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27章 可偷人不偷物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193 2017-07-08 08:30:00

  陈蘅没嫁成,嫁妆便得退回去,且造成无法成姻的原因是男方,嫁妆更得分毫不差的退还女方,通常男方为了补偿,会多给女方退一些聘礼,再爽快些的,索性连聘礼也不好。

  卫紫芙不是荣国府的嫡女,只是庶女所出的外甥女,万没有道理得她的嫁妆。

  今儿荣国府的管事、仆妇一闹上门,先是发现有人拆开了箱笼,之后发现被拆开的箱笼里的东西都被人给换成了假货、赝品,就连字画都是南辕北辙。

  南晋读书人最喜这些字画、书籍之物,换了这些东西,传扬出去,别说卫紫芙的名声毁了,就是整个卫家的名声也都跟着毁了。

  邱媪轻啐一声:“呸!这这么件三四百两银子就能买到的珍珠衫,就想换成价值数万两银子的南珠衫,你们这是做梦呢?

  快把南珠衫、名家字画、双面的六扇苏绣屏风、先帝赏赐的十二套精品瓷器、十二套宫中所出的头面首饰交出来……”

  夏候淳与卫紫芙车辇回府,远远地就听到外头一片喧闹声,府门前停了一十几辆马车,有的马车上堆满了箱子,周围静立着荣国府的护院、家丁。

  夏候淳步入府中后,正听着邱媪指着皇子府的大管家与花三娘的鼻子骂。

  他阴沉着脸,“怎么回事?”

  “哟,五殿下,你昨儿不是说不稀罕我家女郎的嫁妆,怎的二百多抬嫁妆就被打开了二百抬,但凡极贵重、稀罕的都换成寻常物,还有六十九抬嫁妆对不上……”

  夏候淳昨晚也歇在这里,今晨起来时,就见库房里有人头窜动,俱是卫紫芙从娘家带来的下人。

  邱媪将手头的珍珠衫晃了晃:“瞧瞧,这是南珠衫?连上等珍珠衫都算不上。”

  珍珠衫的珠子粒粒小得跟绿豆似的,南珠衫可是陈家太夫人当年送给陈留太主聘礼,粒粒如豌豆,上头又用了黑珍珠、粉珍珠饰成流苏、坠子,价值数万两银子。

  南珠衫岂是这么件破珍衫珠能比的?

  “南珠衫可是难得一见的宝物,原是陈留太主传给我家夫人的,我家夫人送给少夫人的。少夫人心疼女郎,这才添到嫁妆里头,就这么稀罕的宝贝,进了五皇子府,不过才几日,就被人给换了……”

  邱媪走近夏候淳,眸光落在卫紫芙身上,“五皇子妃,有多大的脚就穿多大的鞋。将不是自己的东西用这种方儿偷梁换柱,就能成了你的?”

  她扬了扬珍珠衫,“你可以偷人,这物件可不能乱偷。”

  一把交珍珠衫塞到卫紫芙怀里。

  卫紫芙气得粉颊通红,“你……这就是荣国府的规矩?”

  “偷了男人,不过是肚子多块肉,使些手段还能嫁出门。可偷了他人的物件,那可是要闹到官府的。”

  听邱媪的意思,仿佛偷物比偷人要严重得多,在寻常百姓家,若有娘子未婚先孕,那可是要祭河、祭天的。

  卫紫芙高喝:“邱媪,你好大的胆儿!”

  “怎么,你敢做不敢当?你未曾出阁就偷男人,否则你未婚先孕怎会多出肚子里的一块肉,真不要脸!老奴若是有你这等不知廉耻的女儿,不如按到尿桶里淹死……”

  卫紫芙气得胸口起伏。

  要说骂架,十个她都不是邱媪的对手。

  邱媪福了福身,“五殿下,今儿请了中人、媒婆来核对,现下还有六十九抬物件对不上,昔日装箱笼,我们府可是专设了宴席,请了都城体面的全福夫人和太后、谢皇后、王夫人来观礼。”

  此,称为“晒嫁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