要丢,戚缭缭随即喊道:“慢着!”

  正好从屋里迈出门槛来的燕棠听到声音,顿即两眼如刀往树上看来。

  这一看,那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更加阴寒了!

  只见绿叶扶疏处,一身绯色衣裙的她悠然自得地坐在枝桠上冲着他笑。

  头上两只缠着金珠儿的双丫髻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蹬着白绫绣花鞋的两只脚丫子,则得瑟得跟两只刚冒头的莲花苞似的——

  “戚缭缭!”

  这孽障,她居然胆大包天到跑到会同馆来了!

  “好巧啊王爷。”

  她笑眯眯地先自跳下地,然后才回头冲树上招了招手。

  燕棠还未及出声,随着人影落地,这才发现她旁边刚才竟还坐着个苏慎慈!

  ——这是说她不但自己来了,还把苏慎慈也给拐带出来了?!

青铜穗

感谢打赏,感谢投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