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二十章 再会前夫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070 2017-07-01 11:25:00

  为了助他,她不惜委屈自己的二兄,让陈葳让出自己的军功给他。

  她前世欠了二兄颇多,她一直对不住的是真心疼她之人,甚至对不住庶妹陈薇。

  莫氏轻声道:“阿蘅,女子嫁人宛如第二次投胎,我知你为今日之事颇有愤怒,可愤怒、冲动不能拿一生做赌注……”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

  陈安轻呼一声,“夫人!你又说严重了。”

  莫氏放开了陈蘅的手,“就算外头流言漫天,就算世间所有人都弃我女儿,她也是我身上落下来的肉,心上的宝贝。”

  这,才是真实的莫氏。

  前世的她,因一气之下嫁给了夏候滔,处处都想争上一争,争一份幸福,争一份体面、争一份荣光,一心只想着自己,想着如何襄助夏候滔,最后却落得那般下场。

  夏候滔登基,给父亲陈安治了一个贪墨大罪,贬为七品县县,剥夺爵位,携长兄一家同时发配三千里外的肃州。

  父母未抵肃州,在洛阳城外就遇到了贼匪死于乱刀之下。

  直至到死,她才知晓,父母不是遇到贼匪,而是陈宏眼馋大房的家业、爵位,派出死士追杀。

  而疼她、怜她的二兄陈葳,却在征战西魏的沙场上,为了不让她做寡\妇,替夏候滔挡流箭身亡。

  陈蘅眼里有泪,这一次,她必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阿娘,我去前院见了六皇子就来侍疾,你莫伤心,女儿知晓分寸。”

  陈安低声宽慰道:“我答应你,无论阿蘅同不同意,我都会遵从她的意思。”

  “夫君可不能逼她,这一日阿蘅受到的伤害已够多了。”

  多到让她恨不能代之。

  莫氏低声抽泣,两肩轻颤,哭得压抑而放纵。

  她明珠宝贝一般养大的女儿,哪里受这样的委屈。

  陈安的无奈。

  他亦有自己的骄傲,可女儿到底还是自己的,他只怕女儿可以成长起来。

  *

  前院大厅。

  正中挂了一块“诗书传家”的匾额,这是先帝时的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墨宝。

  王、谢、陈、崔四家是南晋士四大世家名门,亦是晋国士族中一等名门,扬名天下。

  厅上,负手立着一个蓝色蟠龙袍少年,玉笄高挽,身姿修长,两侧静立着一个眉眼清秀的侍卫。

  “六殿下,三女郎到!”

  随着一个侍女的通禀,少年缓缓回眸。

  花厅右上首方向坐着一个中年文官,中等身材,却是中书省侍郎韩庆,亦是晋帝指给夏候滔的先生。此人瞧着面善,着实是个面善心狠的人,一肚子的坏水。

  右排下手方向坐了一穿戴喜庆的官媒仆妇。

  陈蘅与夏候滔四目相对,铺天盖地的恨意袭上心头,脑海里是父母死于乱刀,长兄尸身伤痕累累,长嫂为免受辱,被迫咬舌自尽,除了她的大侄儿陈阔彼时在谢家读书,另三个侄儿侄女无一幸免,长兄最小的女儿乃是庶出,还是襁褓的女婴,被他们生生摔成肉酱。

  夏候滔……

  既然你从一开始喜欢的是陈茉,又何故来登他家大门求娶?

  夏候滔听多了陈蘅变得如何丑陋的传闻,此刻却看到一个雍荣华贵,气度不凡的妙龄少女。

  她的眼神犀厉如剑,含着一股无法忽视的恨意,他莫非几时开罪过她?

  陈安走在后头,浅笑道:“阿蘅,立在门口作甚?”

浣水月

后台升级,丢了几章,现在这个才是正确的。鞠躬求支持!希望亲们一如既往的关注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