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7-06-09上架
  • 2070217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皇后归来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247 2017-06-09 11:08:07

  南晋,都城。

  秋风萧瑟,树叶儿枯,百花凋零。然,荣国府后院凉亭内的两树红枫红得如火如荼,在风中摇晃时,就像一团摇摆的火焰;一株上了年头的柿子树,挂满了一只只的黄澄澄的灯笼,嘴馋的婢女经过时,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对着柿灯笼垂涎俗滴;小径两侧摆满了开得婀娜、娇妍的秋菊,黄的、白的、紫的,花香扑鼻间,闭阖眼睛似回到盛春百花园中。

  朝霞如锦,晨曦穿过窗棂的格子,落在珠蕊阁的地上出现一个个光格。数色轻纱自梁而下,无风时如瀑,有风时似云,煞是漂亮。

  啊——

  一声尖叫,锦帐之内的少女猛地坐起身,低吼怒骂道:“陈茉、夏候滔,你们……不得好死,便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然,待看清眼前熟悉的闺阁、熟悉的摆设,少女张大嘴巴:“我不是在做梦?”

  外头,一个粉褂侍女快奔而至,挑起帐帘,轻声问道:“女郎,你可是做噩梦了?”

  一个圆脸侍女与一个熟悉的妇人奔近,一脸忧色地看着绣帐内的她。

  少女讷讷地看着面前的人:“乳母、杜鹃、黄鹂……”

  这怎么可能?乳母已死,怎的出现在她面前,而乳母比记忆中至少年轻十岁。

  她不是被陈茉剜心惨死了?怎么又活过来了?她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屋里的一切,她回来了,回到了待字闺中之时。

  乳母莫春娘轻叹一声:“女郎,昨晚歇得可好?”

  自今岁入春以来,陈蘅便常做噩梦,荣国府没少请御医、名医看诊。

  陈蘅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痛,很痛,不是做梦,难道是她的玄门祈祷术生效了?

  她回到了一切恶梦的起始之时。

  杜鹃轻声道:“女郎可要起身了?”

  陈蘅正苦恼不知是哪一年,黄鹂欢喜难掩地道:“女郎,今儿是添妆日,明儿是晒妆日,怕是一会儿有女郎上门添妆。”

  添妆、晒妆是女儿家出阁前,也是身为妇人前,最后与娘家姐妹、闺中好友们交流相处的日子。

  德治三十七年九月初八对宫中天师来说,是“百年难遇宜婚娶之日”,前世的她,便是这一日将自己嫁出去的,但她知道,她的命运、整个荣国府的劫难也是从这一日开始。

  她回到十一年前、出嫁之前……

  这一次,她不要再做棋子!

  陈蘅定定心神,“乳母,将我妆盒里的银钱取出,带着杜鹃去外头买一批赝品书籍字画,价格在十两银子一件即可。再买几套价值在一百两银子的上等瓷器。”

  莫春娘与杜鹃面面相窥,猜不出陈蘅这是要做什么。

  买赝品?还是买一批赝品?

  十两银子一件,还是仿真品,没有功底很难仿得像。

  山野乡绅为了充门面,会买这种仿真品挂在家里,以此增添几分书卷气。可荣国府陈家不需要,荣国公之母陈留太主留下的嫁妆里头有不少货真价实的名家真迹。

  (注:“太主”即“大长公主”,是魏晋时候的一种称呼。)

  陈蘅叮嘱道:“不必细问原由,过几日你们自会明白。这事越少人知晓越好,除了我们四人,我不想第五人知道。”

  三人齐齐应声“诺”。

  翌日黄昏,陈蘅估摸着今晚仆妇们就要整理、包装箱笼,她细细地审视着一幅幅字画、一本本书籍,前世让她有苦难言,今生她不会再做“傻子”。别人伤她一分,她便还上至少三分。

  “乳母,夜深之后,你将几抬字画嫁妆抬回珠蕊阁,我……要亲自整理。”

  莫春娘想到女郎买赝品,难道她是要“以假换真”,这可是嫁妆,若是被婆家知晓,是会被人瞧不起的。忙殷殷劝阻道:“女郎,此事万万不可。”

  陈蘅怒道:“照我吩咐行事,你若不想顾忌我的声名只管传出去……”

  世间除了父母,莫春娘是最在乎陈蘅名声的人。

  陈蘅道:“去办罢!”

浣水月

新文开传,打滚卖萌求支持!收藏、咖啡都不要少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