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间海

第二十九章 归途

时间海 安吉安的猫 1243 2018-09-15 01:54:10

  “我渴望能见你一面,但请你记得,我不会开口要求要见你。这不是因为骄傲,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无骄傲可言,而是因为,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我们见面才有意义。”

  ——西蒙·波娃1950年写给美国青年作家艾格林的《越洋情书》

  这段话是绿皮火车内一位倚靠着软座神情空灵的女孩手机搜百度贴吧时看到的一条帖子,她那不动容的浓眉秀目微微悸动,抿着唇,关了手机。沉默的偏过头去,黑亮的双眸映衬在窗上,眼前出现一大片油菜花海,在黄昏的微风吹拂下弯腰明媚动人,一条长长的小道通往山前,一座座简陋的农宅,烟囱蒸蒸冒着黑色的雾气追赶着流质的红云,几个小孩蹲在屋前玩沙石,老人则坐在木椅上安详的看着天边的日落与停歇在电线上的飞鸟。

  顿时,弯了眉眼。

  大抵是从未见过这样温馨的画面吧,所以,特别的心旷神怡。

  每次远门,不是私家车接送,就是飞机直达。

  火车,还是头一遭。原本很嫌恶混杂的人群的,却不知怎的就鬼使神差的听了攸攸的话,买了票,上了车。忽感受,其实倒也不是很差劲。

  米琳则是短信里取笑她说,你把包间的所有床位买了,肯定不差啦,就一个人睡,六个床位随便躺。

  她哈哈笑出了声,躺的东歪西歪。毕竟有钱人嘛,也就只有钱能有肆意挥霍的资本了。

  若论其他,一概空缺。

  甩不开家业的束缚,得不到精神的支撑,也没有自由恋爱的选择。

  如果富饶是馈赠,那必要她用一生的容忍去尝还。

  她不愿回想起那晚爸妈说的话的。可是一路上,萦绕在脑海中的,都是那些字眼。

  懂事。分寸。听话。为家业着想。

  怎么懂事。怎么听话?和顾靳言打好关系,将来顾宋两家联姻。是吗?

  要怎么有分寸,怎么为家业着想?还是和顾靳言打好关系,将来两家联姻。是吗。

  字字句句,离不开那个人。真的烦死了。

  锦衣玉食,任性妄为,向来都不曾向任何人低头的,骄傲如她的宋楠奚,为什么要卑躬屈膝,委曲求全去讨好?!她不做!

  GM是宋氏三代以来的心血。

  然后听完,楠奚便沉默了。很久很久。

  三代人的心血,几十年的基业。深怕毁于一旦,她懂,她也怕。

  不是不知道的,顾氏就像一个压倒性的毒瘤,以欣欣向荣,力不可挡的趋势在这十年,开发了众发市场和房产业,从一个大公司摇身变成了国际贸易集团公司,旗下百家公公司,发展的速度之快,规模宏大的,在商界内,令人瞩目而望而不及。股市更是蒸蒸日上。

  可是,只要讨好他就可以了嘛。将来,他们就不会想要并购或压垮嘛。

  爸,妈。究竟是你们太天真还是我太愚笨。

  张若曦的野心怎会因为他的儿子而收敛。

  可是她能这么说嘛,她不能。她只能私自逃了出来,给自己最后再任性一次。

  这是攸攸给她推荐去的最后一个地方,稻城。

  她说,玩完了就回来吧。我们都很想你。

  她望着钴蓝色的天空,隐隐闪出一些泪光。

  因为,终于有人,唤她回去了。

  她早就害怕了流浪的感觉。居无定所的,在四处飘摇。不知道为什么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离开。

  她一直都需要有个声音告诉她,回家了,想你了。

  缓缓的,她眼框落下一滴潮湿的泪,嘴角却笑了。

  忽然感觉,好像一切都无所谓了。

  不管有没有准备好回去面对那些家族利益,和即将要覆灭的自尊心,都感觉无所谓了。

  嗯。

  然后,回来时,H市的天空就飘起了一场大暴雨。

  学校教学楼走廊上的,空空如也。同学都躲在教室里聊家常。攸攸站在围栏前,吹着稀碎的雨水,风力把她的头发刮的乱糟糟的,不过她的心情却十分的好。

  这时,米琳兴奋的啊啊啊大叫的跑了出来,冲到她跟前,差点打滑。幸好攸攸手疾眼快的给扶住了。

  她撇了撇嘴,略有担忧的瞅米琳,“小心点。”

  反之米琳无暇顾及其他,拉着她的手臂,欢喜的摇晃着,“小胖回来了。快到火车站了。”

  “是吗?”她激动的反抓住她的手臂,

  诸如一样的反应,米琳笑得合不拢嘴,“我们去接她好不好。”

  外面大雨滂沱。

  攸攸犹豫了两秒,点头,微笑,“好。”

  你去,我便陪你。

  “小胖,小胖,你再不回来给我抱着,我就要被台风刮走啦。”刚回去两天,省内绘画赛就开始了。攸攸绘制的森林深处的绿皮火车的画纸只得了第三名,不由得落寞了起来。

  从未想过榜首的,也从来不是好强的人,却不知为何,这次有些在意。

  可能绘画是她的强项吧,然后在强项中输掉了,难免失望彷徨,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小胖说她矫情。

  老子科科挂,还不是照样神采奕奕。

  攸攸囧,只是腹诽,不敢直说。再怎么样,咱也还是不能学你的,不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学校负责是不是。谁都挂科,还乐哉乐哉的,老师不都得疯了?!

  米琳兴高采烈的抱着那个亚军奖杯,露出可爱的虎牙,“怎么说也是得奖了是吧。”

  维护秩序的柏森就站在旁边,冷不防的小小的敲了下她的脑袋,“人家的奖杯,你抱的像捡到的宝一样。傻不拉几的。”

  “要你管。”米琳一步步蹭到攸攸旁边,得意的搂住她的手,靠在她的肩头,“她的,也可以说是我的阿。”

  柏森白眼,“你的,还都是我的呢。”

  “那这么说来,攸攸的,米琳的,都是你的咯,柏森,你小子艳福不浅阿。”

  “。。。”柏森张口,尴了个大尬。

  三人齐齐的哈哈笑了出来。

  米琳差点笑岔气,抬眼,随口一说,“那柏森你的,又是谁的。”

  “你不是知道吗。”他说的很轻,一个转身就离开了。

  “诶,我不在的这期间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吧。”小胖不断的起哄。

  “柏森变得主动了很多。”

  “有吗。”

  “有阿。”

  “恭喜啦。”

  “记得发喜糖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