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梵蒂花绽

70 诈死

梵蒂花绽 7森 4154 2017-12-07 18:00:00

  斯卡托尔庄园

  金将自己锁在屋子里,艾佩消失了三天,她就绝食了三天,倚在床头窗帘拉上,屋内空气冰冷。他整个人憔悴了不少,这三天所有的斯卡托尔庄园里的仆人都慌了神,爱达夫人和艾祈就不用说了,连最忙的金父都来看望儿子,他只呆了半天,这已经是奇迹了,可是还是没能换金走出他的房门。他甚至都不知道艾佩现在怎么样了,艾祈也不知道。而在这时,他全身一抖,一股巨大强烈的绝望吞噬了他整个人。

  大厅,艾祈无力地坐在沙发上,整个人也消瘦了不少,在爱达夫人把茶递给他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夏佑恩?”“是我,”那头的声音倦意浓浓,“我跟你说一件事情,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他将茶端到半空的动作停了下来,“说。”“艾佩死了,”他说,“连尸体都失踪了。”

  艾祈的茶杯摔倒了地上,他没有过多悲伤,而是马上冲上了楼狠狠地敲着金的房门,“金,你出来,艾佩死了,但是她的尸体失踪了,我觉得她还活着,我们两个去找她吧。”走廊有安静了,很久之后金打开房门,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他说,“艾祈,艾佩死了,连曼苏他们都知道了这件事了。”艾祈再也撑不下去了,重重跌在地上。

  ……

  公寓

  宁檬缓缓的放下手机,深呼吸,还未等心情平复泪水已经掉了下来。

  宥在背后沉默的看着她。

  “艾佩死了,”宁檬终于哭出声了。

  他见状马上上前去,轻轻拉着她,把她拉进怀里,“别哭了,别哭了。”

  “你知道吗?”宁檬问,“从她身上取出了17颗子弹,她的左臂废了。”

  宥一颤。

  “是麦烯绘,”宁檬慢慢抬头,“这跟你妈脱得了干系吗?”

  宥不说话了。

  宁檬则将身躯埋没在沙发中。

  瑟瑟发抖。

  ……

  夏家大宅

  夏佑恩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朴坐在他对面,神情崩溃,这时候手机响了,夏佑恩看着闪烁的名字也没力气生气了,“喂。”他站起身,走到窗户边上,那头的麦烯绘无奈的笑了笑,“你居然连骂我都懒得了。”“我不想理你,”他说,“你以后再也不要来烦我了。”“夏佑恩,”麦烯绘慢慢的说,“你怎么能这样!”“你呢?”夏佑恩回击,“为什么要杀艾佩?”她沉默,夏佑恩挂了电话。“表哥,”朴抬头,“那天要是我们没有去那里,是不是两个人都会死。”他不说话却听见走过来的泽宿说,“夏瑰倾失踪了,艾佩绝对没有死。”

  周围沉默了。

  良久,夏佑恩说,“你不要危言耸听了。”

  ……

  澳洲,珀斯

  “plan,plan!”夏瑰倾大喊,“give me you plan !”“play and play!”艾佩从包中抽出镜子,看着自己右脸上的一道不大不小的伤疤,“医生说这有多长来着?”“1米,”夏瑰倾懒懒地说,“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夏瑰倾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扭动着身躯,艾佩将手机抛给夏瑰倾,“拨权释。”“去死吧你,”夏瑰倾怒吼,“我都不认识他!”最终神通广大的夏瑰倾搞定了这件事。

  ……

  中国,安府

  祖压抑的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喝着桌子上的伏特加,“少爷。”权释夺下酒瓶,“你不能再喝了。”“滚!”他推开他,“别拦着我。”“喝多了伤身!”庞贝刚来就碰到了这一幕,她赶紧走到他旁边扶住他。权释看着庞贝,眼神复杂。庞贝也抬头看着他,两人对视复杂难猜。

  是敌?是友?

  这时候手机响了,权释接起电话,“哪位。”

  “我,”熟悉的女声再次响起,权释听到后马上走出了大厅,“艾佩?”

  “bingo!”艾佩笑了笑,“不准对任何一个人提起这件事,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他抿嘴问。

  “安家是不是把每月像black提供的军火援助的任务交给你了吗?”

  他接着说,“你想让我停止?”

  “能停多久停多久,”他们彼此顺着话说下去,“我的命掌握在你手里呢。”

  “办不到。”

  “那在我死之前你也别想活,”艾佩威胁,“我现在还能活着就说明我可以干脆利落的解决你,”她一顿,“连小手段都不用耍。”

  他沉默她就说,“我当你默认了。”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

  珀斯天很好。阳光下映着两张精致漂亮的脸,艾佩脸上的伤口在阳光下像是一个隐秘美丽的刺青。

  多完美的一对人,艾佩穿着红色的裙子,夏瑰倾穿着黑色的裙子,一个浴血重生的坏女孩,一个深渊练成的折翼天使。两人都如罂粟般迷人而危险。

  别着急,枪口总会有送出子弹的一天,花苞也会有开花的一天,她们被逐,她们重生,她们渐狂,都不要紧,当花开霎那喷射出的毒液,足够扼杀所有人。

  谁都别想活着。

  ……

  三天后艾佩墓前

  天下着大雨,哗啦的砸向了地上,周围的草被打的东倒西歪,墓园外面是一棵棵苍天的大树,寂静苍老的注视着里面的一个个冤魂。

  悲哀。

  风冷,艾佩墓边的景色分外凄凉。

  金,艾祈,夏佑恩,泽宿等人全部出现在了这里,男生黑色西装女生白色长裙,都打着黑色的伞,中国那边几个和艾佩亲近的人也赶了过来,为她吊唁的那天,雨下的很大,几乎是一片一片的汹涌澎湃。他们把她安葬在了一个干净的草地上。

  墓碑上艾佩的照片平静而美好,她的笑依旧美丽而淡然,却不得不永远定格了。

  “走好。”金的脸上再也没有悲伤的表情,Esther想上前去扶他却被他一句话打进了万劫不复,“就算她死了我也绝对不会背叛她,Esther你离我远一点。”Esther深深地看着面前这个自己深爱的男生,他在雨帘中分外清爽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并不是来吊唁,而是来看自己最心爱的情人。

  对,艾佩是他的人。

  他这么想,艾佩也是。

  他们只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走了,金离开的时候十分决绝,他知道艾佩不想让他伤心欲绝,他要为她而活,活给她看。

  随即祖他们来了,宁檬是第一个走下来的,看到照片时终于忍不住哭了,一路上压抑着情绪,在伞下却像是被雨淋湿了一般凄美哀凉,宥走到她身后,接过她手中的雨伞,为她撑伞,送她回到车上;曼苏站在艾佩的墓面前,轻轻说了一句,“谢谢你”;“权释,”祖看着眼前的墓碑,脸色严肃。“是少爷。”他低着头,别人看不出他的表情。“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权释点头,心理复杂。

  雨仍下得很大,天空划过几道闪电,几声雷声惊扰了宁檬,她怕打雷,宥抚着她,安慰她的情绪,他看向天空。

  轰——

  一声雷划过天空伴随着一声尖叫,“啊——”“你鬼叫什么!”艾佩单手开车,头顶上是一个不知道上哪里搞来的假驾照,上面照片里的人和那座墓碑上的人一模一样。

  都是她。

  “我怕打雷啊。”她的胳膊紧紧夹着艾佩的没有知觉的左手,害她好几次差点冲下了山坡。

  “到了,”艾佩慢慢停下车,“姐姐伞。”艾佩伸手。

  夏瑰倾一气,开门冒雨出去,“淋着。”

  “别别!别开玩笑!那是我的Dior最新款连衣裙,你这个贱货!”

  墓前

  艾佩单手搭在墓碑上,无聊的摘下眼前被砸出一个个水涡的墨镜,头发湿淋淋的披在两肩,“拜我吧!”

  夏瑰倾看着照片,“看你笑的多灿烂。”

  她笑了笑,不在乎。

  “打算怎么办?”回到车上,夏瑰倾问她。“嗯?什么意思?”“你感觉出来了,”夏瑰倾擦擦头发,“这次的追杀令,不是麦烯绘下的。”“bingo,”艾佩说,“所以我要死一段时间,挫一挫麦烯绘的锐气,也调查一下这次追杀到底是谁干的。”“你有人选了?”“差不多了。”艾佩开车。“那你不早说!”夏瑰倾一脸柔弱的样子,“我都快死了!”“我都死了。”她面无表情的发动了汽车,两人扬长而去。

  ……

  中国,酒吧。男生坐在沙发上,发色带着柔软的浅栗色,他正在打电话,“庞贝啊,恭喜你,艾佩终于死了。”“呵,”那头庞贝冷笑,“她活该。”“别这么恶毒,”他调侃,“安夫人。”——伊恩

  ……

  另一个男生坐在他旁边,正在喝着一瓶果酒,他正在打电话,“庞苏夫人,艾佩已经死了。”“嗯。”“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希望庞贝小姐认真的实行计划,得到少爷。”——lulu

  ……

  庞家大宅,女生坐在床上,她长长的头发搭在肩上,她正在打电话,“宁檬,听到了吗?你输了。”“安一百个心吧,”她声音细柔,“祖选择谁都不会选择庞贝的。”“不一定,现在所有人都站在庞贝那边。”——惠雉

  ……

  男生看女生在忙,慢慢走到窗边,他正在打电话,“哪位。”“你不用管我是谁,”那头的女声很好听,“你只需要知道我是宁檬的表姐。”“有事吗?”“有时间出来聊聊吗?”“嗯?”“别误会,带上宁檬,”她说,“我很想她。”“在哪里?”“你家楼底下的星巴克,一周后的今天下午3点,不见不散。”“好。”“对了,告诉她我来了。”“好。”他关了手机。——宥

  ……

  艾佩公寓,男生坐在沙发上翘脚他正在打电话,“夫人放心,我一定查到艾佩的下落。”“必须要找到她,我知道她肯定没死。”“是夫人。”“对了,找到她之后不要轻举妄动,”她说,“我相信现在艾佩已经想起了些什么了。今非昔比。”“谢谢夫人提醒。”他扣上电话,笑了笑,脸庞如此熟悉。——迟尉

  ……

  当然他们都不知道,这些人群密集区都会在某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安上一个闪着红灯的东西,一闪一闪,像是眼睛。

  静静地盯着这些轻举妄动的人。

  都小心,谁都不知道背后铺下这张密密麻麻的大网的人是谁。

  起码他们认为,不会是艾佩。

  没人知道是不是艾佩。

  艾佩自己也不知道。

  ……

  “evil,”夏瑰倾坐在沙发上,“要报仇了对嘛?”

  艾佩慢慢的在纸上写下一个一个的名字,每一笔都认真仔细,似乎是在雕琢最完美的艺术品,“嗯。”

  说完,落笔。

  夏瑰倾单手掀起纸张,“我看看,啧啧,迟尉,秋翊,苏裴洛,妃诺……祖。多少人惹过你啊亲爱的。”

  艾佩慢悠悠的抽出了第二张纸,“我还没写完了,过几天就会墨尔本,一切等我上完这个学期再说。”

  “你别吓唬人了!”夏瑰倾把纸向天空一抛,“诈尸是很吓人的。”

  “呵呵,”艾佩慢慢地笑,“还有个更吓人的呢。”

  “啊?”夏瑰倾奇怪。

  艾佩慢慢抬起了左臂,松动了几下。

  “这算什……”话还没说完,夏瑰倾的表情马上换了,几乎是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她,“你的左臂。”

  艾佩笑了笑,“我得谢谢一个人。”

  ……

  日本东京

  “姑母,”艾佩穿着浅金色的和服慢慢走了进去,跪下行礼。

  “艾佩啊,”井川樱田敷衍的笑着。

  “听说姑母身份不简单啊,”艾佩坐下后淡淡的,一举中的。

  她的脸色瞬时间变了,“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不多啊,”艾佩微微颔首,“只是知道姑母曾经在black组待过,我很是佩服呢。”

  她深呼吸,等她的下文。

  “看来black组并不是个好地方啊,”她笑的得意,“姑母宁可冒着死也要出来。”

  “……”

  “只是不知道,她们会怎么对付你呢。”

  “你想要什么?”交易开始。

  “我的左臂废了,”她说,“你得想尽办法帮我接好啊。”

  她抿嘴看着她,看着这个只有16岁的女生如此猖狂却神秘,然后点了点头。

  ……

  当然,艾佩没告诉夏瑰倾,之后还发生了一件事。

  “项链很漂亮,”井川樱田看了她一眼后说。

  “谢谢,”她穿上上衣。

  “保护好它,”她笑着,“保护好你自己。”

  “嗯?”她转头看她,动作停顿。

  “小心它哪天变成血滴子直接要了你的命。”

  “那就,”她没有上心,“谢谢姑母提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