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西游外传妖精学院

第三十四章 八千岁的长毛怪

西游外传妖精学院 RR王敏 2969 2017-09-13 21:58:08

  放学的人群涌出教室,蟋蟀从他身边走过。

  “你好蜂鸟。我听到大家说......”

  拥挤的台阶上根本不是讲话的地方,从上面走下来的人把他们冲开了。

  “蟋蟀说什么?”苏灵姬问。

  “大概说蜂鸟被妖魔附身的事情吧?”蟹黄说。

  “没有一点分析能力,”苏灵姬说,“如果蜂鸟是一个妖魔,早就大开杀戒了,还能等到今天。”

  “你难道没有听见他们说,我是智慧能忍耐的妖魔,在寻找更合适的人,去揭开封印,放出所有被关押的妖魔。”蜂鸟说,“你真的认为有妖魔逃出来吗?”

  “真有妖魔逃出也说不定。”蟹黄猜测道。

  “你呢,你怎么看?”蜂鸟问苏灵姬。

  “我不知道,”苏灵姬皱起眉头,“熊酱的毫毛不会平白无故自己跑出来。”

  他们说话的时候,走到一面八卦镜子前。八卦阴阳镜好像被烟熏过,黑了一半。熊酱用“马上白洗洁精”洗了很多遍,黑色就是洗不掉。

  而且凉亭柱子上面‘替身’也是洗不掉。为了保护书院的建筑,熊酱只得用黑油漆刷上去盖住。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不如找找看,”如果有人在镜子上面烧坏或者涂抹,一定有什么火柴或者墨水之类的丢在附近。

  可是,地上被熊酱打扫的不见落叶,而一个大家不常去的工具房门头上的八卦镜也出现漆黑现象。

  “如果说,妖魔出现,八卦镜子会有所反映,”蜂鸟推测道,”在好不过说明,一个妖魔从这里经过。”

  他们正在看镜子,可是突然发现镜子里多出一个人,正在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们。

  “中午不休息,你们到底干什么?”蟹渊汐站在他们身后,胸前挂着班长徽章。

  “没有什么,”蟹黄说,“随便走走。”

  “这里现在就禁区,”他端起架子,那个样子让人想起蟹奶奶生气的样子,“你们赶紧回去,”他说,扬起上臂,催促他们,“大家都在午休,你们却到处捣乱。”

  “没有捣乱,”蟹黄说,“那个毛不是我们偷的。”

  “那就回宿舍。”他命令道。

  “你只是怕我影响你的名声,你才不关心我是否被人冤枉呢。”

  “怕人冤枉就不要乱逛,东胜神州扣掉一朵荣誉之花,”蟹渊汐说,“希望给你一个教训,不要再搞什么侦查活动,书院有那么多大人在呢。”他迈着大步走开了,和蟹黄一样气脖子都红了。

  从那以后,蜂鸟能感觉到,蟹渊汐无时不刻盯着蟹黄。蜂鸟看过去的时候,他赶紧把目光移开,也就是说,他相信了别人的话——蜂鸟已经被妖魔附体。他在书院到处活动,要寻找什么替身。

  蜂鸟在休息斋写作业的时候,大家离他远远的,他的身边蟹黄和苏灵姬。

  苏灵姬抱着一本《灵台方地理册》哗哗翻找,她这些天一直在寻找失魂的资料。“忠犬不一定是失魂,也许受到惊吓。”

  “多么可怕的怪物,能吓得魂到没有了?”蟹黄问。

  苏灵姬把地理书推到他们前面。

  “这有什么好看的?”蟹黄问,没有动书。

  “历史上也出现过类似事情,有一个人失魂,据说是被白毛怪物吓到了。”

  “我们前几天学过的,”苏灵姬说,“书院附近,水特别纯净,空气特别清新。”

  “我们书院环境一直特别好,谁都知道啊?”蟹黄说。

  “无人踏足的地方,总会生出奇特的生物,”苏灵姬说,“介绍深谷的那篇课文,里面就提到过长毛怪。”

  “看这里,”苏灵姬说,“太岁是本土原居民,比书院还要古老,它曾经把一个学生吓的失魂,须菩提祖师把毛怪封印在死亡谷了。”

  难道,霉运教授封印死亡谷的时候,逃出来的是毛怪?蜂鸟想。

  “这里有毛怪的照片。”蜂鸟问。

  苏灵姬翻开下一页图书,蜂鸟一下惊呆了。书上有毛怪的情绪照片:圆圆的小脑袋,肥胖的大身子,浑身洁白,眼睛黝黑。

  跟他们在春节但是时候,看见的那个浑身雪白的大妖怪一模一样

  “这是太岁,”苏灵姬说,“这下面有标注的。”

  太岁不算草芥,它不算动植物,他的身份很神奇。是太阴星照到地球才能长出来的物种。

  “我们应该去问问财神,”蟹黄建议。

  还是不要去问了,蜂鸟说,“其实也不怪财神,他是去年才来的老师,根本不知道毛怪伤人。”

  蜂鸟想着长毛怪物的事情。更加没有心情做作业了,他猛地合上书本。却看见书虫一闪。钻到书本里面去了。

  蜂鸟一抖书本,书虫就从里面掉出来。

  “你又在啃书对不对?”蟹黄捉住他问。

  “没有,我在打扫卫生。”书虫委屈地说。

  蜂鸟忽然想起来那天在熊酱屋里的事情,“那天是你从窗户钻进熊酱的房间吗?”

  “我才不去熊酱臭烘烘的房间呢。”书虫大声嚷嚷起来,“你知道我有多惨吗?听了老夫子的话,把垃圾车推翻,就遇见墨香夫人,她罚我擦灰尘。从推翻车子到现在,我都没有停过。趁着苏灵姬借书的时候,我偷偷钻进书本,让她带出来喘口气。”

  “你让我拿走毫毛,我没有拿,是不是你丢在地上让我捡?”

  “你真的应该拿走毫毛,”书虫两眼放光,“如果能弄到毫毛,我早就拿走了,还用在这里打扫卫生!”

  “那么是谁呢?谁要你去拿毫毛,然后害你呢?”苏灵姬说。

  “我们来考虑一下,是谁,认为凡人就是什么也不懂的傻瓜,而且他一直不希望书院有借读生。”蟹黄分析道。

  “你是说,是鹰飞扬!”

  “还能有谁,一定是鹰飞扬,”蟹黄说,“看看他们的家人吧,他父亲鹰王不但与神仙有亲戚,还与妖魔王是结拜兄弟。地狱审判的日子就要来到,妖魔王无疑是要打入十八层地狱。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妖魔王被打入地狱,不顾一切的救出妖魔王。

  “鹰飞扬一定认为蜂鸟被妖魔附身,”蟹黄总结道,“他偷出毫毛,想送给蜂鸟,让蜂鸟进入死亡谷打开封印,妖魔王就可以出来了。”

  “是啊,”苏灵姬谨慎地说,“这个有可能。”

  “我们怎么证明呢?没有人怀疑鹰飞扬。”

  在霉运教授面前,马千里真的不像好运老师那样,甘于当个配角。他争着和霉运教授讲课。他绝对不像好运老师,站在一边等着霉运教授让他出场才出场。他争取多多讲话。他经常向学生灌输:好运才是影响命运的。他常常说,如果一个人整天霉运一定完蛋。但是霉运老师说,人人都可以应对好运,只有知道如何应对霉运才是最重要的。

  两个人在课堂上经常意见分歧。一个让课堂变得压抑,一个让课堂变得活泼。真是一山不能容二虎,一门课也不能让两个老师来教。他们开始争吵。最后,他们决定轮流上课。霉运教授教霉运术,马千里教好运术。霉运教授的课堂,氛围就像阴沉的天气,让人喘不过起来。蜂鸟在他的课堂上大气也不敢出。一点小问题,都会引来大麻烦。蜂鸟每天机械地抄着他的讲解,从不发言。

  轮到好运老师的课程,真像一场明星见面会。马千里像个巨星,边走边朝大家挥手:“哈喽,大家好!”好运老师满面春风,走上讲台,“我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好运老师。”然后朝他们深深鞠了一躬,等待着大家的掌声,他把讲台当成了舞台。

  蟹黄悄悄地蜂鸟说,“他真应该当个演员。”

  蜂鸟咧嘴一笑,蟹黄没有看见过他的本相。如果马千里不是魅族,不会运用魅力。只是一个普通妖精,他去找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老板也会嫌弃他形象。

  “我是来教你们能够抓住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气运。让你们懂得运用意志、希望去控制这些虚无飘渺的东西。”

  教室里想起掌声,这让他更加觉得自己是最受欢迎的老师。

  拼命努力不如走一次好运。好运可以把沮丧,灰心赶走。只有好运可以带给我们幸福,只有好运才可以改变命运。这些都是马千里老师的观点。“我不是好运之神,但是,我对好运驾轻就熟。”马千里老师那种口气,就好像好运是他手下一个小喽啰,随时听从他的调遣。“好运不是想有就有的,”他说着摊开课本,“但是,有一些不太聪明的人遇到过大好运,却不懂掌控。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如此。不说别的,我来举一个列子,就比如蜂鸟。”

  蜂鸟吓了一跳,他正想把蟹黄的泡泡放进水杯里。突然听到马千里老师提到他的名字,立即坐直身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