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45章 摔破头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143 2017-07-18 00:05:00

  谢氏是谢家嫡女,谢家颇瞧不起西府兄妹三个,觉得他们私心太重,行事又无章法、不靠谱,爆出陈宁、卫紫芙打造假货欲易换真宝的事后,士族名门就没一个不唾弃的。

  卫紫蓉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大表兄,你帮帮我父亲,再帮帮我家……”

  陈蕴大呼一声:“来人,将蓉娘子送回西府!”

  两名孔武有力的仆妇正待扶卫紫蓉,她避开二人,冷喝道:“我自己走!”

  若非有事,她才不屑上门自讨没趣。

  今日荣国府的袖手旁观,她记下了。

  不远处的曲径上,奔来一个小小的蓝袍影子,这是陈蕴的长子陈阔,下个月就满两岁,能说能跑,镇日里甚是活乏。每日吵得谢氏一个头两个大,尤其谢氏现下又有了身孕,他却天天非缠着谢氏抱,谢氏因有孕不足三月,又被身边的乳嬷嬷拦着不许她抱陈阔。

  今儿陈阔听说他舅舅来了,又难受母亲不抱他,索性出了木樨堂来找舅舅,一边跑,一边脆脆地喊着“舅舅!舅舅……”

  乳母与两个银侍女追在后头,“阔小郎,你慢些,慢些……”

  卫紫蓉看着冲自己奔过来的小儿,粉妆玉琢一般,一股怒火没由来在胸腔里乱窜,同样是陈相的后人,大房好生风光,偏生他父亲要去那等荒凉之地,这让她如何服气。眼见着陈阔就奔近了,在这一刹,她突地将腿一伸。

  两岁的小儿只管跑,哪里有细瞧路,被卫紫蓉用腿一拦,一下栽倒在地,旁人没注意,乳母与侍女却是瞧得真真的。

  陈阔脑门叩在石板上,小孩子的肌肤何等娇嫩,当时就破皮出血。

  乳母惊叫一声,一把抱起陈阔。

  两个银侍女见陈阔额上出血,心下大惊,一个微胖的厉声喝道:“蓉女郎,你这是做甚?阔小郎才多大的孩子,你用脚拌他焉有不摔的道理。”

  卫紫蓉的侍女也是瞧着她用脚拦陈阔的。

  陈阔哇哇大哭。

  陈蕴与谢郎君疾走几步,额头已然出血,看上去极是怖人。

  瓜子脸银侍女道:“好好的小郎,被你一绊都破皮出血了,你的心怎这么狠。”

  陈蕴搂着儿子,对左右道:“快请郎中!”想用手捂陈阔的额头,又怕疼了孩子,真真是手脚无措。

  陈阔哭着唤“舅父”,手里拽着一枚小兔子状的点心递给谢郎君。

  谢郎君一瞧就明白了,这是陈阔来给他送点心,没想反被人用脚拌摔了一跤,心下气恼,小小年纪,就知道孝顺舅父。

  陈蕴原本对西府与卫家的人就是面子情,可今儿真真的发生在眼前,他冷声道:“蓉娘子,你也是大人了……”

  不待他说完,卫紫蓉忙道:“大表兄,我没有拌倒他。”

  她没拌人,陈阔不偏不移,就在她身边摔倒了,还摔了个头破血流。

  谢郎君冷冷一望,眸光里尽是寒光,虽说士族大家都有这样那样的阴私,可象卫紫蓉这样,当着众人对付一个小孩子,颇是被他不喜。“蓉女郎说没有,你当这里所有人都没瞧见。”

  乳母心疼得直落泪,“大郎君,奴婢可是瞧得真真的,阔小郎近她身边时,她故意将腿伸到路口,又怕阔小郎踩了她的脚,还抬在空中放在小郎膝盖处,这么高的脚……”

  花园里乱成一团。

  珠蕊阁的侍女很快就禀给了陈蘅。

  陈蘅道:“阔儿摔破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