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23章 作戏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070 2017-07-04 08:30:00

  若他跳下湖救人,荣国公不嫁女儿也得嫁。

  陈安一路狂奔。

  三年前,陈蘅就闹过两回自尽,将家里人吓得不轻。此次的事,比她当年毁容还要严重。陈蘅一个小娘子哪里经过这等大事。

  荷花池里,夏候滔看到扑腾的人影,不待细想,一头跳下去。

  韩庆心下急切:希望救的人是陈蘅,如此,陈安不嫁女也得嫁。

  池畔花丛中,陈葳怀拥着湿透的陈蘅。

  陈蘅失魂落魄地道:“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不让我死?五皇子与卫紫芙在我与他订亲后半年就生了情愫。六皇子分明早有意中人,却借求亲羞辱。一个又一个都能羞辱我,我活着只会让荣国府蒙羞,让我死!让我死……”

  韩庆听到声音,猛一回头:陈蘅被救上来了,荷花池里的是谁?

  为甚那人也穿着绿裳,乍一看还以为水里的是她。

  原来,在陈蘅跳湖之时,陈葳正在一旁习武练剑,一听杜鹃的呼救声,几乎没湿鞋,立在湖畔将陈蘅给拉了下来。

  他一边拉人,陈蘅还不忘对杜鹃道:“你叫得再大声些,装得更像些行不行?”

  敢情闹了半晌,人家是在作戏。

  她的话,陈葳能听见,韩庆却未听见。

  杜鹃扯开嗓门,不是装像些,哭得呼天抢地乱喊:“来人啊!女郎不堪受五皇子、六皇子折辱跳湖了!快来人啊!救命啊……”

  要哭,带着哭音;要慌张,像手脚无措的模样。

  夏候滔将湖中央的人抱住,不瞧不知道,一瞧险些没怄死:这不是陈蘅,只是一个生得清秀的家仆。

  少年家仆冲夏候滔直抛媚/眼,娇嚅嚅地道:“谢六皇子相救!”

  救?或是不救?若救,这可不是他以为的陈蘅,若不救,就这样空手上岸,明日定会有风言风语。

  少年家仆亦不管夏候滔到底救不救自己,近了他的身,就如八爪鱼一个攀在夏候滔身上。

  人救到中途,偏生还是一个少年家仆,没让夏候滔呕出血来。

  陈蘅与陈葳互换了一下眼神。

  生怕陈葳露了陷,陈蘅轻拧一把,“二兄,今日不闹一场,不会让世人知道荣国府的委屈,你一会儿可演好了。”

  陈葳睨了一眼:就妹妹的心眼多。

  他恶狠狠地瞪着夏候滔,这下好,瞧这小子湿成了落汤鸡,陈葳心情大好,但面上怒火丛生。

  “本公子拿五皇子不能如何,可拿你还有法子!夏候滔,你既有意中人,只管娶你欢喜之人,为甚来我家羞辱我妹妹?”

  他从地上拾起宝剑,不待拔剑,陈安大喝一声:“阿葳,你嫌家里还不够乱,还不快住手!”

  “阿耶,岂能由人如此折辱我荣国府的女郎,今儿非让他赔罪不可……”

  陈安恼吼:“闭嘴!”

  事情只会越闹越大,打一场,把人杀了就能了事?只会越来越麻烦。

  陈蕴此刻又从自己的寝院里奔出来,三两下夺走陈葳的宝剑,生怕他一怒之下做错了事,“六殿下,今日府中事多,不远送,请回罢!”

  夏候滔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千算万想,却救了个着绿衫的家仆小子上来,一口怒气压在胸口,险些没将他给憋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