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59章 西市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182 2017-07-25 00:05:00

  南雁福身道:“春大娘,小的没这等本事。”

  她是女郎的服侍侍女,让她去劝二郎君,这叫什么话?

  二公子身边不是还有侍女、侍从,哪里用得着她,回头她去劝了,指不定府里传得多难听,再有二公子身边两个侍寝婢女,还不得恨死他。

  就说大郎君早年的两个侍初婢女,一个在大郎君成亲时就打发出府嫁人了,另一个因为本分,被夫人调到了身边做银侍女。

  自大少夫人上个月诊出有了身子,谢氏就抬了一个美貌的陪嫁侍女做侍寝婢女,又将夫人身边的落英讨回去依旧做通房。

  谁不夸谢氏贤惠知礼。

  前儿,谢氏还与莫氏说,若要将两位通房抬成从母。

  府里都说落英总算是熬出头了,惹得满府的侍女都动了心思。

  近来,琼琚院的两个侍寝婢女将陈葳看得紧。

  她要近了谢葳的身,还不得成为众矢之的。

  南雁不打府里郎君的主意。

  虽然府里的两个郎君一文一武,容貌是一等一的好,可太好的东西,不会属于她。再说,她自己的秘密自己晓得,要是被人发现她不贞的身子,少不得又是一场风波。

  杜鹃笑道:“春大娘,二郎君粗中有细,而今又做了金吾卫的副指挥使,心头明白着呢。”

  莫春娘使一枚眼刀子。

  南雁当作没瞧见,只扶了谢蘅出门。

  陈葳要骑马,硬是被陈蘅拽到了马车里,“二兄,从城南到西市好长一段路,我们说说话。”

  陈葳道:“我骑马也能与你说话,堂堂男儿又不是娇娘子,作甚乘马车。”

  陈蘅被他驳得无语。

  马车札札,一行十几人出了荣国街,进入繁华的大兴街,陈蘅忆起两次被人在此处拒婚的事,心下一沉,只片刻,眸光就看到了一处门口排起了长队的店铺。

  “玉人脂粉铺的生意还和以前一样好。”

  晋人爱美,无论男女都会施粉,这家玉人脂粉铺也算是有近三百年的铺子,不仅有合女子的脂粉,还有专供男子的脂粉。

  陈葳问道:“妹妹想要,我使了侍从去买。”

  杜鹃道:“玉人脂粉铺的东西虽好,与宫里的脂粉还是差上一些,女郎用的全是宫中之物。”

  太后、皇后时不时有赏赐。太后年纪大了,月例的脂粉却不少,她搁到一边,偶尔赏些给身边宫娥,大多数都给了莫氏。

  前世的她,因左颊有块疤,连家门都不出,镇日困在阁楼里悲春伤秋。即便后来嫁了人,依旧忌讳别人的眼光,生怕说她丑女配不得夏候滔。

  自己都卑微了,别人再如何抬,你也是卑微的。

  她活了几十年才明白过来的道理:什么时候,人不可以自贱、自哀。

  这一世,她不再盯着自己的疤痕看,虽然依旧在乎容貌,大不了用粉遮住。

  陈蘅催促道:“行得快些,西市的售物台许要开市。”

  西市有一个大茶园,大茶园中央有一个偌大的舞台,素日会是说书的、弹曲的、跳舞的艺人。每逢三、六、九,一到辰正就会开市售物,售出的东西各式各样,种类繁多:名家字画、古玩珍宝、名花美人、北方良驹等,一应俱全。

  今儿是十月初三,前世的今天,西市拍卖一个绝\代佳人,各大花楼的老鸨、都城各世家的公子抢破了头。

  这位佳人着实是当得佳人之名,委实美得天上有、地上无,虽同为女子,也得感叹她的美丽。

  (注:男主即将登场,着女装的男主、落魄的男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