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将军有只小萌妻

第八十一章 带媳妇逃学

将军有只小萌妻 拾筝 2110 2017-07-12 07:10:00

  小丫头趴在玉临笙肩上看了看,一脸的淡然,玉临笙拿过来往上一丢又接住,凑到小丫头眼前:“喜欢吗?”

  小丫头看看徐氏,瞧她很不友善的看着自己,撇撇嘴转到一边不说话。

  玉临笙笑了笑,把珠子放回去:“想必娘已经谢过贵妃娘娘,那孩儿也就不在多谢了,孩儿有些累,想休息一会儿。”

  徐氏站起来:“你也该好好休息,你爷爷说了,城外的驻营你也不必去了,他给你另谋份差事。”

  送走徐氏,把夜明珠丢给小丫头带着她进屋,没有外人的时候小丫头才说话。

  “一颗破珠子,有什么用啊?你要放哪啊?”

  玉临笙扯扯嘴角:“和你的那些小玩意放一起吧,送你了。”

  小丫头还很嫌弃:“这个不好看,我哥哥给我玩的那个是蓝色的,还有一颗红色,比这个好看多了,我才不玩呢,我能给我的大乌龟玩吗?”

  玉临笙靴子一脱就倒床上去了,抱着被子挥挥手:“随便你。”

  小丫头当真把夜明珠丢乌龟缸里了,大乌龟还推了推,大概也是很嫌弃,扭头就不理了。

  玉临笙躺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动静,转过来看了看,小丫头在那逗鹦鹉呢。

  “绾绾,过来。”

  “干嘛?”

  虽说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很老实的过去了,玉临笙一胳膊就把人抱上去了,脱了鞋子带到怀里抱着。

  小丫头腾地红了脸:“你干嘛?”

  干嘛?就像抱你了呗。

  玉临笙语气极淡:“你该睡午觉了。”

  “可现在已经下午了,早就过了我睡午觉的时辰了。”

  “那就补觉。”

  “可我不想睡。”

  “别逼我动手。”

  小丫头撅着嘴一脸的愤怒:老王八蛋,这才刚回来就想打她了,早知道就不想他了。

  为了不挨打,萧绾清还是老老实实的睡着不动了,玉临笙很累,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丫鬟进来看的时候,两人都睡熟了。

  第二日一早,玉临笙刚换上衣服,还在被窝里坐着的小丫头就开始发表意见了:“临笙,你为什么不穿雪白雪白的那种衣服,你穿上一定很看好看。”

  玉临笙把她的衣服拿出来丢床上:“我在边关,衣服得自己洗,白色,难洗。”

  额......

  小丫头不说话了,她知道玉临笙苦日子过习惯了,能自己动手的事,坚决不会让别人动手,包括揍人。

  乖乖穿上衣服,立马有丫鬟来给她梳头,小小的两只双丫髻,粉色的绢花垂着粉色的流苏,和身上的衣服很是相配,粉粉嫩嫩的一团,玉临笙瞄了两眼,一手拎起来抱着就出去了。

  门口就是那匹大黑马,抱着孩子上去,捡了人少的路就开跑。

  小丫头倒也不害怕,很有心情的问:“这匹马叫什么名字啊?我的乌龟都有名字,你给它取名了吗?”

  “没。”

  “那我给它取一个吧,我取得名字可好听了,叫它小黑怎么样?”

  “不行。”

  “为什么?”

  “太难听。”

  “......”

  到了宫里的小角门,拿了腰牌出来,牵着小丫头进去,路上遇上不少赶去学堂的同窗。

  小丫头也不和他们打招呼,只拉着玉临笙说话:“临笙,你早些来接我好吗?你还没带我去吃粘糕呢。”

  玉临笙忍不住笑起来,在她脑袋上顺手一揉:“这都多久了,还想着?”

  小丫头张着嘴给他看:“我的牙长出来两颗了,你看。”

  玉临笙顿住脚步,抬起她的下巴弯下腰看了看,他不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她,可小丫头似乎有些不同。

  近一月未见,她似乎高了一点,眉眼也张开了一些,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澈明亮,眉毛在松松软软的齐眉刘海下半遮半掩,肤白如脂,长睫粉唇。

  身上还是那股奶香味,和边关的马奶酒一样,玉临笙喉结一动,松开她的下巴直起来。

  “是长出来了,好好念书,下学了我带你去买。”

  小丫头立马欢快起来:“好,我要两块。”

  “好。”

  到了书房门口,玉临笙才松开她的手:“去吧。”

  小丫头立马跑着进去,玉临笙突然有些不舍得。

  “绾绾。”

  听见他叫自己,小丫头转回头来看,玉临笙蹲下身看着她,这个动作...

  小丫头扭头就跑回去,扑在他怀里,玉临笙顺势抱着她站起来:“若是不想听了,就出来,我带你回去。”

  “你是让我逃学吗?”

  “嗯,不想听就出来。”

  小丫头可高兴坏了:“我现在就不想进去,要不现在就走吧。”

  玉临笙挑挑眉:“好。”

  萧简从刚把手头的公务处理完,学堂伺候的内侍就来找家长了。

  萧绾清逃学了!

  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到,这事肯定是玉临笙撑得腰,不然小丫头哪来的胆子敢逃学。

  带媳妇逃学,这事也就玉临笙干得出来。

  萧简从揉揉眼睛很是干脆:“萧绾清不去上学了,从学堂除名吧。”

  知道出事了有萧简从顶着,小丫头半点都不急,拎着书袋子就和玉临笙满大街晃悠去了,半道上遇上李岸青他们,本想去芳华居喝花酒,可考虑到小丫头在,转道就去醉春楼吃饭看折子戏去了。

  找了视野好的位置,点了几道可口的点心,楼下正在演折子戏,小丫头就趴在栏杆上看,也不管他们说什么。

  郑洲很是惋惜:“这次的机会没了,你打算如何?”

  玉临笙倒了杯酒:“等机会,总还会有下次机会的。”

  李云峰喝了一杯酒才骂道:“我都为你憋屈,那多人没一个能把乌蒙山攻下来,就你攻下来了,结果被白灼一搅,成了功过相抵,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李岸青也很是气愤:“那个白灼,找机会哥几个收拾收拾他,早看他不顺眼了。”

  一听要打架,李云峰立马来精神了:“好啊,我都好久没活动手脚了,正好松松筋骨。”

  还是郑洲理智:“白灼虽然品行不好,但论功夫,我们还都不是对手。”

  玉临笙不服气了:“你说的那是单挑,打群架他能玩得过咱们?”

  郑洲还有些犹豫:“可是咸阳比武的规矩,就是单挑。”

  李岸青一拍桌子:“单挑,肯定单挑啊,让他一个单挑咱们一群,也没坏规矩啊。”

  玉临笙:“同意。”

  李云峰:“同意。”

  郑洲:“......”

拾筝

白灼这货,虽然造的孽不咋大,但我就是想打他,没理由,就是想打人,我就打了。   还有小伙伴说了成婚这个问题,嗯~~~是个大问题,拾筝定了女子17岁及笄,15岁至20岁嫁人,虽然有些不靠谱,但后面的剧情需要,只能请小可爱们多多包涵了,么么么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