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四章 羞辱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105 2017-06-12 08:17:19

  陈蕴高声道:“五殿下这是要抗旨?”

  “这怎是抗旨?本王不是赏陈氏阿蘅贵妾名分,正妃之位必得绝/色美貌者。”夏候淳微扬着下,“陈大公子,本王在半个时辰前,即今日辰正之时已与卫女郎拜天地、结良缘,有贵妃、满朝文武观礼作证。”

  刚被拒婚,现下又告诉他们,说他已经娶了一个女郎入府。

  他,好狠!

  就和前世一样。

  不过,夏候淳不算狠,真真残忍无情的人是另一位,那位出身卑微却有雄心壮志的夏候滔。

  陈蕴闻到此处,“你说的可是卫紫芙?”

  夏候淳道:“正是陈大公子的姨表妹卫紫芙!”

  陈蘅坐在花轿中,咬得下唇几近流血,就算再来一次,她也无法压下心头的怒火。

  愤怒、羞辱、痛楚……

  因她容貌受损,就得受世人所弃?

  在以貌取人的南晋,这是一种耻辱。

  她抬手轻抚左颊的疤痕,心一阵刺痛。十二岁那年的冬天,她约堂姐妹、表姐妹们来府里踏雪赏梅,她脚下不稳摔了一跤,正巧一头撞到雪下的木桩尖刺上,扎破脸颊,即便父母请了宫中最好的太医,用了最好的药膏,还是留下了难看的疤痕。

  (注:魏晋时没有姐姐、妹妹、哥哥这些词汇,姐姐的称呼是“女兄”,妹妹则是“女弟”,大哥称“长兄”,之后的二哥、三哥……都称为“小兄”,但本文用了“姐姐、妹妹、二兄”等词,勿喷!)

  荣国府嫡女毁容的事,一夜之间传遍整个都城,她从晋京名门世家公认的美人变成了丑女。

  女子的容貌便是女子的生命,失去了容貌的她,也曾悬梁自尽——被乳母给发现救下,又曾想投湖自尽,来不及走到湖边,被侍女抱住大哭大喊,到底惊动了家里人。

  两次寻短之后,母亲、长嫂生怕她想不开,母亲更是在她床前哭成了泪人,生怕一转眼她又寻了短见。

  此事传到宫中,晋帝怜惜,当即金口一开,为她和夏候淳赐婚。

  赐婚圣旨一下,一石击起千重浪,世人都说她配不上夏候淳。

  她怕,真的很怕,怕夏候淳上门退婚,在惶惶不安之中过了近三年的时间,不想最后,夏候淳却给了她重重一击。

  此刻,明明是夏候淳抗旨,却要将这个难题抛给陈家。

  夏候淳冷声道:“陈大公子,莫非你做不得这主?”

  陈蕴怒不可遏,她妹妹就算毁了容貌,只要敷了脂粉也瞧不出,堂堂荣国公府的嫡出娇娥,无论是出身、地位,哪里比不得卫家紫芙。

  卫紫芙的父亲不过是寒门文士,其生母是尚书省左仆射侍妾、荣国公陈安的庶妹陈宁。

  陈蕴道:“五殿下,你欺人太甚!”

  “本殿下欺人了?”夏候淳摊手,一脸无辜状。

  他只是不想因娶丑女累及自己的名声,他堂堂皇子更不屑世人提到他就面露惋惜、同情之色。

  荣国府明晓陈蘅毁容还向晋帝谏言,挑唆父皇将她许配于他。

  他风姿卓绝,文武兼备,天之骄子般的人物,如何愿娶陈蘅?

  今日所举,不过是还击荣国府对他的羞辱。

  他许她贵妾位分,也是瞧在她是陈留太主的孙女份上。

  他要娶的乃是美丽与风情同佳的卫紫芙。

  虽然卫紫芙的出身比不得陈蘅,可她是他心上的人,相识于幼年,相恋于少年,他现在是半分委屈也不愿卫紫芙受。

  “陈大公子,荣国府挟父皇对姑祖母的敬重得到五皇子正妃之位,你们又何曾不是以势压人!更是自取其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