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将军有只小萌妻

第七十三章 我说我不去学堂了

将军有只小萌妻 拾筝 2043 2017-07-08 10:47:23

  小丫头红着眼睛,满满的都是哭腔:“我不想在学堂,他们都不和我玩,谁都不理我。”

  孤立?

  姜演皱皱眉,抬手给她擦眼泪:“别哭别哭,我不是给你准备了许多小玩意吗?你没拿出来和她们一起玩?”

  小丫头哭的更厉害了:“我拿了,被他们抢了,还弄烂了。”

  那些人各个自视甚高,依仗地位身份作威作福,小丫头半路插进来,融不进去也是对的。

  姜演把她抱起来:“好了好了,不哭啊。”

  到了书房大门口,还有许多的人没走呢,都堵在宫巷里,一见姜演到是各个乖乖见礼,萧绾清趴在他肩上小声哭,头都不愿意抬起来。

  等他们过去了,才有人小声议论起来。

  “哼,我母妃说了,不要和这种小小年纪就嫁了的人玩,不干净。”

  “我母妃也说了,她嫁的那个人根本没什么权势,不值得我们去结交。”

  “太子哥哥怎么还抱她呀,都那么大了还让人抱着,不害羞。”

  “就知道哭,才不想和她玩呢。”

  武定王府的郡主姜锦云年纪稍长,十一二岁的大小,小小年纪就是玲珑妙人,朝已经走远的姜演看了看才问道:“听我母妃说,萧绾清嫁的是大将军府的三公子,叫玉临笙?”

  “嗯,就是他。”回答她的小姑娘说着又凑过来小声说道:“听说是个俊美如仙的少年郎呢。”

  姜锦云羞红了脸:“你这丫头,说这个做什么?”

  吵吵闹闹一番,倒也就各自散去了。

  东宫不远,过了一道角门就是,姜演捡了还算是凉爽的路走着,一路尽是貌美宫女。

  萧绾清趴在他肩上轻轻抽泣:“我不想去学堂了,我要回家。”

  姜演没说话,他好不容易把丫头带进东宫,还没怎么好好相处呢,怎么能让她轻易走。

  小丫头从他手里挣扎下来,撇着嘴看他:“我说我不去学堂了,我要回家。”

  “清儿别闹,乖乖去,过几日就好了。”

  小丫头闹脾气了,把书袋砸在地上,大声吼出来:“我不去。”

  姜演皱起眉头,她以前从不会这样发脾气的,当真是被玉临笙教坏了。

  城外乌蒙岭。

  营地处处燃着火把,玉临笙坐在火堆旁,旁边围坐着三个年纪相仿的少年,个个看着他手里的树枝。

  玉临笙一面在地上画一面讲:“几次交手,对手的套路很多,且善用机关,周围尽是丛林,各种机关防不胜防,乌蒙岭三面尽是密林,唯有左侧是长河,现在是六月,雨季未到,河水不会暴涨,水流不大,我们从这里进攻,挑选三百名水性好的渡河过去,其余人佯攻,增灶加帐,迷惑他们。”

  安排好,又商议了些细节,这才各自回帐休息,脱了盔甲,玉临笙靠在被子上,顺手拿过来一只布老虎在手上玩。

  小丫头出嫁那日受了惊吓,到了将军府不说话也不玩闹,时时抱着这个,就连睡觉都不放,看着小心翼翼很让人心疼。

  他让李岸青去打听过,萧全家教严厉,小丫头自小就跟着宫里的嬷嬷学规矩,鲜少见生人,也没什么玩伴,读书识字都是萧简从教的。

  不过,李岸青说她怕生,似乎倒是不怕自己,自己头一次见她就是婚娶前三日去萧府送东西,小丫头一弹弓打在自己身上,笑的可欢快了,结果一见萧全就跑了。

  这次出来之前,自己回去拿长虹剑,顺手把布老虎拿来了,若不是太过危险,还真想把她一并带来。

  想到小丫头,玉临笙笑了笑,似乎和自己熟悉之后,小丫头越发...张牙舞爪了。把布老虎放在枕边,拉了被子休息,美梦半酣就是一阵喧哗。

  袭营!

  玉临笙立刻翻身而起,拿了长虹剑就冲了出去。

  第二日上课时,所有人都各自在位置上坐的端端正正,书房的先生常俞客气的请了姜演进来,姜演四周一望,见萧绾清孤零零的坐在最后面的角落,低着头翻自己的书,不由得微微皱了眉头。

  常俞扬声说道:“今日,太子殿下来视学,先生把今日的课业发下去,谁先把这个背下来,谁就可以提前下学。”

  有小内侍把一本本小册子发下去,姜演就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上面写的屈原的《离骚》,也不知常俞是怎么想的,看他们一个个眉头紧锁的在那翻,常俞一言不发的踱来踱去。

  萧绾清站起来,规规矩矩的见了礼才说话:“先生,是只要背出来就可以走了吗?”

  常俞一时有些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虽然人是太子送来的,可这孩子年纪小,也不说话,被一帮孩子欺负之后就自己坐到角落去了,自己也不管她,今日还是头一次听她说话。

  原想问问她名字,但是太子在这里,若是自己连名字都叫不出来,岂不是表明自己把他嘱咐的照看之话当做耳旁风了吗?

  想清楚常俞才点头:“自然是,刚才我就说了。”

  萧绾清点点头,又是一礼:“多谢先生,学生知道了。”

  她又坐了下去,自己在那翻书,看起来很认真。

  姜锦云回头看看她,又转过来自己看,与她同坐的小姑娘小声说道:“这个是什么嘛,都看不懂,怎么背的下来,要不我们别背了,反正下学的时间到了还不是可以回去。”

  姜锦云笑了笑:“我也是这样想的,这东西背了有何用?”

  一炷香的时间不怎么长,姜演尽拿来看萧绾清,她仔仔细细的翻着,也不像其他人那般大声背出来,嘴都不张,也不知道刚刚问了做什么。

  常俞客气的问道:“殿下,只怕今日无人能背出来,还请殿下去隔间休息休息吧。”

  姜演点点头:“也好。”

  他只是来按姜渊的意思过来看看,可没时间耗在这里,常俞一提,自然就是拍屁股走人。

  还未到门口,身后就是一声清亮的声音:“先生,学生可否现在就背。”

  常俞吃惊的回头,学堂里的孩子也都扭头去看,萧绾清站在角落,比书桌高出一点点,正静静的看着他们。

拾筝

离骚有多么拗口,背过的小伙伴们都深有体会吧,想当年,拾筝被语文老师那个大帅哥逼着用一天的时间背离骚,睡觉都梦见我和屈原一起跳了汨罗江。   还有哦,一觉醒来,收藏暴涨,哎哟我的小心脏,可把我高兴坏了,立刻马上现在就码字,么么么哒,求小可爱们渡鸥哦评论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