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八章 不屑你的嫁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109 2017-06-16 11:56:24

  夏候滔慎重地道:“阿茉,无论何时,你都是我心上唯一的妻。”

  陈茉粲然笑道:“我信你。”

  一句信你,两人相依。

  陈蘅,一切才刚刚开始!

  陈安,我会将属于父亲的一切都夺过来。

  你们就等着我的抢夺吧。

  荣国街与大兴街的街头,秋风更甚,猎猎的风吹拂着陈蘅的衣袂,一袭火红的嫁衣,抢夺了天地间最炫目的颜色。

  前世时,她婚事突遭变故,一怒之下改嫁他人,嫁妆的事也没留心,她依旧在这一日嫁人,嫁给六皇子夏候滔为正妻。可事后才知道,从五皇子府送过来的嫁妆被人动过,六成的东西换成了赝品。

  真物去了何处?答案不言而喻。

  卫紫芙在暗中动了手足,一招“偷梁换柱”,将真正的宝贝全换成了赝品。

  夏候滔势弱,不敢与得宠的夏候淳争,而她又因受世家名门的莫氏教导,自来视金钱如粪土。可她却知,正因她忍下此事,在夏候滔心里扎了一根刺,认为是荣国公府给她置办了一批假货。

  陈蘅悔不当初,自己的嫁妆已经送回六皇子,她想改口也失了道理,只得吃下这个暗亏。彼时,她与夏候滔解释“这些赝品、假物定是被五皇子与卫紫芙换了,我寻他们讨回来。”

  夏候滔怒道:“换回来!你的嫁妆会还给你了,他们会认吗?”

  但凡不是傻子,都不会认。

  两边已交接清楚,当时为什么不说,过了几日才说是假的,谁会信?夏候淳在前世时,是都城六俊杰之一,谁会愿意翩翩君子会干出这种事?

  前世今生,卫紫芙与夏候淳两度让她难堪,她又岂会便宜别人?

  这一次,卫紫芙想偷她的嫁妆,一文钱的便宜也休想。

  因她在出阁前五日回来,在三日前将嫁妆抬入五皇子府,这便足够她布局,她倒要瞧瞧卫紫芙这次如何收尾。

  陈蘅道:“五殿下,我年芳十二,家母就对外宣布,祖母的嫁妆、她的嫁妆皆会留给阿蘅。我与殿下订亲近三载,早前哪一日退婚不成,可殿下却选在今日,着实让人深思。”

  她虽未明言,却暗指夏候淳觊觎她的嫁妆。

  不,他不会承认!

  打上陈蘅嫁妆的乃是卫紫芙。

  夏候淳知道卫紫芙的心思,但他不能点破,卫紫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幸福,是为了他们过得更好。

  “陈氏阿蘅,本王不屑你的嫁妆。”

  陈蘅的嫁妆丰厚,数年前众所周知。陈蘅的生母莫氏,乃是广陵(今扬州)莫氏宗主的嫡长女。莫家是江南士族名门之首,当年嫁荣国公陈安时是真正的十里红妆,惹得一路的百姓围观。

  陈蘅的祖母陈留太主是晋肃帝的嫡长女,虽是女儿身,自小爱兵法、喜布阵,通十八般武艺。十四岁征战北疆,是南晋的一代女将,因常年征战,误了婚期,直至十九岁时还待字闺中。二十岁时,尚书省尚书令陈文韬登门替嫡子陈朝刚求娶陈留公主为妻。

  晋兴帝怜惜胞妹好好的闺阁红妆被养成男儿心性,又感念自己不能征战沙场,却是胞妹代己出征,待陈留太主出阁之时,特意令皇后预备二百九十九抬倾城嫁妆,乃是有晋以来,所有公主出阁时嫁妆最厚的。

  “不屑便好!”

  你既说不屑。

  回头爆出丑事,便怨怪不得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