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二章 新嫁娘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186 2017-06-10 00:32:09

  九月初八,天色未亮,整个长安城就传来一片热喜庆欢乐之音,有预备迎亲的锣鼓队,亦有准备前往迎亲的喜娘,甚至连同行的小厮、下人们都被主家、管事叮嘱“一路得说吉祥话”。

  陈蘅昨日未时就被乳母莫春娘催促着睡着,未到三更,又被莫春娘与几个仆妇、仆妇唤起身,沐浴更衣。她呆愣愣地坐在菱花镜里,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切恍然若梦。

  五天了,她尚未完全接受回到十一年前的事实,便已开始应对、布局。

  她用手轻抚着左颊的疤痕,褐色的,即便父母花了重金购得玉颜膏,依旧无法让她恢复曾经的无瑕美貌,这一块疤痕就如同美玉上的瑕疵。

  都城百姓更是夸大了她受伤的事,说她从一个美人变成了丑女,更有人私下戏称“都城第一丑女”。

  耳畔,忆起前世咽气前,大堂姐陈茉得意张狂的脸,“瞧!多美的脸,多水灵的眼睛,可惜,再美的容貌到底被毁了!你要死了,我不妨让你做个明白鬼,毁你容貌的木桩是我埋在雪里的……”

  即便知晓了今日会发生的一切,陈蘅还是让妆娘给自己化了最漂亮的妆容,甚至让妆娘照着自己前世的妆容经验,指挥着她给自己敷粉、描眉、点唇……

  从额头到脖间,每一个细节处都不放过,巧到好处的掩住了脸颊上淡淡的疤痕,将她的美丽衬托得惊人、张扬。

  离阁楼,拜父母,聆听父母训示。

  迎亲的队伍虽到了,却久久不见新郎人影。

  南晋的习俗:男女双方缔结良缘,若婆家看重这门亲事,必让新郎亲往迎接新娘。若在娘家府上接人,视为最是看重;若在半道接人,则视为较为看重。

  不接新娘的新郎,曾会被看作,新郎与婆家不喜入门的新娘。

  (注:魏晋时,新娘的称呼其实是“新妇”,担心大家觉得怪,就用“新娘”。)

  吉时将至,再不上轿就会误了吉时。

  荣国夫人莫氏望着大门方向,轻叹一声,“吉时将到,不等了!阿蕴,将阿蘅背上花娇。”

  陈蘅自五日前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十一年前,先是欢喜,再是愤怒。上天给她再来一次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珍惜,不辜负自己,不负家人。

  陈蕴将她一路背到荣国府大门外,在喜娘、银侍女的搀扶下,她落到了轿中。

  (注:魏晋时的奴婢身份很低下,还没有“大丫头”的说法,通常的说法是婢女,对受宠的婢女可以称“侍女”,为了区别对待,本文的婢女等级分为:银侍女、铜侍女、铁侍女。)

  一声高呼“起轿!”

  一切,都与前世一模一样。

  一样的喜乐,一样的邻里、世交,一样的恭贺声:

  谢家家主真诚地道:“陈安兄,可喜可贺,令爱喜得良缘!”

  “要说长兄这福气,可不是寻常人有的。”这是二郎主陈宏的声音。

  说是羡慕,不是说是嫉妒。

  喜乐声声,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空气里夹杂着火药的气味和一阵阵泌人的花香味,陪嫁银侍女杜鹃、黄鹂二人带着陪嫁的四名铜侍女齐齐抛撒着数色花瓣:月季花、芙蓉花、秋菊。

  出了荣国街便是晋国都城最繁华的大兴街,熙熙攘攘的人群兴起一阵骚动,你推我搡,几乎要冲破周围官兵的拦阻。

  “荣国公嫡女出阁,好大的阵仗。”

  “三日前,陈家的嫁妆就抬入五皇子府了。”

  “啧啧,整整二百八十抬。”

  周围的百姓们议论纷纷。

  杜鹃抬头一望,见不远处寻来一行人,领首的胸前佩戴着一朵偌大的红绸花,“女郎,是五殿下来了,他来接亲了!”

  轿中的陈蘅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丝帕。

  夏候淳玉笄高挽,龙章凤姿,骑在一匹枣红骏马背上,着实是难得一见的俊俏儿郎,他冷冷地看着大兴街头的送亲队伍。

  陈蕴揖手唤道:“五殿下……”

  夏候淳不睬陈蕴,而是对着送亲队伍大喝:“停轿!”

浣水月

又认真修改了一遍,魏晋时候的称呼比较讲究,与那时不合的地方,某浣标注出来了,希望亲们勿喷,该文虽是架空的魏晋朝代文,会力争符合那个朝代的特色。再次鞠躬、打滚、卖萌,恳请亲们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