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将军有只小萌妻

第七十一章 你竟然在我面前脱裤子

将军有只小萌妻 拾筝 2114 2017-07-07 00:28:53

  小丫头壮着胆子把脑袋伸出来:“是你打我,我才来找太子哥哥救命的。”

  死丫头,他不过在她屁股上轻轻打了两下,故意逗她让她给自己洗脚,就敢拿洗脚水泼他,现在竟然还抱着姜演裤子还没穿上的腿。

  卸了东宫太子的腿算不算是虐杀?

  看玉临笙不说话,小丫头拉拉姜演小声说道:“太子哥哥,他怎么了?”

  姜演摇摇头,他怎么会知道玉临笙怎么了?站在那一脸忧伤的不说话,装什么可怜?

  默默的站了一会儿,玉临笙转身出去,背影说不尽的哀伤。

  姜演和萧绾清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看,搞不懂玉临笙是怎么了。

  小丫头咽咽唾沫:“可能是我拿洗脚水泼他让他难过了,我去哄哄他吧。”

  姜演觉得不可能,还没说话呢小表妹就跑了。

  玉临笙故意放慢步子,果然不一会儿身后就传来了小丫头噔噔噔的脚步声,嘴角勾了勾,继续一脸哀伤。

  小丫头拉着他的手,小心地看着他:“玉临笙,你是难过了吗?”

  不说话,演的一丝破绽都没有,继续走自己的。

  小丫头跟着他,认认真真的道歉:“唔,那个,你别难过,那是你的洗脚水又不是我的,泼了你你还嫌弃啊?你不是还没好吗?回去把湿衣服换了吧,不然会着凉的。”

  还是不理,一脸哀伤,内心却在狂嚎:死丫头,回了房间,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小丫头乖乖跟着回去,半分危机感都没有,到了屋子还率先跑进去,踮着脚去衣柜给玉临笙拿衣服。

  后者踏进门,把门一关,门栓一插,慢悠悠的朝着那个小身影走过去。

  小丫头把整整齐齐的衣柜翻的乱七八糟:“唔,你的里衣在哪放着啊,是白色的这个吗?还是这个蓝色的?”

  小腰被一只胳膊抱起,扬手一挥就丢床上去了,小丫头摔的头晕眼花,刚刚坐起来一个黑影就罩了下来。

  “萧绾清。”

  正要抬手一巴掌,脸颊突然一暖,小丫头猝不及防的亲了过来,后半句威胁的话直接卡脖子了,玉临笙刷的红了脸。

  小丫头畏畏缩缩的躲到墙角小心看着他:“你别打我成吗?”

  哟呵,还敢**?

  玉临笙把衣服一扯,裤子一脱。

  换上小丫头拿出来的干衣服,这才跪坐到床上去了。

  小丫头早就蒙了眼睛,小脸红红的嘟囔:“你竟然在我面前脱裤子,下流。”

  玉临笙伸手过去把她的小手拉开,一手就提了过来,双手交叉一抱,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小丫头瞧着他:“你干嘛?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呀?”

  玉临笙笑出声来,揉揉她的脸,“睡吧。”

  嗯哼?什么情况?老王八蛋要放过她?

  床褥早让人来收拾好,拉了被子就躺下,萧绾清很是奇怪的看看他,乖乖的跟着躺下来,睡了好一会儿还是不放心。

  “玉临笙,你还在生气吗?”

  “没有,睡吧,我累了。”

  听声音还真是,慵懒疲惫,应该不会再起来打自己了,但还是不放心。

  小丫头爬过去看着他:“唔,那个,你会不会半夜起来掐死我啊?”

  玉临笙睁开眼睛,里面尽是血丝,伸手把小丫头按进被子里,半抱着她的小身板。

  “睡觉。”

  小丫头悄悄吐吐舌,蹭来蹭去好一会儿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玉临笙正穿衣服呢,就看见那一团被子动了动,小丫头的脚丫子伸了出来,该是在伸懒腰,舒舒服服一声哼哼,又缩了回去。

  正要过去把她领起来呢,丫鬟就在屋外说话了:“姑爷,纪王府有人来找,说是纪王殿下请您去品茶。”

  萧绾清起床的时候,玉临笙已经出门,蹦跶着就去找姜演。

  姜演听属下汇报完,脸色阴翳:“姜泽把这样好的机会给了玉临笙?这怎么会,玉临笙又不是他的人?”

  荀卿老实回答:“的确是这样,皇上说,此次几位殿下争得厉害,有伤兄弟情分,不知怎么就落到了玉临笙身上,皇上也准了,不过最后二皇子硬是把兵马压到了八百人,最后是大殿下说情,皇上才松口给了一千兵马。”

  大皇子姜淳性情敦厚,是众皇子中头一个封王的,现在落居晋王府,晋王世子作为皇长孙,现已年满四岁,晋王妃也是性情温和之人,夫妻二人鲜少管这些事,怎会替玉临笙说情?

  二皇子姜润阴狠暴戾,行事冲动,英王府虽有了数房姬妾,却与三皇子姜泽一样,都还未娶正妃,膝下皆无嫡子,所以和有着世子的姜淳比起来,说话还是没有分量。

  姜演细细的思量了一会儿:“城外的匪徒数量不少,一千兵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但玉临笙在打仗上很有一套,让人盯着他。”

  “是。”

  “太子哥哥,太子哥哥,你在哪呢?太子哥哥,姜演,姜演。”

  小丫头在外面毫不忌讳的叫自己,姜演低声笑了笑,面色柔和起来:“行了,你先去吧。”

  荀卿立马应是,闪身就不见了。

  小丫头恰好跑进来,一见姜演就蹦过来了:“他们说玉临笙去纪王府了,是不是真的?”

  姜演坐下来看着她:“你找他来问我干嘛?还有,大呼小叫的喊我名字,也不怕被人听见。”

  “怎么,你的名字还叫不得了?你不是让我别和你客套吗?”

  姜演笑了笑才问道:“昨晚,玉临笙回去没打你了吧?”

  “唔,没有啊,回去我们就睡了。”

  姜演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玉临笙这个禽兽,回去就和小表妹睡了是几个意思?

  萧绾清很是嫌弃的看着他:“太子哥哥你干嘛?好脏啊。”

  姜演擦擦嘴,拉着小丫头细细的看了一遍:“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啊,怎么了?”

  没有就好,小表妹嫁给他本就是个幌子,等除了姜泽,这桩婚姻也就该散了,犯不着把他的小表妹赔给玉临笙那个纨绔。

  玉临笙不在,吃饭照顾还不会使筷子的小丫头这个任务,姜演没自觉地就接手了,结果......

  “不吃豆子,我要吃玉米甜饼。”

  “我不喝汤,我要吃虾子。”

  “你的鱼刺没挑干净,都扎到我了。”

  “太子哥哥你别给我夹青菜,我不吃。”

  劳心劳力的伺候着,还被嫌弃成这样,姜演委屈死了。

拾筝

勤劳的孩子有人爱,可是灵感这玩意特奇怪,后面的情节已经刷刷刷的出现了,结果拾筝就是卡在那个点上了,不想敷衍了事水出几章来,所以字数上就有限制,等我卡过那个点,刷刷刷的写出来的时候,天天给你萌发糖。求收藏求评论求推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