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51章 怒火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105 2017-07-21 00:05:00

  不到晌午,谢家的管事仆妇就将玉颜膏送来了,还特意瞧了瞧陈阔。

  陈葳是在近黄昏时才回的家。

  一回来就听心腹侍从说了家里的事。

  “阔儿被卫紫蓉绊了一跤,摔破了脑门?”

  “二公子,可不是么,你说她一个娘子,怎的连个小孩子都下得去手,见阔小公子可爱,故意伸脚拌倒的,幸好路面平整,这要是和三娘子一样撞到木桩和棱角上,这不就毁容了……”

  陈葳一把将绞好的洗脸帕子砸到水里,面上气得不轻,眼里蓄着怒火,“大公子怎么说?”

  “他自是心疼阔小公子,可夫人出面了……”

  陈葳觉得很憋屈,“都被人欺上门了,就没给点教训?”

  上回,他带上闹上卫府,恐怕这还是不够。

  他们但凡有了教训,也不会再来算计他家里的人。

  阔儿才两岁,这要摔得狠了,留了疤怎么办?

  陈葳从小就知道,在这看脸的世界里,长得丑了,别说做官,就是出门都有人嫌弃。

  当初陈蘅毁容,寻了两回短,除了外头的流言,更因陈蘅生生明白女儿家的容貌有多紧要。

  侍从左右一瞧。

  陈葳只觉火大,“混帐东西,有什么话快说。”

  “回二公子,府里下人们都在议论,说当年郡主受伤毁容是西府娘子、表娘子们害的。郡主以前生得多好看,整个都城的贵夫人们,谁不夸她会长……”

  原该是倾国的美人,因为毁容连门都不能出,连性子也变了。

  陈葳眯了眯眼,“当年,我与父亲母亲说,不能放过西府的人。可他们却不信我,尤其是父亲,只说是意外。”

  雪地下面哪来的尖锐木桩,不偏不移就扎破了陈蘅的左颊。

  “今儿的事,谢大郎君瞧见蓉女故意伸腿绊人,将脚抬得比阔小郎的膝盖还高,否则,以君候的性子,还得说是意外。”

  “今儿的事,谢大郎君瞧见蓉女郎故意伸腿绊人,将脚抬得比阔小郎的膝盖还高,否则,以君候的性子,还得说是意外。”

  陈葳觉得自家父亲的性子太过绵软。

  反而是莫氏,在家里遇上大事时,拍板拿主意的都是她。

  陈葳恼道:“太憋屈了!得,你寻几个武功好的,我一会儿带人去卫府,越来越过分了!”

  这一回,他非砸了卫府不可。

  当他家的人好欺负不成!

  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犹记当年,陈宏有心将陈宁嫁给一个五旬老头做继室,陈宁哭哭啼啼地求到陈安夫妇处,直说宁死也不嫁老头。

  莫氏挑了上无父母,只有长兄、姐姐的耕读子弟卫长寿。卫长寿虽门第不显,成亲则与长兄分家单过,又没有婆母立规矩,更不用去长嫂处看脸色。

  陈宁出阁,莫氏帮衬着预备了五千两银子的嫁妆,再有左仆射陈朝刚与柳氏预备的,足够她在婆家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

  若真由着陈宏给陈宁做主,陈宁嫁过去一年就得做寡\妇。

  在陈宁看来,陈安夫妇帮她寻了丈夫,就得管她丈夫的升迁问题。陈安中途撒手不管,就是对不住她,是害了她。

  陈宁为了过上富贵荣华又体面的日子,逼得卫长寿动用修河渠的款项,对外只说贪墨二万两,哪里是二万两银子的河渠款,分明是贪了三十万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