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富贵不能吟

第007章 骚气侧漏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2071 2017-10-18 12:45:55

  戚缭缭很迫切地想要见到苏慎慈,这种心情大概只有她一个人能领会。

  尤其当红缨说苏家没给她下帖子的时候……

  如果说苏家所有的事情仍在按着原先的轨迹往前进,那么她几乎可以肯定如今的她还是前世的她。

  因为换成任何一个别的灵魂替换她,都不可能还会发生一模一样的事情。

  苏沛英照样开了小宴,苏慎慈也依旧没给她下帖子,她有预感,她将要面对的苏慎慈,的确就是十年前的自己。

  而她,应该就是从十年之后,回到了十年前的既有世界。

  ……

  黎容很快在王府里见到了燕棠。

  燕棠正在整装。

  铜镜里映出他的高大身躯,身上一袭玄色织锦绣蛟龙暗纹的修身袍子,颌下已束得十分工整的襟口,还在被他严谨地往里收。

  听完黎容的话,他手指停下,转过身来:“你是说,她不但不肯还刀子,还要我带她去苏家?”

  黎容顿首:“她是这么说的。她说倘若王爷带她去苏家,那她就三天之内设法把刀子还过来。”

  燕棠目光就一寸寸地冷了。

  这孽障平时傻不啦叽的,被人蹭吃蹭买是常有的事,怎么到他这里,她倒知道反过来跟他讲条件了?

  钱不还不要紧,他也没指望靠讹她那点嫁妆本发财,不过是出口气罢了。

  但刀子却不能不还他!

  他说道:“我凭什么相信她?”

  黎容微默,硬着头皮说:“姑娘说,王爷若不信,她也没办法。”

  燕棠脸色以看得到的速度黑下来。

  这孽障难不成是看出来他的重点在刀子,所以才浑然无所谓地要挟他?!

  不可能!她那么蠢。

  “打听过了么?”

  深深盯着他看了半晌,他隐晦地问了句,然后转回身对着镜子继续束襟。

  “打听过了,戚姑娘回府那天夜里,靖宁侯的确是从她手上没收过一把匕首,据描述,应就是王爷落在戚姑娘手上那把。”

  黎容边说边上前递荷包。

  他信手把荷包夺过来自己挂上,镜子里一丝不苟的他脸上看上去愈发有些阴冷。

  如果戚缭缭是骗他的,那他有很多办法从她手里把刀子拿回来。

  可既然刀子是真的落在靖宁侯手上,他就只能先想办法拿到它再说了。

  毕竟靖宁侯绝非等闲之辈,而他与皇帝的行动又是绝密,如果让他看出点什么,他回头少不了被皇帝数落不说,还有可能走漏风声。

  “让她两刻钟后自己滚到岔道口的槐树下来,过时不候!”

  ……

  戚缭缭收到讯,随即吩咐红缨:“把前阵子三嫂给过我的两扎熟宣和端砚,都包好拿过来。”

  红缨吃惊:“姑娘真要去苏家?”

  这没受邀还上赶去也太……

  戚缭缭叹气理妆:“是啊!我决定从今天起,浪子回头,改邪归正,重新做人。”

  靖宁侯对戚缭缭的严苛不是没有道理的。

  大殷朝礼教并不森严,像现如今这些将门,无论男女,只要没有什么了不得的病症,从小都要学武,如今整个军营中女将不说到处都是,三五个也是有的。

  戚缭缭从小有病疾,靖宁侯为让她活久些,特意挑选了合适的武功路数让她学。

  可她只要稍微吃点苦,便就一大路的人怕她累着,来拖着她回去,武功因此半桶水。

  凭着这半桶水武功,还有戚家一府男儿们在背后撑着她在外耀武扬威的侍仗,长到十四岁,她终于成为了人见人厌的存在。

  杜若兰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她会起心害她也跟她自己的张狂是分不开的。

  要不是前两日她一个不乐意就把她的功课给撕了,杜若兰应该还不会斗胆干出锁住她这样要命的事来。

  苏慎慈独独不请她,自然也跟她的行为乖张分不开。

  尤其凭她这种草包,居然还能得到包括戚子煜在内的那么多戚家美男的疼宠,这简直没天理!

  于是戚缭缭原本只有五分厌,在世人眼里,也被放大到了七分。

  所以她不改善改善邻里关系怎么行?

  ……

  两刻钟后她准时走到岔道口。

  一眼便看到燕棠身姿笔挺地站在槐树下,浑身上下严严实实好像生怕有骚气侧漏……

  燕棠早就知道她来了,只是懒得理她。

  这会儿感觉她两只眼睛仿佛要蹦出来粘到他脸上,他终于忍无可忍射来眼刀:“戚缭缭,我虽然答应带你去苏家,但是你别想再打什么鬼主意!

  “总之三日之内,我要见到匕首。若见不到,我会直接去找戚子煜!”

  自从经过昨夜,现在被她这样盯着,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不着寸褛!

  戚缭缭笑了笑。

  连戚子煜能镇住“她”他都知道,看来对戚家了解颇多。

  这么说来,搞不好坊里各家情况他都知道。

  既然如此,那么他对苏家情况是不是也比她想象中了解得更多?

  ……这位竹马,藏得还挺深。

  “还有,”正走着神,他又凝眉看过来,“你也最好不要在苏家整什么夭蛾子,今日是沛英的好日子,你若是敢乱来,回头我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眼底露出的寒光,令旁边站着的红缨和翠翘都不由抖了一抖。

  戚缭缭不置可否。

  转而她笑了笑,伸手往他衣襟上自如地拂去:“天转暖了,王爷火气又大,穿这么严实,可别捂出痱子来!”

  ……

  黎容把戚缭缭引了给苏府管事娘子后就走了。

  管事娘子是苏慎慈继母姚氏的陪嫁,旁人看到戚二小姐都难免皱一皱眉头,她却不,只是微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眉开眼笑地引着她往园子去。

  戚缭缭不用她引路,丢下她,轻车熟路地往苏家后花园走。

  苏家是世宦,能够夹在这大批当红勋贵里的人家当然不会弱到哪里去。

  但是这个时候边关并不平静,常有战事传来,武将受到重用,勋贵地位比文官强,还没有形成文官牵制武官的局面,并且宦官权力也隐隐有压制文官之势。

  所以,此时的苏家门庭大归大,家族实力上却仍未到可以与勋贵分庭抗礼的地步。

  六进的主宅带东西跨院各四进,占地不谓不广。

  自老太爷下来子嗣不多,分家的人少,家业积累下来也就逐渐庞大了。

青铜穗

感谢我乃大罗金仙、奉印、寒谷一冰、JessieEcho、mazzycat、吾晓舞、每一刻的闪耀、梅落雪疏、丛丛宝宝、春风重月、Gourj、付糠龙、锦墨锦、兰叶春葳蕤桂花秋皎洁、砚儿观落花、就在此时此刻哈、紫星照耀、月影*洛衣、席梦颖、小院子、LXXLXX、木未了二、一楼~、Odiesun、书友20170927201645007、雁知归、悦莜、涵小宝2015、水野由香、大柳树的叶子的打赏~   感谢投票~   感谢大家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