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黄天鼎立

第十八章 刘备的心思

三国之黄天鼎立 道武9 2092 2017-07-17 22:00:00

  只是刘备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小时候没好好学,现在长大了也是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家伙,唯一拿得出手的就只有早年行走天下时练出了一身游侠剑术以及自身的刘姓身份了。

  只是实际上对自己中山靖王的出身刘备自己也是迷茫的,因为他没有最重要的族谱证明,也没有其他认识的同族兄弟给他证明,当初告诉他身份的也只是少年时其老父的一面之词罢了。

  因此对于今天要不要以中山靖王的子嗣的身份说话,刘备之前其实也是犹豫了很久的,但最后他还是下定决心要冒险了。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年龄,二十九岁啊!差一年就到而立之年了,在这个时代人们连第二个二十九岁都很难有的时代,刘备真的是等不起了。

  虽然刘备一直在学习自己那的个高祖,也以高祖刘邦在激励自己,但那只是在学习他的本事,可不代表刘备也想像刘邦一样,要在那等年纪后才能出来搞事。

  而没有皇亲身份作为敲门砖的话,他刘备就是平民百姓一个,哪怕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会被世家接受的,而不被世家接受的下场,见多识广的刘备也是知道结局的。

  就算不被人下暗手,等待他刘备的只会是边缘化的结果,也许立点功劳后会被安排在那个角落里担任小职位,继续去虚度人生吧!

  所以为了出人头地,与其去跪舔世家豪门当走狗打手,刘备宁愿冒险打出皇亲国戚的名号去自己闯荡一番。

  “只要小心点,急人之所急的去上门打交道,就算之前他们没有听过我刘备,相信也没有人会愿意自毁颜面的让自己拿出族谱来证明的。”当初的刘备心中就是这么想的。

  作为应召的义士,刘备自觉自己怎么说也算得上的来给涿郡太守雪中送炭来的,这种时候只要脑子正常的人肯定不会主动和他提什么拿皇家族谱来证明的事情的,就算是对他刘备心有怀疑也肯定不会说穿的。

  毕竟又不是仇人,他刘备可是来帮忙的,不说谢也就罢了,竟然还怀疑他的出身,这种事说出来打了刘备的脸都是轻的,更多的还是有损质问人自己的名声,一旦传了出去,刘备也许会有大麻烦,但对方一个不当人子的恶名也是跑不掉的,

  刘备觉得一郡太守不可能会是这种疯子,所以刘备赌了。

  而事实也证明他赌对了。

  虽然太守是刘焉这个皇室族人有些出乎预料,但好在结果反而更好。

  从和刘焉见面开始,到刘备自称中山靖王之后,再到之后的酒宴结束,刘焉全程都是笑容满面,亲切异常的样子,不光没有提及一句中山靖王族谱或者刘备家中的事情,反而多次叫了他贤弟谈的也只是风月。

  这对上门前已经做好准备要被人无视身份或者一笔带过的刘备来说,结果已经是要好一万倍了。

  有了第一个有分量的人的接待,那怕只是对方的默认,那也是一份认可,下次再见其他人,刘备就能更有底气的报上自己名号了。

  “从今天起,我刘备就再也不是无名之辈了。”夜间的高头大马上,刘备心中振奋万分的想到。

  ………..

  与此同时,就在涿郡这边紧张的准备的时候,与涿郡毗邻的广阳郡,最靠近良郡边境的良乡城今天进驻了大批来自广阳郡的黄巾军。

  “报,大渠帅,副将邓茂求见。”良乡县城府衙内,一名黄巾亲卫对府衙内正在处理公务的程志远禀报道。

  “嗯,让他进来。”顺手放下手中的竹卷,身材高大魁梧的程志远有些头疼的看了看还没有批完的竹卷后才对汇报亲卫说道。

  “是。”亲卫拱手应道。

  没一会,一个穿着半身甲的精炼中年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府衙。

  “大渠帅,属下已经将下面的儿郎们都安顿好了。”面色精干的邓茂沉声禀报道。

  “嗯,那就好,为了我太平道的大业,为了天下的百姓我等不得不接纳一些匪徒,但对他们可以用也能接纳,却绝不可给他们祸乱百姓的机会,太远了管不到,但在我们眼皮下的时候,绝对不能乱。”大渠帅程志远点了点头说道。

  “渠帅仁慈。”邓茂诚心的说道。

  作为一方教主的张角有无数的弟子,其中光是数得上名号的亲传弟子就有三十六个之多,这三十六个能从万千平民中脱颖而出的弟子,每一个不是对太平道发展有着重要作用,就是本身有着或多或少都不俗的才能。

  如波才,在经过张角传授后学问后就展现出了很强的军事指挥才能,甚至张角评价其如果能十战不死的话必然会成为黄巾军的第一军事元帅,是整个天下都数一数二的大将之才。

  而程志远能被派到幽州来主持一方事物,本身就证明了的他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幽州大渠帅如果是在朝廷的势力团体之中,那可就是就是类似于封疆大吏的角色啊!

  因此别看程志远虽然长得有些粗狂,也好武功厌文事,但实际上如果有需要的话,他却也是一个能文能武的良才。

  当然他也和波才一样,都只是有这方面的才能,但因为黄巾军以前潜伏的关系,在细节上这些黄巾军的人才都有着经验不足的缺点。

  “唉,都是老兄弟了说这些干什么?”听到邓茂的恭维,程志远摆了摆手说道。

  “呵呵,这也是真心话。”看到程志远随意的样子,邓茂也不客气的说道:“自从教主登高起义之后,我看着有些人就膨胀了,别的不说,就算是我们麾下的一些儿郎也时常违背教规,要不是他们还记得教主,恐怕早就出大乱子了,你到现在还能坚持教义,维护百姓,作为老兄弟的我是真心替你高兴。”

  “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了唐州这个叛徒,以至于我们最后的准备不足,仓促起事不说,而且还连累了马元义师兄惨死洛阳。”程志远叹息的说道:“队伍中也不可避免的接受了那些强人来壮声势,以至于带坏了不少人。”

  “唉,事宜至此就别说这些,既然已经动手了,我们如今更要跟随教主共创乾坤才是,只要黄天降临,天下大安,我们的牺牲就都是有价值的。”邓茂安慰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