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情有独锦,暖君入骨

第九章:安总说,生要见人,死……

情有独锦,暖君入骨 朱菲怡 1186 2017-11-15 00:31:08

  一片柔光的卧室里,穿着白色睡裙的女人眉目间清清淡淡……

  纤细的手指熟练的翻着厚厚的书籍。

  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那日他靠近耳蜗说的话。

  做我的安太太……安太太。

  耳根有些许微红,仿佛有丝丝热意。

  洛绾绾,你真没出息呀,不过是个男人不经意间说的话,转头就如过眼云烟的。

  敛下异样情绪,准备继续看书时,床头传来一阵急促的振动。

  洛绾绾皱着眉,靠近桌边,屏幕里显示的名字,令她的眸泛着冷意,一寸寸下沉……

  洛宏生,你终于按耐不住了。

  等到快结束的时候,洛绾绾才慢悠悠按下接听键。

  低沉严肃的声线,无一丝丝亲情的温暖存在“绾绾,有件事……”

  洛宏生坐在大班椅上,盯着不久前……手下人传来的照片。

  洛绾绾轻轻眨眼“什么事情值得您大半夜不睡打来,阿姨可会心疼了”

  嘲讽的入骨三分,洛绾绾的性情柔和,但面对讨厌的,她总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人气的不行……

  洛宏生仿佛没听见话外悬意,历经风雨的眼睛流露出暗色“你和安氏的总裁,什么关系”

  照片里虽然很模糊,但隐隐约约能看出……安锦恒抱着她。

  呵,果然只有和有价值的人扯上关系,才会想起原来有她。

  眼波流转间,眸色深深几许“您何时这么有空,留意起可有可无的女儿了”

  洛宏生冷冷拧了下眉心“绾绾,我知道你在怪爸爸,但……你终归是洛家的人”

  他是在提醒自己,哪怕再不屑,身上流淌的是洛家的血,无法抗拒……

  洛绾绾握着电话的手微微收紧,唇齿间溢出冷冷的嗤笑“洛家的人?从您将妈妈踢出洛家那刻起,不觉得讽刺吗”

  习嫣的名字犹如一根刺,深深扎在心头。

  洛宏生眉目间平静无波,唯独夹着烟的手尖被触目可及的火光狠狠烫了一下,才回神过来“绾绾,恨爸爸又能如何”

  她很恨,恨不得用整个洛家陪葬……

  可是她必须忍,一步步去摧毁洛宏生最在乎的事业,尤其是在巅峰时期狠狠摔下,永无翻身之日。

  转念想,恨是需要感情和情绪的,而洛宏生配不上她的恨……

  忽而,浅浅一笑“您太高看自己了,我并不恨您”

  而后挂了电话。

  视线落在后花园里刚刚种植的薰衣草……

  妈妈,薰衣草很美,就像你一样,你看见了吗?

  精致的眼角滑落一滴眼泪。

  ————

  “三少,你要的资料”

  黑衣男人恭敬的将几张薄薄的纸张摆放在桌上。

  大班椅缓缓转过,昏暗间投射过来微微亮光,勾勒出他冷峻坚毅的侧脸。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敲在桌边,距离那次见她,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

  枯燥乏味的公事暂时麻痹了去思考关于她的时候,而静下来……脑海里不知不觉浮现出浅笑嫣然的模样。

  哪怕是不达眼底,却张扬明亮……

  “她在做什么”

  明臣抿着唇“洛小姐正和盛世的小公子……共进晚餐”

  敲打的手指停顿下来“盛世的小公子?”

  冰冷逼人的气息,明臣不禁为那个年少轻狂的公子哥担忧。

  单单安锦恒三个字就够碾压他十几次都不算多了。

  “最近刚回国,听说出国前追求过……洛小姐”

  特意在追求过三个字停顿片刻。

  两个星期无声无息,就有人觊觎了,洛绾绾,看来是小瞧你了。

  缓缓站起身,抬腿头也不回的走出门……

  明臣愣住片刻,立马跟上脚步,不用猜也知道三少要去………

  高档奢侈的西餐厅,稀稀疏疏的人三三两两坐着。

  隔着珠帘的包厢内,柔柔的笑声掺杂着浅浅爽朗的攀谈声。

  四年不见,盛西越来越意气风发了,再无读书时期的稚嫩。

  洛绾绾握着酒杯的手指轻轻晃动“盛叔叔应该把你扔去非洲磨练一番”

  盛西笔挺的英眉皱起,眼里却是潜藏着层层宠溺“几年不见而已,嘴皮子的功力更上一层了”

  偏生他却爱的如此深……

  不禁回想起,初次见到洛绾绾那瞬间,仿佛呼吸瞬间被夺走了。

  蓝格相间的校服裙,柔顺的长发,倾洒的午后阳光为她镀了一层金黄色光晕……

  单单侧脸就足以让他痴迷了。

  上流圈从不缺乏美人,但美与学识以及修养共存的,却是少之又少。

  洛绾绾自幼出身名门,加上母亲习嫣是青城顶顶有名的才女,亲自调教培养下,只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四年前的她或许还稚嫩,不谙世事,但经过习嫣的变故,她已经不再是曾经的美好了。

  在外,她依旧是青城高贵优雅的名媛。

  “我当夸奖了哦”

  盛西刚想说话时,珠帘被挽起,一脸诚恐的望着洛绾绾。

  拿出一张纸条,恭敬立在身侧……

  洛绾绾不解的展开纸条,龙飞凤舞的几个字令她展颜轻笑。

  原来,他来了……

  而后揉了揉纸条,变成一张废纸“麻烦经理转告三哥,我没空”

  张经理脸上不禁滑下一滴汗,哪一头都是惹不起的祖宗。

  为难的看了看“洛小姐,这……很为难”

  偏偏让他转告那尊大佛,不是推他这把老骨头去死嘛。

  瑟瑟发抖的盯着洛绾绾“安总说……生要见人,死……”

  张经理能做到这个位置,自然就成人精了,来牧色的人非富即贵,谁都不能得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