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第69章 何有此问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1117 2017-07-30 00:05:00

  陈宏是庶子,照着晋国各士族名门的规矩,庶子没资格分家产。家主只需给他们一份饿不死的薄产,寻常的给二十亩良田,大方些的给八十亩良田。

  偏生因柳氏得宠,陈宏、陈宽与陈宁兄妹三人忘了本分,一心想与陈安一争高低。

  自前魏以来,嫡庶分明,庶子不能与嫡子拥有同等的地位,越是大士族,规矩越是严明,也只得陈氏,因着左仆射大人坏了嫡庶规矩,也因这般,在京城四大士族里头,陈家只能排据末位。

  南晋但凡有些名声的士族,最是讲究嫡庶分明,若是违礼,就会被人说道。

  规矩是万万坏不得的。

  就说柳氏,原就是侍妾,陈朝刚抬了侧夫人的位分,都城多少人议论,莫太后对此更是曾明言不满。柳氏在外头被人唤一声“柳夫人”,侧夫人不是嫡妻,尊于贵妾,却卑于嫡妻,说到底还是妾,所生的儿子亦是庶出。

  南雁不说话,脸上变了又变,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找不到驳斥的话。

  “大娘子一片痴心皆系挂在六殿下身上,为了成全他们,郡主连六殿下几次示好都拒了。”

  郡主心性高洁,岂是卫紫芙可比的。

  卫紫芙能毁人姻缘、抢人未婚夫婿,郡主是万万做不出这等事的。

  慕容慬微敛眸子。

  陈蘅看他的面容一变,似有一番思量。“朱雀,你是不是想要一匹良驹?”

  “能把火龙马还我?”

  若不能,又说什么送良驹?

  她将马送给陈葳了。

  陈葳在外头道:“朱雀,你现在是我妹妹的护卫,这样罢,我将白云送你如何?”

  陈蘅忙道:“多谢二兄!”

  慕容慬不说话。

  他得尽快解掉身上的毒才行,再不解毒,只怕寒毒发作起来,许能要了他的命。

  陈葳以前的坐骑,不过是一匹养得还算健壮的普通马,但因在晋京,这样的马也算是上乘好马。

  南雁有些吃味,“朱雀,还不谢过郡主与二郎君。”

  慕容慬不情不愿地道了声“多谢”,一扭头,移开了视线。

  南雁轻啐一声。

  杜鹃只作没看瞧见,也未听见。

  *

  一行人回到荣国府。

  未下马,杜鹃便吩咐南雁回阁楼备饭。

  慕容慬扶了陈蘅下马车。

  陈葳今儿很高兴,得了匹价值千金的汗血宝马,可不得好好的试试,再显摆一番。

  慕容慬低声问道:“刚才那侍女是大娘子的还是你的?”

  陈蘅不解,一脸疑惑。

  杜鹃惊道:“朱雀,何以有此一问?”

  他的话明明没说话。

  慕容慬道:“南雁有意无意皆在担心大娘子?西市时,六殿下要扶你,她比你自己还要紧张?”

  陈蘅低头行路,脑海里全是前世的事,她嫁给夏候滔后,成亲五年不曾有孕。张贤妃不愿开罪荣国府,亦不想为难陈蘅,并未往郡王府里塞美人,可陈蘅还是为他安排了两房姬妾,她不想落人话柄。她在郡王府的日子还算好过。第六年,夏候滔语调沉重地说很羡慕其他皇子有子嗣。

  莫春娘听出他的言下之意,劝陈蘅早作打算。

  不久后,陈茉登门,哭诉腹中有了夏候滔的骨血,求陈蘅同意她嫁入郡王府为妾。

  当时莫春娘的脸色很难看,说宁可从外头买两个美貌的女子,也不能姐妹共侍一夫,还说陈茉的心思不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