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神州乱武逍遥客

第十六章 怨怼少年无知(四)

神州乱武逍遥客 丽鹿耳氏 2021 2017-07-17 23:59:45

  翌日清晨。

  南宫心小心翼翼地下床,避免惊醒沐丽。

  来到庭院由婢女帮忙洗漱之后,便抓着几块糕点往后山奔去。

  当南宫心赶到后山,却发现南宫剑早已负手而立,在等着他了。

  南宫剑见儿子到场,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我之前告诉你,南宫剑诀十三式的最后一式,必需在你掌握其余十二式之后才能学习,那么我现在问你,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我……”

  南宫心有些犹豫,他并不想撒谎,但怕父亲依旧因此不肯教他最后一式。

  南宫剑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种情况,只是既然昨晚答应了,那么他也并不打算借此故意刁难,反而开始第一次正经地指点儿子武学之道。

  “前十二式应该都已学会了吧?”

  “是的,只是还不太熟练。”

  “为什么不熟练?”

  “为什么?呃,我也说不清。”

  “难道你这些年来只是在练死招,都没动脑子想过为什么练不好吗?”

  南宫心虽然勤奋刻苦,但似乎天分不够,居然没能悟透家传武学的奥义,对此,南宫剑不免觉得有些遗憾。

  “父亲教训的是,孩儿实在愚笨。”

  南宫心并非真的没想过,但并不妨碍他马上认错,因为他知道父亲有心帮他解惑,这时自然要虚心求教。

  “你练十二式,可有领悟其招式名的含义。”

  “除了天骄与无常,其余十式的含义我大概都懂,但是燎原、雾月、落尘、厚土,按我的理解却怎么也练不好。”

  听了南宫心的困扰,南宫剑已经明白他的问题所在,于是有些无奈地说道:“心儿,南宫剑诀十三式是一个整体,你一招一式单独挑出来怎么可能练得好。算了,我直接告诉你吧,南宫剑诀十三式简单来说其实六攻六守一绝。”

  “六攻,即烈风、惊雷、逆流、落尘、贯日、雾月。”

  “相对应的六守,便是龙吸、燎原、无常、厚土、天骄、玉镜。”

  “最后一绝便是你还未习得第十三式——星芒。”

  “那么,心儿,你现在能看出名堂来了么?”

  南宫心恍然大悟道:“原来有守招啊,难怪我怎么也练不好。明明是使来防御的,我却想用以进攻,怪不得总感觉别扭。不过,为什么我练得好玉镜呢?”

  南宫剑摇头:“南宫剑的剑从来不是守护者的剑,它是一柄杀戮的剑,攻式自不必多言,守式其实是防反伎俩,最终目的还是取敌性命。你练不好是因为你缺少杀伐之心……”

  南宫心这时突然打断道:“不对,人的理念虽然会影响使招的效果,但只要我能练好一招,就说明理念并不会妨碍我学会这些招式,只是不同的人使出来的效果不一样罢了!我那些不熟练的招式,其实只是还没形成我的个人风格罢了。”

  说着,南宫心迅速将背着的剑拔出,一道剑光划过,身侧的地面炸裂,碎土石块溅到他脚边。

  “父亲,你看,这就是我的惊雷,属于我的惊雷,想必与您的肯定大为不同。”

  南宫剑没想到南宫心居然有这么一套歪理,他沉思片刻,说道:“好吧,这方面我们就不再深究,继续回到招式名的含义……”

  刚收好剑的南宫心居然又忍不住打岔道:“招式名的含义还有什么可讲的吗?难道是指风火水土日月?这是武侠世界,说得再如何天花乱坠,也还是不能附魔的吧?”

  南宫剑对儿子的胡话感到有些气恼,冷笑道:“原来你早知道招式名的这层含义啊,那怎么还练不好?虽说我们南宫家的剑的确只是模仿天地异象,并没有本尊的威能,但也不是随便取名的,想要练好它,就该理解天地异象的实质。至于你说的‘附魔’,我想大概是指能够将内力转化为火毒之类的实际变化吧?没错,我们南宫家的剑在此之前还真没有这样的效果,不过我想心儿你这般天资聪颖,大概能将属于你自己的南宫剑诀十三式演化到能够实现天地异象的境界了吧!”

  南宫剑的讽刺令南宫心心中一凛,赶紧抱拳请罪:“父亲,是孩儿妄言了。”

  南宫剑毕竟上位已久,涵养功夫不俗,倒也不会耍小孩子脾气,马上平复心境,叹息一声,道:“也罢,你既然能够练好玉镜,就说明六守并不是问题。至于攻式中的落尘,想必是你还没完全理解剑技中的撩,所以才没能练好。”

  “其实六攻对应六种剑技,烈风为斩,惊雷为劈,逆流为挑,落尘为撩,贯日为刺,雾月为花。因为你勤学苦练,对剑技掌握得好,所以习得攻式便显得简单。如此说来,最后一绝应该也难不倒你。”

  南宫剑的话直接命中南宫心的要害。

  当然并不是指南宫剑教南宫心怎么练好前十二式,而是指最后一绝终于被提及。

  南宫心想要离开南宫剑庄,去闯荡江湖。

  南宫剑以为他是为复仇而出走,其实不然。

  南宫心决定带着环儿的灵牌浪迹天下,其实是一种痴妄行为。

  不过即便如此,南宫心也决心将最后一绝学到手。

  行走江湖并不安全,漳池丘小树林的经历让他明白,他必须变得更加强大,不然走不远。

  想要一路畅通无阻,南宫心必须有实力保证,所以至少先掌握家传武学。毕竟南宫家能在川越郡享有如此地位,南宫剑诀十三式功不可没。

  南宫心认真听讲,南宫剑也不卖弄,实话实说道:“最后一绝,名唤星芒,其实也算是攻式,对应的便是剑技点。我先为你演示一遍,你再尝试一下,有不懂再问我。”

  于是南宫剑演练一遍,南宫心模仿动作耍了一遍。

  南宫剑没等南宫心提问,就指出问题:“你腰间的木牌导致你的动作变形,这可不行,拿掉它。”

  南宫心却护着她,说道:“这不妨事,属于我的南宫剑诀十三式将为她使。”

  南宫剑这时也明白了,并不在言语,只是摇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