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六章 登门求亲吧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254 2017-06-14 08:27:48

  第六章登门求亲吧

  陈蘅又问了一声:“五殿下,几年前你不反对这桩婚事,几月前也不反对,甚至在今日之前也不曾相拒,莫非五殿下要贪荣国府、我祖母给我留下的丰厚嫁妆?”

  (注:魏晋时对祖父称王父、大父;对祖母称王母、大母,本文还是称“祖父、祖母”。)

  夏候淳蹙了蹙眉:他好像被骗了。三年前自陈蘅受伤毁容,再未参加过任何宴会,不参加任何贵女活动。

  陈蘅不仅没毁容还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容貌美丽者比比皆是,而拥有独特风\情者极是难得。

  他觉得自己许是错了。只是,他话到此处,是再容不得开口的。

  这两年,他满心满眼看到的只有一个卫紫芙。他既娶了卫紫芙,又得到刘贵妃的支持,就不会再改。

  “谁……谁稀罕你的嫁妆?”

  高洁是名士应有的品德,真名士自风/流,举止风/流不沾俗物也被视为一种高洁。

  陈蘅故意如此说,今生的她,不会再附庸风雅,不理俗务,前世她最大的劣势,便是原是红尘俗女,却目无财物,最终被人算计,先丢里子,再失面子,而她自有“丑女”之名开始,她哪里还有什么面子、名声。

  夏候淳万不会承认自己打陈蘅嫁妆的主意,自恃为名士的他,怎会去探这等俗物?

  陈蘅微微勾唇,似笑非笑,浅浅的笑意蓄在唇角,自有一种难言的绝/色,更带着一股明显的暗讽之色。

  大兴街的一处茶楼里,窗户大打,窗前站着一对锦衣华服的男女。

  女子得意地道:“滔郎,我没骗你吧?”

  男子的目光定定地看着花轿的红衣少女身上,天地间这一抹鲜血般的红、烈焰般的红,似能灼热人的心,仿佛世间万千风华都不再是风华,而她就是这世间最美的绝/色,似漫漫长夜后冒出地面的一缕霞光,如雪后天晴时绽放的第一缕红梅,美得别样,美得惊艳。

  “阿茉算无遗漏,夏候淳还真退亲了。”

  女子笑意微敛,“滔郎喜欢上陈蘅了?”

  男子恐她生气,伸手一扬,一把将女子拥入怀中,“滔此生唯阿茉一个挚爱,任世间女子何其多,皆不入心。”

  “不入心却能入你眼,是不?”

  女子醋意翻滚。

  当年那般算计,没想陈蘅敷了脂粉,还可以美得这般引人注目。陈蘅的那双眼珠子,明亮如星子,瞧得让她直想将其挖出来用脚蹂

  她昔日的算计,是用木桩刺瞎她的眼,不用两只,只要一只眼就行。

  毁了容、带了残,她倒要瞧瞧,陈蘅还如何压在她头上。

  明明她才是陈家此辈里头的长女长孙,因陈蘅的存在,她总差陈蘅几分。

  她是庶子长女,而陈蘅是嫡子嫡长女。陈蘅更是陈留太主唯一的嫡孙女,身上流着大晋皇家的血脉,身份尊贵。

  南晋的公主有十几位,可都城四大士族名门的陈家此辈只得一个嫡孙女。

  陈蘅的尊贵,陈蘅拥有的一切,皆让陈茉嫉妒得生恨,恨不得毁掉她所有比自己优胜的地方。

  她想毁去陈蘅的容貌,想毁去她嫡孙女的身份,更想毁去她的姻缘……

  如果将她踩在脚下,让她成为自己的垫脚石,陈茉就觉得痛快。

  夏候滔拥紧陈茉,在她脸颊上香了一口,柔声笑道:“她就算美又如何,不过是个草包,哪有阿茉冰雪聪慧。”

  陈茉用纤指轻推他的额头,肃容道:“陈蘅被拒婚,你登门求亲吧?”

  夏候滔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思义的望着她。

  陈茉笑道:“我只要你的心,为了你,我可以牺牲所有,哪怕是妻位。”

  妻子未必就得夫君的喜爱,妻子也未必就是后宅真正的赢家,这活下来的,能活得长久的,活得风光的,这才是胜者。

  而她陈茉就要做那最后笑着、胜利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