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将军有只小萌妻

第七十五章 把你的小媳妇们叫出来一起玩啊

将军有只小萌妻 拾筝 2039 2017-07-09 09:25:36

  “啊?”

  姜演一时没明白过来,暗杀玉临笙?

  看他的反应,萧简从心下了然,不是姜演,那会是谁?

  正想着小丫头又跑了回来:“你们说什么呀?还不快进来。”

  萧简从走着进去,姜演却顿在了门口。

  “荀卿,去查查玉临笙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

  “是。”

  安排好了,姜演这才进去,萧简从在听小丫头给他讲学堂里的事,微微抬眼看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三人一起用了膳,萧简从也不留,但也不带萧绾清走。

  小丫头扯着萧简从的袖子很是不开心:“萧府离皇宫又不远,我住家里也是一样的呀,这里又不好玩。”

  萧简从揉揉她的头发和姜演说道:“你想要的东西,我也寻到了,只是那东西娇贵,经不得颠簸,时间上要久一些。”

  姜演一脸惊喜:“多谢表哥帮忙。”

  萧简从‘嗯’了一声算是应了,这才笑起来:“清儿,那个嬷嬷再拘着你,也不必与她客气。”

  姜演一阵哆嗦,这是在暗示他该处理了那个嬷嬷吗?

  等萧简从走了,小丫头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这才进屋去找在看书的姜演,站在书案前,从公文堆里露出个小脑袋。

  “太子哥哥,我和你说个事。”

  “嗯。”

  “我好无聊啊,你看你也没事,你陪我玩吧。”

  陪她玩?

  姜演笑起来:“清儿想玩什么?”

  小丫头立马比划起来:“玩捉迷藏啊,就是那天晚上个你和你的小媳妇们玩的那种,蒙着你的眼睛去抓人,我看见你们玩的可开心了。”

  额......

  那个时候小丫头不是应该睡了吗?怎么看见的?

  姜演绕过来弯腰看着她:“清儿喜欢,那玩就是了,不过,这事不可以说出去,好吗?”

  小丫头细细的瞅着他:“太子哥哥,你是做了坏事吗?”

  姜演笑了笑:“自然不是,我是好人,怎么会做坏事呢。”

  “哦,那你是要和我玩了吗?”

  蒙眼抓人是暖房助兴的游戏,小丫头要玩,是不懂还是另有意思?

  姜演扯扯嘴角,随她什么意思,只要,目的达到也就好了。

  看他带自己去的地方,小丫头有些奇怪:“太子哥哥,这里似乎是你的房间耶,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清儿若玩累了,就睡在这里。”

  “我才不要呢,我看见过你和一个小姐姐睡在上面呢,这是你们的床。”

  咳咳咳......

  他宠幸妾室什么时候也被看见了?

  小丫头在他房里东瞧瞧西看看,咂咂小嘴:“太子哥哥,不是我说你,你也那么大的人了,好歹也是个太子,可你这屋子弄得,真的没有玉临笙弄得好看,还总有一股香味,你一男的熏那么重的香做什么?”

  “......”

  “玉临笙的屋子收拾的很简单的,也没有你这香,你瞧瞧,你还挂个粉红色的帘子,丑死了。”

  姜演在一边纠正:“那是绯色。”

  “我说是粉红色。”

  “好好好,粉红色粉红色。”不和小丫头计较这些。

  小丫头站在屋子中间指点江山‘当当当’:“你瞧瞧,你墙上还挂个字画,我也没见过你画画写诗啊,这不是你写的吧?玉临笙屋里挂的那几匹狼就是他自己画的,狼你知道吧,就是嗷嗷叫的那种大狗。”

  姜演嘴角抽了抽:嗷嗷叫的大狗?小表妹你真有意思。

  “还有,你在墙上挂个香囊,还那么大一串,怪不得那么香,你又不是姑娘,挂那么大的香囊做什么?玉临笙墙上就挂着他的剑还有我的弹弓,都是武器哦。”

  三句话不离玉临笙,姜演感觉有些扎耳朵。

  好在小丫头没有继续说,坐在凳子上晃腿:“太子哥哥,要玩了吗?”

  姜演把蒙眼用的绸带拿出来:“自然。”

  “就我们两个?”

  “不然呢?”

  小丫头的一双秋瞳笑成了月牙:“那天我看到你们是好多人一起玩的,就我们两个不好玩,把你的小媳妇们叫出来一起玩啊。”

  姜演在小丫头面前蹲下来:“她们一来,就不好玩了。”

  说完,用绸带蒙住萧绾清的眼睛,在脑后打了结。

  眼前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小丫头探着手去摸:“太子哥哥你怎么耍赖啊,我都还没说开始呢。”

  “清儿,过来。”

  姜演恰恰擦过她的指尖,引着她往内室去。

  城外乌蒙山。

  玉临笙袒露着身子,让程凌给他换药,嘴上却不闲着。

  “张奇现在败势已显,龟缩在山顶,得想办法把他逼出来才行。”

  苏瑾很不爽快:“那日若不是那些刺客突然杀出来,那个张奇早他妈的败了,怎还会留到现在,给他机会所在山顶。”

  药包好了,程凌这才开口:“爷,伤口不浅,你身上的旧伤也裂了口子,继续对付张奇,只怕不妥。”

  玉临笙穿好衣服,语气颇不在意:“张奇现在就是强弩之末,现在不弄了他,以后更不好弄。”

  苏瑾性子急躁,站起来就出去了,没一会儿外面就吵闹起来,琳琅猛地跑进来。

  “爷,苏瑾和一个叫白灼的人打起来了。”

  白灼?

  玉临笙披上盔甲出去,果然就看见苏瑾和白灼打的难解难分,程凌上去把两人分开,拉着苏瑾让他不要冲动。

  白灼满身的火气,说话自然也就不客气了:“玉临笙,你好大的胆子,敢让人殴打本将军。”

  玉临笙抱拳见礼:“不知白将军为何而来?”

  “半个月了,你迟迟不除匪患,皇上不悦,让本将接手一切事务。”

  琳琅也火了:“我们爷灭了大半的山匪,眼看就是最后一击,现在让你来,凭什么呀?”

  白灼瞥了玉临笙一眼:“就凭本将军是他的上司。”

  官大一级压死人。

  程凌他们常年在边关杀敌,对于朝堂的弯弯绕绕还是明白一些的,一个个为玉临笙感到不值。

  玉临笙倒是淡然:“那不知,将军要如何攻破山顶,山顶尽是老弱妇孺,强攻会伤及无辜,将军有何良策?”

  白灼一声嗤笑:“伤及无辜?只要攻下山顶,死些人又何妨?要怨就怨他们的命不好。”

拾筝

一天4000+对于有些小可爱来说似乎有点不够看,嗯,拾筝尽量加油,谢谢小可爱们打赏的推荐票,么么哒,喜欢的小可爱快收藏快收藏,哈哈哈哈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